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八十四章 夢醒時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四章 夢醒時分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神色恍惚地走在長安城的大街上,周圍是來來往往地行人,她卻覺得那麼孤獨,那麼寂寞,和謝容華相處的一幕幕從眼前緩緩而過,最後停留在容霜禮貌疏離的笑容之上,她只覺胸口突然疼得厲害,她捂著胸口,靠著街角的牆壁躬下腰身,喘息了好久才透過氣來,她從來不知道,原來愛一個人會是這樣的痛,明明上一秒她還在美妙的天堂中,老天爺卻要她下一秒便墮入無間的地獄。pbtxT

顏汐凝,你怎麼能這麼傻呢,她苦笑著對自己道,她不該愛他的,她在這個世界生存了十年,怎麼能忘了,他的身份,她愛不起呢,怎麼能妄想著可以和他在一起呢,他如今雖然沒有成親,可是成年的貴族男子,家中有侍妾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更何況他是秦王殿下,今日沒有容霜,也會有其他的人出現,哪怕沒有,他也總會娶正妃,而無論是侍妾,還是正妃,都沒有她的位置,做他的姬妾之一,她不願,做正妃,她不能,他和她之前,原來從來都是一個死局。

顏汐凝脖間的玉墜因為她躬下的腰身,滑了出了,那鮮艷欲滴的紅色,如今在她眼前是如此的刺眼,她突然覺得,自己與這玉墜有多麼的不相配,它該戴在一個身份高貴的女子身上,而不是她這樣無依無靠的孤女。

「姐姐,你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我送你去看大夫。」一個十來歲的孩童走到她跟前,將她從那無盡的悲哀中喚醒。

她看向那個孩子,強撐出笑容道:「謝謝你,我沒……」她感謝的話還未說完,那孩子突然將手伸向她的玉墜,顏汐凝只覺脖子一痛,他已經速度極快地拽下玉墜,一溜煙地跑遠了。pbtxt

顏汐凝摸著空蕩蕩的頸間,突然反應過來,驚呼道:「我的玉墜。」她慌忙站起身,發瘋一般往孩童的方向追去。

孩童顯然沒想到顏汐凝會追他這麼緊,他看她不舒服,以為她追不上他的,其實他也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心中原本就緊張,見此情形,直往人少的巷子里躲,顏汐凝越追人煙越少,在一個拐角處,被腳下的東西一絆,狠狠往地上摔去。她艱難的爬起身,抬頭望去,哪裡還有那孩童的身影,突然之間,她失去了追回玉墜的勇氣,玉墜沒有了,是不是老天爺也在提醒她,不要痴心妄想,去追求那本就不該屬於自己的東西。

顏汐凝終於支撐不住,蹲在地上失聲痛哭起來。

在孩童從自己身邊跑過的時候,警覺的凌飛羽便醒了,他整個身子淹沒在一堆稻草中間,見眼前的女子狂奔而來,摔了一跤后便蹲在地上,痛哭不止,他原本不該管這事,卻見她哭得那麼傷心,如同失去了最珍貴的東西一般,突然就想到了自家小姐,那時候,她也是這麼傷心,自己想做什麼,卻什麼也做不了。

他站起身走到顏汐凝面前,低聲道:「喂,你別哭了。」

原本就哭的傷心的顏汐凝聽到他說話,不僅沒止住哭泣,反而哭地愈加傷心。

「誒,你等著。」凌飛羽說完,飛快的消失了,不過片刻后,便扯著跑遠的孩童來到他面前,他將孩童一把扯到顏汐凝面前,對孩童道:「小子,把你拿的東西還給姐姐,你看她都哭成什麼樣了。」

孩童原本正慶幸著自己得手了,不料被突如其來的男人抓了過來,他看著傷心的顏汐凝,看她衣著,原本以為她是有家底的,沒想到會因為失了玉墜這麼難過,他心不甘情不願的掏出玉墜,扁嘴道:「姐姐,對不起,我也是第一次干這樣的事,玉墜還你,你別哭了。」

顏汐凝淚眼朦朧地看著眼前的玉墜,卻並不伸手接祝

「喂,你傻了?」凌飛羽看不過去,接過玉墜,仔細打量道:「這墜子可是價值連城啊,小子你可真有眼光。」他將玉墜遞給顏汐凝道:「給你,快別哭了。」

那孩童沒想到自己搶的玉墜這麼值錢,突然哭了起來,道:「姐姐,我不知道這玉墜這麼值錢,也不是故意要搶你玉墜的,我娘的病不能再拖下去了,家裡沒錢,我實在是沒辦法了,我只是想把玉墜當了給娘治病,我說的都是真的,明達真的不是壞孩子。」

「既然不是壞孩子,以後就不能做這樣的事了。」凌飛羽瞪著他道,見顏汐凝還不伸手接玉墜,只得握起她的手,將玉墜塞到她手心中,道:「玉墜還給你了,我看著小子不像說謊的樣子,你就饒過他這次吧,也別報官了。」

顏汐凝摩挲著手心的玉墜,神色起伏不定,她握緊玉墜,心中湧起萬千思緒,最後卻只化為一句哽咽:「你是誰?為什麼幫我?」

「一個路人而已,你在這裡哭影響我休息了,我只是想讓你閉嘴罷了。」凌飛羽笑道,轉頭對還在哭的孩童道:「你也別哭了,今天這事就算了,快點回家去了。」

明達抽泣著道:「我,我娘怎麼辦?我不想我娘死……」

顏汐凝抹了抹眼淚,大哭過一場,心中也彷彿沒那麼壓抑了,她深吸口氣,對明達道:「你說你是因為你娘病重才搶我玉墜的,是真的嗎?」她的聲音還帶著微微的嘶啞。

「真的,我不知道這玉墜對姐姐你也這麼重要,我以為姐姐是有錢人家的小姐,不會在乎的。」明達點頭如蒜搗。

顏汐凝嘆了一聲,對明達道:「我是大夫,可以幫你給你娘治病,但你要答應我,以後再不能做這樣的事情了1

「真的嗎?姐姐真能給我娘治病?我答應姐姐,以後不再做這樣的事情了,我以後一定做個好人。」明達聽了顏汐凝的話,眼中閃著希望的光芒。

「帶我去你家吧,我給你娘看看。」顏汐凝點頭道,轉而對凌飛羽說:「今日謝公子出手相助了,我叫顏汐凝,不知公子姓名,家住何處?改日有機會定當登門拜訪。」

「我叫凌飛羽,登門拜訪就不必了,我說了只是不想你擾了我休息罷了,況且我也沒有家。」凌飛羽摸著鼻子笑嘻嘻道:「你真信這小子的話,不怕和他一道走後面又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