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八十七章 初遇滕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七章 初遇滕羯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停下腳步,神色落寞下來,凌飛羽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歉意道:「我不該打聽你的私事。pbtXt」

顏汐凝搖搖頭,突然想到什麼,大聲道:「糟糕,剛剛忘了和老闆說,這兩天他得把他自己的東西全部弄走,我拿了鑰匙就要翻修醫館了1

「我回去和他說一聲,你在前面的路口等我,我用輕功,來回很快的。」凌飛羽囑咐道。

顏汐凝點點頭,凌飛羽很快便消失在視線中,她一個人走到主街的路口處,突然傳來急切的馬蹄聲,顏汐凝回頭一看,有馬隊飛速而來,速度極快,她要閃躲已來不及,嚇得往後退,摔倒在地上,為首的一人急勒馬韁,馬兒雙腿高高地抬起,發出陣陣的嘶吼聲,馬兒堪堪在她頭頂前方停下。

「什麼人不長眼睛,膽敢攔了滕羯大人的去路,若是誤了晉王殿下的差事,有十個腦袋你也賠不起1那人身後的侍衛高聲呵斥道。

顏汐凝快速抬頭看了一眼,那馬上的人一身青衣錦袍,頭髮梳得一絲不苟,英俊的臉上帶了絲邪氣,他此刻緊緊盯著她,眼中帶著驚詫與疑惑。

顏汐凝慢慢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看著為首的人皺眉道:「大魏律法,在長安西市街頭不得疾馳擾民,是你們不守規矩,怎麼還反過來怪我?」

那侍衛沒想到竟然遇到個敢和他嗆聲的,正要繼續罵她,滕羯抬手阻止,對顏汐凝緩緩笑道:「抱歉,我們奉晉王殿下之命從晉陽而來,今日初入長安,姑娘說的律法有所不知,望姑娘見諒。pbtxt」

「算了。」顏汐凝看他還算講理,見他們風塵僕僕的樣子,恐怕也有要緊事,她沒受傷,也不想和他們多做糾纏,「你們下次注意一些就行。」

滕羯點點頭,道:「今日是我的人衝撞了姑娘,請姑娘和我走一趟,我讓人檢查一下你身上是否有傷。」

「不必了,我沒受傷,就此別過。」顏汐凝說完轉身要離開,卻沒想到才走出兩步,便有幾個人下了馬,攔住了她的去路,她轉身回頭,看著滕羯惱道:「大人這是什麼意思?」

「我和姑娘一見如故,想請姑娘跟我走一趟,我們好好聊聊。」滕羯沉聲笑道。

「你……」枉費她方才還覺得他是好人,沒想到不過片刻,就被他打了臉,顏汐凝沉聲道:「我不認識大人,也沒有認識的打算,請大人放我離開。」

「今日之後,不就認識了嗎?若姑娘不配合,就別怪我動手了。」他笑道。

顏汐凝氣得說不出話來,沒想到這人竟然這樣膽大包天,敢當街強搶民女,她退後一步,驚怒道:「我是長公主府上的人,你們敢抓我,便是與公主作對。」

攔著她的兩人聽了她的話,有些遲疑,滕羯嗤笑道:「她說你們就信了?」

兩個侍衛不再遲疑,迅速上前抓了顏汐凝,顏汐凝奮力也掙脫不得,她大叫救命,可圍觀的人見著他們身上的官服,哪敢管這樣的閑事,糾纏之間,突然間侍衛慘叫兩聲,顏汐凝只覺被人拉住迅速後退,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中,凌飛羽擔憂的聲音在上方響起:「你沒事吧……」

顏汐凝抬頭對他輕輕搖頭,滕羯見凌飛羽不費吹灰之力便從侍衛手中奪下顏汐凝,不由打量他片刻,道:「公子好俊的功夫,只是為了一個女人和晉王府作對,公子莫不是以為自己真能全身而退?」

他的話提醒了顏汐凝此刻的境遇,凌飛羽方才救了自己,不能讓他被這群人傷到,她鎮定下來,對滕羯道:「我說過了,我是長公主府的人,晉王殿下是公主殿下的親弟弟,你們這樣對我,就不怕丟了晉王殿下的臉面嗎?」她說著從腰間掏出一塊玉佩,道:「你們不認識我,秦王殿下的玉佩你們總該認識吧?」

她話音剛落,只覺扶著自己的雙手微微一僵,跟前的侍衛本就是謝家的舊部,上前檢查了玉佩后,面色大變,一人回到滕羯身邊道:「那玉佩確實是秦王殿下的,大人,我們初到長安,若是得罪了長公主和秦王,和殿下不好交待埃」

滕羯神色微微一凝,隨即笑道:「方才是我無理了,我想認識姑娘,只是因為姑娘很像我的一位故人,既然姑娘是長公主府上的人,那我們必然還有見面的機會,這次多有得罪,先告辭了。」

顏汐凝恨恨地看著他,嘲諷道:「大人慢走,我並不想再見大人。」

滕羯也不理會她的嘲諷,帶了人馬離開,等他們走遠了,凌飛羽才放開她,他看著她手中的玉佩,遲疑了許久還是忍不住問道:「你是長公主府上的人,為什麼身上會有秦王的玉佩?」他更想問的是,她和秦王到底是什麼關係,如今他已經隱約感覺到,她和謝容華的關係,似乎比和謝慕言更親近。

顏汐凝緩緩將玉佩收好,苦笑道:「我可以不回答這個問題嗎?總之,這確實是秦王的玉佩。」

凌飛羽見她不想說,也不好再追問,只得轉移話題道:「方才那人說你像他的故人,你認識他嗎?」

「不過是個登徒子的搭訕手段,我也是第一次見他。」顏汐凝皺眉道。

「我看他的樣子不會善罷甘休,這些日子你還是呆在公主府好,醫館的事情就交給我了,你不用擔心。」凌飛羽說道。

「那有勞你了。」顏汐凝答道,望著滕羯離去的方向,心中隱約有些不安,那個滕羯離開時看她的眼神,就好像她是他的獵物一般,讓她的心裡非常不舒服。

滕羯帶著人出了西市,停下馬對跟著的侍衛道:「晉敏,方才那位姑娘,你好好去查一下,我要知道她的名字和來歷1

那侍衛詫異道:「大人,你真看上她了,她是長公主和秦王的人,我們得罪不起埃」

滕羯微眯了眼,沉聲道:「如果她是那個人,就算她是天王老子的人,我也要把她弄到手。」那個女人身上有他非常熟悉的氣息,他敢肯定,她身上帶了蠱,而且不是普通的蠱,若她真是十四年前所有人都以為死去的那個人,那不得不說連老天爺都在幫他,葉修澤,你奪回了蠱笛又如何?你們千算萬算,也算不到十四年前的那個女孩,有可能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