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八十八章 殿前拒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 殿前拒婚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初夏的夜風帶著微微的涼意,吹皺了太液池平靜的湖面,太液池中央有一座修得富麗堂皇的宮殿,名喚廣陵殿,從前朝起便是笙歌曼舞,皇家舉行宮宴的所在,此時殿中燈火通明,有悠揚地樂曲聲和歡聲笑語從殿中傳出,今日太子返回長安,帶了不少好消息回來,秦王那邊也傳了捷報,謝雲龍顏大悅,便趁興邀了群臣舉辦晚宴!

觥籌交錯一番后,謝雲帶著幾分醉意道:「三年多前,朕迫於形勢離京赴晉陽,連妻子最後一面也無法見到。pbtxT誰能想到如今會有這樣的風光,只可惜了婉瑩,她不能同朕一起享受這風光。」婉瑩即是先皇后閨名。

「父皇,今日是高興的日子,父皇又何苦想那些傷心往事,母親在天上也定然是希望我們一家都開開心心的。」謝蘊之輕聲安慰道。

「太子殿下說得對,蘇裴之帶著北上的人馬如今已被扶風軍所滅,那陳洛和蘇宏茂互相牽制著,暫時誰也不能北上,太子殿下此次洛陽之行,雖然沒與他們交手,卻救回了王家的公子,有王家相助,可助我們一臂之力,張褚的隊伍已退回西秦,如今大魏形勢大好,陛下何必感懷過往。」裴智笑著隨聲附和道。

「說得也對,今日喜事連連,我該想些高興的事的,可惜容華還沒趕回來,不然席間更熱鬧些。」謝雲摸著鬍子笑道。

「父皇放心,他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過不了幾日,父皇就能見到他了。」謝慕言笑道,她在殿中望了一圈,卻沒發現王承志,不由對謝蘊之疑惑道:「不是說大哥救了王公子嗎?怎麼沒見王公子來參加晚宴?」

「他身上還有傷,太醫囑咐床靜養,我便沒帶他過來了。pbtXt」謝蘊之答道。

「死裡逃生,難為他了。」謝雲輕嘆道,王家在洛陽的變故,他早有耳聞,王珂和他的夫人都丟了性命,王家如今群龍無首,各個旁支爭相搶奪王氏一族的族長之位,他們怕是誰都沒想到,王承志還活著,如今他已放出風聲,想必很快,王氏的大族長們便會來長安尋他們未來的族長了,王氏一族雖然傷了元氣,但根基仍在,若是有了他們的相助,那他們的勢力便能有十足的增長。

一番感嘆后,謝雲笑道:「今日不該談那些煩心之事的,諸位隨朕出生入死多日,朕賞了你們高官厚祿,金銀財寶,今日高興,再贈諸位美人如何?」

謝雲說著輕擊雙掌,一隊身著粉色紗衣的妙齡女子魚貫而入,個個嬌艷如花,她們臉上帶著絲絲羞怯與害怕,誰也不知道等待她們的命運是什麼?

座下的眾人看著殿上的美女目光炙熱如火,早前聽說謝雲賞了謝容華十個絕色佳人,他們心中羨慕得緊,沒想到今日自己也能有這樣的機會,他們站起身高聲對謝雲道謝,不過雖然心癢難耐,卻也還知道身份,躬身請太子謝蘊之先行選擇。

謝蘊之擺手推辭道:「父皇,我有太子妃相伴,府上又有幾名側妃侍妾,這美人,就讓給其他更需要的人吧。」

殿上的女子聽了她的話,神色皆黯淡了幾分,前些日子沒能被選中入秦王府,原本聽說今日太子回來,以為會有被太子看上的機會,卻沒想到他竟然直接拒絕了。

「太子殿下真是體諒下屬埃」官員們紛紛讚歎道。

謝雲笑道:「既然你這麼說了,朕也不好勉強你。」他示意眾人按照官位功勞一一上前挑選,輪到滕羯時,他卻未上前,而是起身對謝雲行了一個大禮,道:「滕羯受晉王殿下所託來到長安,得陛下賞識,不勝感激,今日陛下恩賜美人,本該叩謝隆恩,只是滕羯在長安得遇心愛之人,陛下賜的美人,滕羯無福消受,只懇求陛下能成全了微臣這一樁心事,為微臣與她賜婚。」

「哦,你看上了哪家女子說與朕聽聽?朕賜的美女難道比不過她不成?」謝雲聽了,倒是來了興趣,其他大臣也一臉好奇的看向他。

滕羯的臉上帶了微微的羞赫之意,他看向謝慕言道:「她是長公主府上的顏汐凝顏姑娘1

謝慕言原本正和駙馬溫大有低聲耳語,聽了他的話,不由看向那個從晚宴開始就不曾正眼瞧過的男子,她眉頭微皺,臉上毫無喜悅之色,向滕羯確認道:「你說的是汐凝?」

「不錯,我與她不久前在西市有過一面之緣,那日之後,我便再也忘不了她,請陛下和長公主殿下成全微臣。」滕羯點頭道。

「顏汐凝,這名字有幾分耳熟。」謝雲默念道。

「父皇忘了,就是她救下靈禎性命的。」謝蘊之提醒道。

殿上的大臣聽了謝蘊之的話,都想起來了這個人,暗暗有些吃驚,顏汐凝雖然有一身好本事,可畢竟是平民女子,朝中未婚大臣,哪個不想娶五姓七貴之家的女子來光耀門楣,開拓仕途,這滕羯好歹是個四品官員,竟願意娶一個平民女子為妻,如此看來,不知道有多喜歡那姑娘呢。

謝雲恍然大悟,笑道:「是她啊,說起來,這姑娘朕還沒見過呢?倒是讓你先看上了。」

「顏姑娘蕙質蘭心,微臣對她一見傾心,還請陛下成全1滕羯再次叩首道。

「唔1謝雲看他如此執著,正欲答應下來,謝慕言已搶先一步走到殿中,對他開口道:「父皇,顏姑娘自來長安后,一直住在女兒家中,我與她相處多日,也算對她有幾分了解,顏姑娘年紀雖輕,卻極有主見,又對我們有恩在先,父皇想為她結一段良緣自然是好事,但若顏姑娘已有心上人,那父皇如今的決定豈非弄巧成拙?君無戲言,女兒以為,賜婚這事,不宜操之過急。」顏汐凝是謝容華看中的人,如今他人不在,她可不能讓旁人乘虛而入,搶了她弟弟的寶貝。

「公主這是什麼話,滕大人一表人才,又官居四品,那顏姑娘不過一介布衣,能攀上這樣的親事,估計笑都笑醒了,怎麼可能不滿意,就算她有心上人,那心上人還能比過滕大人不成。」殿中一個官員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