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九十章 深陷迷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章 深陷迷局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慕言的話和殿外吹來的冷風,讓顏汐凝回過神來,她輕聲開口道:「我沒事,公主。pbtxT」她神色間帶著絲惆悵,望著遠處太液池上泛舟而來的宮人,落寞地開口道:「我只是在想,如果今晚沒有公主在,若陛下為我賜了婚,我是不是就不能抗旨,只能毫無選擇地嫁給滕羯了。」

謝慕言以為她是因為今晚的風波,心中害怕,不由出聲安慰道:「你別怕,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我答應過容華,一定會照顧好你的。」

「公主,我和殿下,其實……」顏汐凝想向她解釋,自己和謝容華並沒有兒女私情,話還沒說完,卻被從殿中出來的溫大有打斷:「你們怎麼沒先上船,這裡風大,著涼了可就不好了。」他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中的披風展開,小心地為謝慕言披上。

「還不是在等你嘛1謝慕言將身上的披風緊了緊,帶著些撒嬌的意味道,「我讓你去打聽的事情怎麼樣?」那個滕羯今晚的舉動,讓她有些奇怪,她不好出面,便讓溫大有在晚宴結束后,借著與其他大臣攀談的機會打聽一二。

「朝中的大臣很多也是第一次見他,聽說他是三弟在晉陽認識的,頗有幾分能耐,很得三弟信任,不過短短數月,三弟便封他做了自己府上的長史,三弟要駐守晉陽不能回長安,便讓他替了自己來長安恭賀父皇登基之喜,這個人在父皇面前畢恭畢敬,進退有度,可是私底下,我卻聽說有幾分狠厲,對了,聽說他還養了各種各樣的蟲子,怪嚇人的,也不知三弟怎麼看上他了。「溫大有將打聽來的消息告訴她。

謝慕言眉頭微皺,低聲重複道:「蟲子?莫不是蠱?」

「也許是吧,我也沒見過,聽說他是苗疆的人,那樣養蠱也就不奇怪了。pbtxT」他看向顏汐凝,笑道:「顏姑娘,還好你拒絕了他,我看他對你,一定是別有所圖。」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心中一緊,對蠱術她毫無了解,只知道是出自苗疆的秘術,常理來說,他這樣的人不是該混跡江湖嗎?怎麼會做了晉王府的長史?苗疆,她突然想起顏豐曾經和她說過,顏汐凝帶的銀鎖,紋飾出自蜀中,苗疆也在蜀中,這之間,難道有什麼聯繫,那個滕羯說她是故人,難道真的是認識顏汐凝的人?她想起滕羯看她的眼神,心中微微發寒。

謝慕言看顏汐凝臉色不太好,握住她的手道:「汐凝,這件事情我會查清楚,你別擔心,而且容華也快回來了,有他在,不會讓任何人傷你分毫的。」

顏汐凝聽了她的話,顫聲道:「他要回來了?」不是說要兩個月才會回來嗎?為什麼這麼快,她還沒想好,要怎麼樣面對他。

謝慕言沒看出她的異樣,笑道:「是啊,戰事已了,他可不得回來了。」

**********************

入夏以後,天氣漸漸熱了起來,碧雲湖上的荷花雖然還沒有開放,荷葉卻已覆滿大片湖面,顏汐凝身著粉色紗衣站在碧雲湖邊上,沉默著眺望著那接天蓮葉的碧色,心事重重,凌飛羽託人帶信給他,醫館已經修整得差不多了,她想,她是時候告訴謝慕言自己要離開公主府的事了。

「顏姑娘,這是廚房的阿寬新研製的點心,我試了試,可好吃了,你嘗嘗看1幻琴端著一盤點心飛快地向她跑來,顏汐凝看她一臉興奮的樣子,抬手拾起點心放入口中,味道甜而不膩,有淡淡的清香在口中蔓延開來,確實很好吃。

「怎麼樣?好吃吧,我以後讓他天天給姑娘做。」幻琴高興地道,她總覺得自從秦王殿下離開長安后,顏汐凝整個人就有些不一樣了,雖然住在公主府中,心卻似乎並不在這裡,她曾經偷聽到她和外面來送信的人間的談話,在說什麼開醫館的事,幻琴怕她要離開,這些日子總是想方設法地討好她。

顏汐凝看她一臉討好的樣子,微微嘆了口氣,道:「幻琴,我過幾日就要離開公主府了,以後你要照顧好你自己。」

幻琴聽了她的話,臉上的神采漸漸消失,她擔心的事終於還是來了,她有些委屈地道:「姑娘,是不是嫌幻琴伺候地不夠好。」

「沒有,不關你的事,是我自己的原因。」顏汐凝輕聲寬慰她道,「這裡畢竟不是我的家。」

「可是公主說了,姑娘可以把公主府當作自己家的,姑娘,你別走好不好?我不想你走。」幻琴搖頭道。

「傻瓜,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我住得再久,終有一日會離開的,你陪我回去收拾東西吧。」顏汐凝捏捏她的臉,笑道,「放心,有空我會回來看你的。」顏汐凝正欲轉身離開,突然腳下一痛,她只覺重心不穩,腳下一滑,整個人撲通一聲撲入碧雲湖中,驚起陣陣浪花。

「顏姑娘。」幻琴見著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扔掉了手中的盤子,她想拉住她卻已來不及,站在湖邊驚慌道:「顏姑娘,你沒事吧?」

「別擔心,我沒事。」顏汐凝劃了幾下水,露出腦袋,將嗆進去的水吐出。

幻琴見此總算鬆了口氣,她身體前傾,伸手道:「姑娘把手給我,我拉你上來,著涼了可就不好了。」

岸邊的水並不深,顏汐凝拉住幻琴,站起身來正欲爬上去,幻琴卻驚道:「顏姑娘,你的衣裳。」

她一說,顏汐凝才注意到濕透的衣裳透明的貼在身上,除了裡面的訶子,其他地方和沒穿沒什麼兩樣,以現代眼光估計就是穿弔帶的樣子,在古代若是被外人見到卻是大不妥的,她看了看四周,還好並沒有其他人經過。

顏汐凝放開幻琴的手,返身沉入湖中,露出腦袋對她道:「你去幫我拿件乾淨的外衫來,我這樣要是在路上碰到人就麻煩了,我先游到荷葉中間躲躲。」

「那姑娘,你可藏好了,我很快就回來。」幻琴囑咐道,急匆匆往顏汐凝住的屋子而去。

兩個人都沒發現,在不遠處的屋檐之上,一雙眼睛緊盯著顏汐凝,騰羯看著她肩上黑褐色的類似蜘蛛的印跡,雙眼帶著狂喜之色,他尋了好久,才尋到機會潛入公主府中,如今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也不枉他這幾日費盡心機。顏汐凝,我們還會見面的,他的嘴角露出陰測測的笑容,快速閃身離去。

幻琴飛快地跑著,在走廊的拐角處不小心撞著一個人,她起身飛快的說了聲對不起,還沒看清來人便欲離開。

「站祝」帶著些不滿的聲音響起,幻琴停住腳步望去,見到一身戎裝的謝容華,膽子都嚇破了:「殿,殿下,你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