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九十一章 人是情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一章 人是情非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容華看她慌亂的樣子,皺眉道:「你不在顏姑娘跟前伺候著,在府上亂跑什麼?」

顏姑娘?幻琴經他一提醒,也顧不得不敬,焦急地高聲道:「殿下,顏姑娘掉到碧雲湖裡去了,我……」謝容華聽到此處臉色突變,不等她說完,已飛身往碧雲湖的方向掠去。pBtxt

「我去拿衣服給顏姑娘換。」幻琴說完話時,早已不見了謝容華的身影,她突然意識到什麼,臉色大變,追著他跑著大叫道:「哎呀,殿下你現在不能過去埃」

顏汐凝藏在蓮葉之間,漸漸地倒是生出了幾分愜意,來這古代以後,她就基本沒游過泳了,如今泡在這湖裡,在夏日中難得地舒爽異常,那些將她束縛住的煩惱,彷彿也可以就此洗去一般。有急切的腳步聲傳來,她想著不知道是不是幻琴回來了,將擋住自己的荷葉掀開一個縫隙,還沒來得及看清前來的人,便覺肩上一緊,整個人騰空而起,待反應過來時,腳已踏在了堅實的地上。

「汐凝,你沒事吧。」謝容華握著她的肩,仔仔細細打量著,臉上滿是緊張之色。

顏汐凝獃獃的看著他,他身上還穿著一身戎裝,玄色的披風,銀白色的盔甲,英姿勃發,比起一個月前,他好像瘦了些,也黑了些,她怎麼也沒想到,再見他會是在這樣的情形下,良久她才反應過來,低聲道:「我沒事。」

謝容華見她沒事,總算鬆了口氣,放下心來,此刻,他才注意到,透明的衣裳緊緊地貼在顏汐凝白皙的肌膚上,她披散著濕漉漉的長發,濕透的衣裳將她姣好的身材完完全全地勾勒出來,如同出水芙蓉一般美好,謝容華只覺口乾舌燥起來,他緊緊凝著她,眼神漸漸變得幽暗,握著顏汐凝肩膀的手溫度也越來越高。pbTxt

顏汐凝見到他本就心煩意亂,待發現他眼中赤裸裸的慾望時,才意識到現在的自己是有多麼不妥,她慌忙伸出手將他的眼睛蒙上,緊張道:「你別看。」臉一瞬間變得通紅。

也許是因為她藏在蓮葉中太久,謝容華只覺得覆蓋在他眼睛上的手傳來絲絲涼意與陣陣清香,明明荷花還沒有開,他卻好像聞到了荷花的香味,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揚,抬手解下身上的披風,將它披到顏汐凝的身上:「別著涼了。」

男人的陽剛味道順著披風襲遍顏汐凝全身,她的臉不由更紅了幾分,謝容華的披風寬大,將她整個身子都包裹了進去,把她圍得嚴嚴實實,顏汐凝正猶豫著要不要放下蒙著他眼睛的手,溫熱的大掌已將她的手覆住,謝容華帶笑的聲音響起:「現在看不到了,可以放開我了吧。」

謝容華一邊說著,一邊將她的手拿下來,握在掌中,他看著她的眼中盛滿了寵溺,顏汐凝不敢多看,只覺多看一眼,她便會沉溺其中,她低下頭,想將自己的手抽出來,那大掌卻握得緊緊地,讓她抽動不了分毫。

謝容華以為她是在害羞,低聲開口道:「汐凝1

「殿下,殿下你不能過去埃」幻琴氣喘吁吁的聲音漸漸近了,顏汐凝高聲道:「幻琴。」

謝容華微皺了下眉,不得不放開她的手,眼中的遺憾之色一閃而過。

幻琴趕過來,看著兩人的樣子,急忙跑到顏汐凝身邊,小聲問道:「姑娘你沒事吧?殿下跑得太快,我趕不上他1

顏汐凝搖了搖頭,輕聲道:「我沒事。」她看向謝容華,微微行禮道:「多謝殿下相救,我們先回去了,披風我改日還給殿下1說完便急著要離開,卻沒想到剛踏出一步,腳腕處便襲來一陣痛意,在她差點摔倒之際,身邊的人一把打橫將她抱起,一路快步往她的院子而去。

顏汐凝依偎在他的懷中,望著他堅毅的下巴,眼中一片酸楚之意,她閉上眼睛,最終還是靠到了他的懷中,她在心中默念道,就讓她自欺欺人片刻,享受這最後的溫暖吧。

謝容華抱了她進屋,將她放到床上后,小心地挽起她的褲腳,看到腳腕腫了一塊,似是被利物擊中的樣子,不由沉了臉,道:「這傷是怎麼回事?」

「殿下,姑娘在湖邊好好的,突然就摔到湖裡去了,我也不知道這傷怎麼來的?」幻琴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道。

「當時周圍沒人嗎?」他皺眉問道。

「沒有,當時就我和顏姑娘兩個人在湖邊。」幻琴肯定地答道。

「我沒事1顏汐凝剛說完這話,卻抑制不住打了一個噴嚏。

謝容華看她這樣,急忙起身,吩咐幻琴道:「你伺候顏姑娘把濕衣換了,再讓廚房備些薑湯,好好照顧姑娘。」

「奴婢遵命1幻琴恭敬道。

謝容華握住顏汐凝的手,對她溫聲道:「你先換衣服,好好休息一下,我一會兒再來看你。」

「殿下去忙吧,我沒事的。」顏汐凝不著痕地抽出手,對他輕聲道。

謝容華看了她一眼,沒說什麼,快步出了屋子,幻琴找出乾淨的衣服,正要伺候她換下濕衣,卻見顏汐凝已取下披風握在手中,她緊攥著手中的披風,看向幻琴道:「一會兒殿下過來,你幫我攔住他,別讓她進來,就說我已經睡著了1她看了一眼手中的披風,遞給幻琴道:「這披風到時你幫我還給他吧。」

「姑娘?」幻琴接過披風訝異道,「殿下好不容易回來了,你為什麼要?」

「你別管了,幻琴,若是你真心把我當朋友,便按照我的話去做,好嗎?」顏汐凝苦笑道,接過她手中乾淨的衣裳,起身走到屏風後去換衣裳。

幻琴張了張嘴,望著屏風后的人影,卻不知道該說什麼,秦王殿下回來了,她以為顏姑娘應該很高興的,可是為什麼,她在她的眼中,沒有看到一絲高興的情緒,反而盛滿了憂傷,她不明白,顏姑娘對秦王殿下,態度為什麼突然就變了,看著手中的披風,她一臉糾結,按理她是不能欺瞞主子的,可是顏姑娘一直對她都很好,從來沒拿她當下人看過,她天人交戰了會兒,咬牙暗下決心,算了,如果這樣顏姑娘能好受點,那她騙一次主子應該也不打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