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九十二章 避而不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二章 避而不見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慕言和溫大有正在花園裡下棋,有下人來報秦王殿下來了,她看向溫大有,狡黠道:「容華今日一早才回長安,看這日頭,八成是剛出宮便來我這邊了,可惜不是來找我的,果然是情竇初開。pbtxt」

溫大有拿起身邊的茶盞喝了一口水,看向謝慕言身後,笑道:「你怎麼知道不是來找你的,如今人不是過來了嗎?」

謝慕言聽了他的話,回頭看去,果然見謝容華疾步朝他們走來,不過那臉色看著,似乎並不太高興。

待人走近了,謝慕言站起身,笑道:「這是怎麼了?誰惹秦王殿下不高興了?」

謝慕言沉著臉,看向謝慕言身邊侯著的貼身護衛,道:「隆慶,你去把公主府除了幻琴外的所有僕從侍衛叫過來。」

隆慶看了謝慕言一眼,謝慕言正了臉色,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姐姐,我懷疑有人混入了公主府中。」謝容華沉聲道,將今日顏汐凝身上發生的事大略說了說。

等所有人到齊了,一查之下,才發現少了一個人,謝慕言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沉聲問道:「少的人是誰?」

「回公主,是負責採買的阿坤,前兩日我還見過他,不過這兩日沒有注意。不知道他什麼時候不見的。」

「去碧雲湖那邊里裡外外的搜一搜,也許會有什麼發現。」一直沉默的謝容華開口道。

「是,殿下。」侍衛領命而去,半個時辰后,便抬著一具屍體進來,復命道:「殿下,我們在碧雲湖邊的假山裡找到了阿寬的屍體。pbtxt」

謝容華走上前,在屍體上探了探氣息,低聲道:「果然如我所想。」

「容華,這是怎麼回事?有那人的線索了。」謝慕言上前問道。

「那人如今怕是已經逃出去了,他通過阿寬進了公主府,再離開前殺人滅口,我們怕是查不出他的身份了。」謝容華垂眸道。

「隆慶,你好好查查,公主府內有沒有丟東西,還有每個下人都好好盤查一下,對公主府有二心的人,絕不能再留。」溫大有沉聲道。

「是,駙馬1隆慶領命而去,謝容華看向他們二人,問謝慕言道:「姐姐,我不在的日子裡可有發生奇怪的事?」

奇怪的事?謝慕言一下子就想到了滕羯,不過他既然想娶顏汐凝,又何故要潛入公主府中傷了顏汐凝,顏汐凝除了落水的意外,傷得並不重,謝慕言將滕羯的事情說了,補充了一句道:「公主府的事,我不能確定是他,而去他是三弟的人,容華,我們不能輕舉妄動。」

「我明白。」謝容華沉著臉,眼中凝著暴風驟雨,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怒氣,這個滕羯,竟然想染指他的女人,他不會放過他的。

「容華,汐凝怎麼樣了,我們一起過去看看她吧,別受了驚嚇才好。」謝慕言為了防止他再胡思亂想,趕忙將顏汐凝搬了出來。

謝容華的臉色終於好了幾分,他點點頭,對溫大有道:「姐夫,我們先走了。」

溫大有笑道:「你們去吧,這裡還有我呢。」

二人一同來到顏汐凝住的院子,卻被幻琴擋在了門外,幻琴有些哆嗦著道:「奴婢見過公主殿下,見過秦王殿下。」

「顏姑娘怎麼樣了?」謝容華問著,就要繞開她進屋,幻琴急忙走上前,攔住他道:「殿下,你現在不能進去。」

謝容華眉頭一挑,等著他回話。

幻琴有些緊張道:「顏姑娘吃了葯剛睡著,現在不方便見殿下。」

「睡著了?」謝慕言有些驚訝道,「她不知道我們會過來嗎?」

「姑娘今日受了驚嚇,落了水又受了傷,太累了,撐不住就睡著了。」幻琴捏著汗涔涔的雙手,開口說道。

謝容華眉頭皺了皺,很快卻又舒展開來,他問幻琴:「顏姑娘有沒有吃藥,腳上的傷有沒有處理?」

「都處理了,殿下放心,顏姑娘是大夫,已經給自己檢查過了,不過她入水之後染了風寒,顏姑娘說風寒易傳染,讓我轉告公主和殿下,你們的心意她心領了,這幾日便不要過來看她了,以免將病氣過給你們1幻琴一頓一頓地說著顏汐凝給她的說辭,不安地看了眼前二人一眼,見謝慕言盯著她看,趕緊低下頭去。

謝容華聽她這樣說,也不想打擾顏汐凝休息,他點頭低聲道:「那你好好照顧她,我過幾日再來看她。」

「是。」幻琴答了,拿起手中的披風,恭敬地遞給謝容華,道:「姑娘讓我轉交給殿下的。」

謝容華沒多想,笑著接了過去,對謝慕言道:「姐姐,那我們先走吧,讓她先好好休息下。」

謝慕言點點頭,和他一起轉身離開,幻琴看他們走遠了,轉身輕輕敲門,小聲道:「姑娘1

「進來吧1低低的女聲響起,幻琴輕輕推開門,趕緊關上,走上前去,低聲道:「姑娘,方才我真怕公主和殿下看出什麼,我還是第一次在他們面前說謊呢,嚇死我了。」

顏汐凝躺在床上,雙眼空洞地望著頭頂地帷幔,輕輕開口道:「多謝你了。」

她還來不及高興,房門已經被人大力的推開,謝慕言倚在門邊笑道:「你果然還沒休息,我養的丫環竟然敢騙主人了,看來是我管教不嚴。」

幻琴臉色一白,跪下顫聲道:「公主,奴婢知錯了。」

「公主,你別怪她,是我逼她的。」顏汐凝撐起身,為幻琴求情道。

謝慕言示意幻琴起身,道:「你先下去,我有話和汐凝說,記住下不為例,不然公主府也沒留你的必要了。」

幻琴磕頭道:「是,奴婢明白了,謝公主。」說完不敢在停留,起身快步退了出去。

顏汐凝有些擔憂地看向謝慕言的身後,謝慕言走到她的床邊坐下,拍著她的肩道:「放心,幻琴沒騙過我,到把他給糊弄過去了。」她盯著顏汐凝認真問道:「汐凝,你為什麼要對我們避而不見?或者應該問你為什麼要躲著容華?你不想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