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九十三章 情深難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三章 情深難訴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知道再也瞞不過她,她將頭埋入雙膝之中,低聲道:「公主,我害怕1

「你害怕什麼?」謝慕言詫異道,「你擔心滕羯的事?怕容華保護不了你?」

顏汐凝搖搖頭,再抬起來時,眼中氤氳著朦朧的霧氣,她開口道:「我怕泥足深陷,我怕離不開他,我怕愛上他。pbTxt」她喃喃道:「我不能愛上他的。」

謝慕言沒想到她竟然會這樣說,驚訝道:「你知道容華喜歡你,你為什麼不能愛上他,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對哪個姑娘這麼上心過,你們在一起,難道不好嗎?」

顏汐凝搖搖頭,慘然笑道:「公主,我不能和他在一起,我想要的感情是獨一無二,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就像你和駙馬的感情那樣,可是我知道,他的身份是親王,以後無論如何都會娶一個家世顯赫的女子為正妃,那個人,怎麼樣也不會是我,和別的女人分享感情,我做不到,與其這樣日後痛苦,那我和他之間,倒不如不要開始。」

謝慕言聽了她的話心中微微一震,溫大有從不納妾,外面的人都說是因為她太過強勢,溫大有怕她所以不敢,只有她自己明白,那是因為他們足夠相愛,若是有一天他納妾了,她想必也無法忍受吧,比起顏汐凝來,她很幸運,她和溫大有門當戶對,深愛彼此,所以他們能不在意旁人的眼光,過他們自己的生活,可是顏汐凝不一樣,她的身份,父皇絕不會同意她做秦王妃的,原來她想著,容華那麼喜歡她,那以後封她做側妃也是一件很好的事,現在看來,這並不是她想要的,甚至秦王妃的名分也不是她想要的,她想要那個人,可是她要不起。pbtxT謝慕言看著顏汐凝的目光中多了些憐憫,她拉起她的手,包在自己掌心中,低嘆道:「可是,你如今已經愛上他了,不是嗎?」

顏汐凝慘然一笑,答道:「是,所以我不能再靠近他了,只要離他遠遠的,有一天,我會忘記他的,他也會忘記我。公主,這個秘密,你能幫我守住嗎?不要告訴他,不要告訴任何人,就讓它爛在我的心裡。」

謝慕言看著顏汐凝落寞的神情,微微有些心疼,她惋惜道:「你這又是何苦,汐凝,感情的事情,半點由不得自己,你這樣逼你自己,只會讓自己難受,讓他也難受,這些事,你或許可以告訴他。」

顏汐凝搖搖頭,低聲道:「我知道會難受,可現在難受,總比以後難受要好,公主放心,我會找機會和他說清楚的,他那麼好,有那麼多女子喜歡,很快就會忘記我的吧。」

謝慕言知道,她再怎麼說顏汐凝的想法也不會改變的,這個女子,表面溫婉賢淑,內心卻和謝容華一樣的倔強固執,這兩個人,也許真的不適合在一起,她低嘆一聲,道:「你好好休息吧,你放心,這件事,我不會和旁人說起的,你和容華之間的事,我也不會再插手。」

顏汐凝望著她,帶著感激道:「謝謝公主。」

*************************

夜深人靜,一個人影在夜色的掩護下躍進公主府,躲開值夜巡邏的侍衛,快速往西南角的小院而去。

「公主,那人進了顏姑娘的院子。」謝慕言今晚一直躲在顏汐凝的院外,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低嘆了一聲,對身後的侍衛吩咐道:「那是秦王,不用追了。」果然和她想的一樣,謝容華放心不下顏汐凝,白日雖然被拒絕了見面,晚上還是偷偷地潛入公主府了。

「秦王殿下?」侍衛長大嘴巴,吃驚道。

「今晚這事,不要和任何人提起,我們回去吧。」謝慕言開口道,她站起身,望了一眼顏汐凝的院子,眼中帶著濃濃的擔憂之色,容華這樣的在乎,真的會像顏汐凝說的那樣,忘記她嗎?希望以後不要出亂子才好。

顏汐凝房間的窗戶無聲無息地被推開,謝容華足尖輕點,不動聲色地進了房間,月光從窗外照進屋內,為漆黑的房間注入了一絲光亮,謝容華輕輕走到床邊,猶豫片刻,緩緩掀開帷幔。

顏汐凝熟睡的臉龐一點點展現在他眼前,她呼吸平順,臉色因為生病,帶了微微的蒼白。

謝容華沿著床沿坐下,神色溫柔地注視著沉睡的女子,伸手輕撫她的臉龐,內心出奇地平靜柔軟,若能一直這樣瞧著她也是好的,他想著,握住她裸露在外面的手輕貼自己的臉龐,有微微的涼意傳來,他眉頭輕皺,將她的手放入被子中,俯下身在她額頭印上了一吻,低聲笑道:「你這麼不會照顧自己,怎麼讓我放心。」他的手劃過顏汐凝的眉眼,彷彿自言自語,又好像是在問她:「等你病好了,我就帶你進王府,好不好?把你放在別人身邊,我不放心,你只有在我身邊,我才能安心。」

顏汐凝的睫毛輕顫,似乎下一刻就要醒過來,可是她只是翻了一個身,便又平靜下去,謝容華在以為她會醒的時候,臉上有些慌亂,可是看她並沒有醒過來,又不由得有些失落,他暗笑自己這患得患失的樣子,微微搖頭,又靜靜地在顏汐凝床邊坐了半響后,才輕手輕腳地起身離開。

小心翼翼地關窗聲傳來,片刻之後,屋子中又恢復了黑暗與靜瑟,原本應該熟睡的女子緩緩睜開眼睛,眼中一片清明之色,顏汐凝輕撫被他吻過的額頭,眼中凄楚一片,她想,她必須及早離開公主府了。

翌日,顏汐凝向謝慕言提出離開公主府的事,謝慕言瞭然地嘆道:「這樣也好,我過幾日也要離開長安了1

「公主要離開長安?」顏汐凝詫異道。

「今日父皇把我和駙馬召進宮中,希望我和駙馬能與滕羯一同去晉陽,瑋楓年紀還太小,父皇怕他威信不足,讓我去晉陽幫他,以免他弄出什麼岔子。」她笑了笑,道:「我會幫你監視著滕羯的,不會讓他再找你麻煩。」

「汐凝在此謝過公主,只是公主去了晉陽,往後我們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再見的機會。」顏汐凝有些惆悵地道。

「等我回長安的時候,我們自然能再見。」謝慕言握住她的手,認真道:「汐凝,不管你和容華以後如何,我們都是朋友,對嗎?」

顏汐凝看著她,認真地點頭道:「這一生,公主都是我的朋友,我不會忘記公主的。」

「那就好。」謝慕言笑道,「往後我不在長安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什麼事都一個人撐著,我會把幻琴留在公主府,你若是有什麼難處,可以找她。」

顏汐凝站起身,輕擁住她,低聲道:「公主,你也要照顧好自己,我在長安等你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