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九十四章 醫堂寒水(求首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四章 醫堂寒水(求首訂)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那個,你真要離開公主府搬這兒來?」凌飛羽看著站在身邊的顏汐凝,開口問道。pbtxt

顏汐凝盯著正在掛牌匾的工匠,笑道:「自然是真的,不然我這段日子都讓你忙什麼呢?」

「姑娘,你看這樣如何?」那工匠掛好了牌匾,大聲問她。

顏汐凝看著寒水堂三個字,點頭道:「可以了,多謝。」寒水堂,這裡以後就是她的家了。

那工匠收拾好工具下來,領了酬勞便離開了,凌飛羽用看怪人的眼神看著她,道:「我真是沒見過像你這麼奇怪的人,謝家可是這魏國的皇室,哪怕天下還不穩,但他們佔據關中,最後一統的可能性可是大大的,旁的人若是能和皇室搭上關係,那定要好好經營以求榮華富貴,你倒好,明明和長公主關係匪淺,偏偏要離開公主府,開這勞什子醫館,做這種丟西瓜撿芝麻的事,也不想想每天巴結他們的人有多少,等他們忘了你這號人,沒了靠山你才知道在這長安立足有多難?到時候後悔可都來不及了。」

顏汐凝轉頭盯著他,目光帶著懷疑:「我怎麼覺得你那麼不希望我離開公主府呢?」

「我只是不想你一個女人過得太艱難了。」凌飛羽聳肩笑道,「這醫館如今也弄得差不多了,你什麼時候搬過來?」

顏汐凝沉思片刻,對他道:「你陪我去一趟鞏縣,我要去接一個人。」

馮子明本來就是一個睚眥必報的小人,那日顏汐凝走後,他便一直找人盯著齊大夫,聽說顏汐凝回來了,帶了人馬氣勢洶洶便去了醫館,準備直接綁了顏汐凝回家。

顏汐凝和齊大夫說了來意,邀請他去自己的醫館,齊大夫在這裡受夠了氣,自然願意跟她走,他收拾好東西,卻不想和顏汐凝還沒出醫館,便被馮子明帶來的人攔住去路。pbtxt

「小娘子,上次的事情我還記得呢,怎麼?這次又想跑了?我看你往哪裡跑。」他說著,吩咐身後的人道:「把她給我抓回去。」

顏汐凝看了身旁的凌飛羽一眼,低聲道:「靠你了1說完退後一步,齊大夫有些擔心地看著眼前的情形,她握住齊大夫的手,寬慰她道:「齊爺爺別擔心,凌公子很厲害的。」

凌飛羽無奈地搖頭,上前和圍上來的人打鬥起來,幾招之內,那些打手便被他打得落花流水,他走到馮子明面前,馮子明有些畏懼地後退,卻壯膽高聲道:「哪裡來的小白臉,敢管爺的……啊1

馮子明的手腕傳來骨頭被捏碎的聲音,他慘叫著,求饒道:「疼,英雄饒命,饒命啊1他哭喪著臉,看向齊大夫,可憐巴巴道:「舅爺,舅爺救我啊1

齊大夫看他的樣子,搖頭嘆息,轉頭對顏汐凝道:「汐凝,放了他吧,怎麼說,他也是我侄孫。」

顏汐凝示意凌飛羽放開他,上前對他不屑道:「齊爺爺我接走了,以後你們不要來找他,還有,再為非作歹的話,我還會讓人收拾你的。」

「我知道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馮子明扶著受傷的手臂,對她連連求饒道。

顏汐凝不再理他,帶了齊大夫和凌飛羽離開。

駛往長安的馬車上,顏汐凝和齊大夫坐在車裡,凌飛羽在外駕車,齊大夫對顏汐凝好奇道:「汐凝,這些日子你都經歷了什麼?怎麼在長安開了醫館,還有外面那個人,他是誰?那功夫看著可不像尋常人。」

「這些事說來話長,總之,以後我的醫館就要齊爺爺幫忙了,我也會孝敬您,把您當親爺爺待的,外面駕車的人叫凌飛羽,是一個江湖劍客,他是我雇傭的夥計,以後也會在醫館幫忙的。」顏汐凝簡短地解釋道。

「他也會醫術?」齊大夫奇道。

「不會,不過你也看到了,他的功夫很好,以後醫館有他在,就沒有敢來鬧事了。」顏汐凝笑道,「對了,我還收了一個徒弟,到時他和他娘也會和我們住在一起,以後醫館會恨熱鬧的。」

「好,好,好1齊大夫連道三個好字,臉上樂得笑開了花。

顏汐凝掀簾坐到凌飛羽身邊,道:「今天多謝了。」

凌飛羽看了她一眼,道:「你早就料到那個人會找麻煩,所以才帶了我一起出來接人吧。」

「我這是物盡其用。」顏汐凝笑道,看他駕車技術嫻熟,不由問道:「凌飛羽,你會騎馬嗎?」

「我浪跡天涯,若是連馬都不會騎,豈不是寸步難行?」凌飛羽看著她好笑道。

「哦。」顏汐凝低聲答道,她低下頭,沉默了一會兒,好似下定決心般地抬頭對他道:「那你教我騎馬吧?」

「你想學騎馬?」凌飛羽詫異道。

「嗯,以後或許會上山采草藥,會騎馬的話總是方便許多。」顏汐凝答道,二人談話間,很快便到了長安,凌飛羽駕車在寒水堂前停下,顏汐凝扶了齊爺爺下車,幫他把屋子收拾好后才離開。

「汐凝,你不住這裡?」齊大夫驚訝道。

「我現在住在一個朋友那裡,過兩天就搬過來了。」顏汐凝答道,看向凌飛羽:「齊爺爺就麻煩你照顧了,還有明達和春嬸,你明日便把他們接過來吧,尋一個黃道吉日,我們醫館就可以開張了。」

凌飛羽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只答道:「好1顏汐凝鐵了心要離開,他有些懷疑,繼續留在這裡能不能等到小姐了。

顏汐凝回到公主府時,已經到了傍晚,幻琴見了她急忙迎上來,道:「姑娘,你怎麼現在才回來,秦王殿下等了你一個下午呢。」

顏汐凝腳下一頓,詢問道:「殿下人呢?」

「方才有事先離開了,讓我轉告姑娘過兩日再來看姑娘。」幻琴低聲答道,看顏汐凝鬆了一口氣的樣子,禁不住出聲問道:「顏姑娘,你為什麼總是釹履兀俊

顏汐凝沒有正面答她這個問題,只說道:「幻琴,我的東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這兩日就要從公主府搬出去了。」

「什麼?這麼快就走了,顏姑娘,你就不能留下來嗎?」幻琴不舍道,一時也忘了問她躲謝容華的事。

顏汐凝搖搖頭,對她笑道:「開一家醫館是我的夢想,我總不能一直在公主府里無所事事。」

幻琴抱著她的手背,依依不捨道:「姑娘,你走了,過幾日公主和駙馬也要走了,這公主府一下就冷清了下來,我好不習慣。」

顏汐凝輕拍她的手臂,寬慰她道:「我雖然不住公主府了,可是還在長安城啊,你想我了可以去西市清槐街的寒水堂來找我,我有空也會常來看你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