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九十五章 長亭送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五章 長亭送別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長安城東南外的長亭建在官道旁邊,一直以來,都是長安人民送別友人的場所,此刻,官道上聚集了幾百人的隊伍,各個身穿鎧甲,神情嚴肅,顯示著這一次在長亭送別的人,並非普通的百姓。pbtXt

太子謝蘊之將酒斟滿,遞到一身戎裝打扮的謝慕言和溫大有跟前,低聲道:「慕言,大有,我替父皇來送你們,往後,晉陽的安危和瑋楓,就有勞你們多看顧了。」

「大哥這是什麼話,能為父皇盡一分心力,是慕言的本分。」謝慕言豪爽地將酒一干為盡,笑道:「我走以後,父皇的身邊,就有勞大哥和容華多擔待了。」

「姐姐,你多保重。」謝容華看著她凝重道,晉陽表面安穩,暗地裡卻潛藏著無數危機,謝慕言這一去,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再回來。

謝慕言拍拍他的肩,笑道:「你也是,往後可要照顧好自己,別讓家人為你操心。」

謝容華對她哂然一笑,滕羯見狀,走上前來,斟滿酒遞給謝蘊之,躬身道:「滕羯拜別太子殿下。」,

謝蘊之接了酒,對他溫聲道:「公主和駙馬對晉陽還不熟悉,到時你可要多多幫助他們。」

「微臣遵令1他答道,又斟了一杯酒遞給謝容華,躬身道:「滕羯拜別秦王殿下。」

謝容華盯著他,並不接過酒,兩人這樣僵持著,在滕羯感到自己臉上的笑意已經僵硬時,謝容華終於伸手接了酒,他看他的眼中帶著濃濃的審視,低聲問道:「你就是滕羯。」

「是。」滕羯點頭答道。

謝容華點點頭,狀似無意地問道:「聽說你是苗疆來的,苗疆在蜀中一帶,與晉陽相隔千里,不知你是怎麼遇上三弟的?」

滕羯的眼神閃了閃,笑道:「沒想到殿下會如此關心微臣的過往,不瞞殿下,微臣被族中奸佞小人誣陷,被逐出族中,不得不浪跡天涯,有幸在晉陽得晉王殿下賞識,才有了小人的今日。pbtxt」

「滕大人果真是被誣陷的嗎?」謝容華笑了笑,看滕羯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示意他不要激動:「本王開個玩笑而已,大人不必反應這麼激烈,不過,你如今既然不是苗疆的人了,那苗疆的蠱術,能不用就不用吧,畢竟蠱在中原人的眼裡,算不得什麼好東西,若是出了什麼亂子,丟得也是三弟的臉面1

滕羯養蠱的事,原本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實,雖然心裡對他有微詞,但他是晉王跟前的紅人,其他人也不敢當面說什麼,如今謝容華這樣在眾目睽睽下告誡他不要再養蠱,讓他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但秦王的話他不得不聽,以後他再養蠱,也只能暗中進行了,此時只能強撐著笑意道:「秦王殿下的話,微臣記住了。」

「記住了就好1謝容華將酒一飲而盡,輕笑道:「什麼事大人能做,什麼事大人不能做,大人可要想清楚了,中原不比苗疆,若大人做了不該做的事,本王對大人,可就不止驅逐這麼簡單了。」

「殿下教訓的是。」滕羯咬牙道,他低下頭,一時想不明白自己什麼時候得罪了他,讓他這樣針對自己,腦中有什麼畫面一閃而過,突然想起初遇顏汐凝那次她拿出的不是公主的玉佩,而是秦王的玉佩,他一下回過味來,這顏汐凝,是謝慕言的人是假,是謝容華的人恐怕才是真的,她帶給他的驚喜還真是多,如今他已經證實了他想知道的事,此時並不想打草驚蛇,更加不能得罪謝容華,讓他誤了他的大事,想到此處,他抬起頭,恭敬道:「殿下的話微臣謹記在心,殿下放心,微臣絕不敢再覬覦殿下的心愛之物。」

謝容華看他此刻滿臉真誠,雖不知真假,但他能這樣回答,看來已經明白了他的警告,以後也不敢再對顏汐凝有什麼非分之想,他也不想再為難他,滿意道:「希望你能說到做到。」

一旁的人對二人的對話有些摸不著頭腦,謝慕言卻聽得分明,她看著謝容華的樣子,眉頭輕皺,上前在謝容華耳邊小聲道:「容華,借一步說話。」

謝容華挑眉看了她一眼,跟著她走到一個角落去,溫大有見狀趕緊上前與謝蘊之寒暄,以免他看出什麼端倪來。

「姐姐有什麼話非要偷偷摸摸和我說?」謝容華輕笑道。

「這段日子,你見過汐凝嗎?她有沒有和你說什麼?」謝慕言猶豫著道。

「她怎麼了?」謝容華聽了她的話神色一緊:「前些日子她落水生病,需要靜養,我因為要接收姐姐手裡的軍隊,也沒能抽出空去看她,之前去公主府又恰巧遇到她出門了,等了許久不見她回來,我有急事便先走了,姐姐,她是不是出事了?」

「沒有,你別擔心1謝慕言看他這樣,趕忙寬慰他道,看來他還不知道顏汐凝搬出公主府的事情,也還沒有見到她,她看著謝容華,欲言又止道:「容華,你對她,以後有什麼打算?」

「我那日找她,便是要接她進王府的,可是她人不在,今日姐姐走了,我送姐姐離開后便去找她,我可不敢留她一個人在公主府。」謝容華摸著鼻子,掩飾自己害羞的心情。

原以為謝慕言會像以往一樣嘲笑他,這次卻見她神色分外凝重,她對謝容華道:「容華,你要記住,你是大魏的秦王,萬不可感情用事。」

「姐姐這話是什麼意思?」謝容華聽了她的話,神色變得嚴肅起來。

「很快你就會知道了。」謝慕言嘆息了一聲,繞開謝容華,對長亭中的謝蘊之道:「大哥,時候也不早了,我們該出發了。」

「好,你們路上小心1謝蘊之喊了謝容華,二人一起送了他們上路,等謝慕言的隊伍漸漸走遠了,謝蘊之才對謝容華道:「容華,我們也回去吧1

二人帶著親衛,策馬走在回京的路上,謝蘊之看謝容華神色間有些恍惚,出聲問道:「慕言和你說了什麼?怎麼那之後你就有些奇怪?」

「沒什麼1謝容華對他笑了笑,心中卻驚疑不定,以他對謝慕言的了解,她最後的話分明是在向他暗示,她為什麼要自己對汐凝不要感情用事,他的心中壓抑著,只想早點見到顏汐凝。

阿隼突然從空中飛了下來,在謝容華的頭頂盤旋嘶鳴,謝容華看著它笑道:「你看到她了,她就在這附近?」

阿隼低叫一聲,往西郊草場的方向飛去,謝蘊之好奇道:「它看到什麼了?」

「大哥,我有事要辦,你先回京見父皇吧1謝容華說完,便調轉了馬頭,跟著阿隼的方向策馬飛奔而去。

「容華1謝蘊之高聲叫他,可哪裡還能看到他的身影,他的眼中布滿疑惑之色,什麼事這麼重要?讓謝容華連回京復命的事都可以耽擱下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