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九十六章 草場衝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六章 草場衝突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長安西郊有一片廣大的草地,對於初學騎馬的顏汐凝來說是最好不過的場地。pbtxT

「夾緊馬肚,拉緊韁繩,腳瞪著馬鐙不要動。」凌飛羽拉著韁繩,扶著在馬背上忐忑不安的顏汐凝,安慰她道:「你先順著它的步伐,它快你就快些,它慢你就慢點,這樣便不會輕易被顛下來了。」

「真的?」顏汐凝小心問道,之前都摔了幾次了,若不是凌飛羽功夫好,次次接住她,她都不敢再上馬了。

「你之前就是沒聽我的才摔下來的,再說這馬現在已經跟你熟悉很多了,你不要怕,反正也有我在一旁的不是,就算被顛下來我也會接住你的,你不是想早日學會嘛,老這樣前怕后怕的還怎麼學。」凌飛羽無奈地道,他能教的技巧都教了,顏汐凝其實已經差不多能騎了,只是之前被摔過,騎馬時總是瞻前顧後的。

「行了,我明白了,你放手吧,我再試試。」顏汐凝握緊韁繩,屏住呼吸。

「那我放手了,記得我說的話,放心大膽去駕馭它,我在旁邊呢,怎麼也不至於讓你被傷著。」凌飛羽說著放開了手,讓出了道路,騎上旁邊的馬兒。

顏汐凝坐穩了,吸了口氣,扯著韁繩輕叫道:「駕。」

胯下的馬兒速度由慢到快的輕跑起來,顏汐凝總結了先前的教訓,努力回想凌飛羽教的技巧,漸漸適應了下來,馬兒平穩地前進,她的膽子也大了起來,越跑越快,凌飛羽駕著馬兒和她保持著一樣的速度,道:「看吧,我說騎馬簡單吧,你這不是騎得很好嗎?」

「多謝凌公子的教導了。pbtxt」顏汐凝笑道,會騎馬以後,往後上山採藥就方便許多了。

空中有黑點漸漸的接近,傳來一陣陣的鷹唳聲,凌飛羽抬頭看去,笑道:「沒想到在這長安郊外還能看到如此矯健的海東青1

顏汐凝望向空中,突然之間就變了臉色,阿隼在這裡,也就意味著謝容華就在附近,她突然間慌亂了起來,急急地甩了馬鞭抽打身下的馬兒,只想立馬離開這裡。

「喂,你剛會騎馬,別隨便甩馬鞭埃」凌飛羽說話間已經遲了,那馬兒吃痛,瘋狂地擺動身體,顏汐凝握不住馬韁,被它甩了下來,凌飛羽從馬上躍起,飛速上前,堪堪接住她,兩人在地上滾了幾個圈才停下來。

「我說,你怎麼還沒學會跑就想飛呢1凌飛羽看身下的人沒有受傷,鬆了一口氣。

顏汐凝臉色蒼白地望著他的身後,高聲道:「凌飛羽,小心1

凌飛羽神色一變,快速地往旁邊翻滾了一圈,堪堪躲過身後的攻擊,他定睛望去,竟然是方才見到的海東青,那海東青凶神惡煞地盯著他,就要再次襲來。

顏汐凝從地上爬起來,大聲阻止阿隼:「阿隼,不要。」她的話音剛落,身後一個大力襲來,她一瞬間已被人提到馬背上,落入熟悉的懷抱中,謝容華帶著極度寒意的聲音在後方響起:「你是什麼人?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凌飛羽看了看被顏汐凝喝止住的海東青,又看了看馬背上冷冷看著他的男人,他身上穿著親王的常服,在衣服上的麒麟因著他身上的戾氣也變得有些猙獰,凌飛羽輕輕笑了笑,泰然自若地起身,彈了彈衣袍上的灰塵,對謝容華行禮道:「草民凌飛羽見過秦王殿下,殿下養的海東青真是讓草民大開眼界。」

謝容華擁緊身前的人,身上帶著駭人的氣息,臉色陰沉地看著凌飛羽,眼中殺意深濃:「你還沒有回答本王,剛剛你們在做什麼?」

他的力道很大,彷彿要將顏汐凝勒進身體里一般,讓顏汐凝喘不過氣來,她掰著腰上的手臂,吃力道:「謝,容華,你放開我。」

「殿下,你這樣,顏姑娘恐怕要沒命了。」凌飛羽抬頭看著顏汐凝,出聲提醒道。

謝容華一瞬間放開了力道,對凌飛羽警告道:「本王做什麼,用不著你教我。」

顏汐凝扶著他的手臂不住呼吸,終於喘過氣來,她回頭對謝容華著急道:「凌飛羽是我的朋友,他在教我騎馬,我方才從馬上摔下來了,是他救了我,你不要傷害他。」

「朋友?騎馬?」謝容華低頭看她,鳳眸中沒有往日的溫情,對於她的解釋,他不但不能釋懷,怒氣反而更甚,他毫無徵兆地揚起馬鞭,熾焰如同離弦的箭一般馱著二人飛奔而去,阿隼也跟著他們飛了過去,獨留凌飛羽在平原之上。

凌飛羽盯著二人離去的方向,一臉若有所思。

「謝容華,你放開我,你要帶我去哪兒?」顏汐凝在謝容華懷中使勁掙扎著,卻無法撼動他分毫,謝容華沉著臉,一言不發的策馬狂奔,顏汐凝情急之下,張嘴咬到他的手臂上,她發了狠勁,將他的手臂咬出了斑斑血跡,他卻依舊紋絲不動,顏汐凝累了,只得鬆了口,側過臉不再理他。

不知道熾焰跑了有多久,終於緩緩停了下來,他翻身下馬,回身欲將顏汐凝抱下馬背,顏汐凝剛緩過勁兒,見他伸過來的手急急往後一躲,冷冷道:「你別碰我,我自己能下馬。」說完利落地翻身下馬。

謝容華收回手,眼神暗了暗,語氣帶著幾分譏諷道:「看樣子他教得還不錯。」

顏汐凝沒有理會他語氣中的酸意,她打量四周的環境,發現自己處於一個山澗之中,在她不遠處有溪流潺潺流過,周圍種滿了桃樹,這個時節,並不是桃花盛開的時候,此刻只有鬱鬱蔥蔥的綠,但是那桃樹枝繁葉茂,不難想象,若桃花開時,這裡一定美不勝收,她不由出聲:「這是什麼地方?」

謝容華走到她身邊,低聲道:「這裡是桃花澗,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山澗,我娘親酷愛桃花,父親便令人在這山澗栽滿桃樹,我小時候每到桃花盛開之時,都會陪娘親來此地賞花,原本想春天時再帶你過來的,可是看來,我等不到春天了。」

「謝容華……」顏汐凝對他的答案有些意外。

謝容華轉身盯著她空空落落的頸間,低聲問道:「我送你的玉墜,為什麼不帶?」

顏汐凝下意識摸了摸頸間,別開眼低聲答道:「殿下的玉墜,汐凝承受不起。」

謝容華聽了她的回答,低低地笑了起來,可那笑意卻並沒有到達眼底:「是承受不起,還是你變心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