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九十七章 痛徹心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七章 痛徹心扉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容華見她沉默不語,好似默認一般,只覺心中難受萬分,他直到看到她和那個男人在一起騎馬,方才明白謝慕言讓他不要感情用事的原因,看來,謝慕言知道得比他早,怪不得自從他回京以後,她處處,他還傻傻地以為她是因為身體不適,需要休息。pbtxt

謝容華心中怒火一瞬間被點燃,他死死捏住她的手腕,將她拉到身前厲聲道:「顏汐凝,你把我當成什麼了,你以為這樣,我就會放開你嗎?」

劇痛從顏汐凝的手腕上傳來,她忍著痛意,迎著他的怒火道:「殿下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何必強留一個心不在你身上的女人,何況,我從來沒有跟殿下承諾過什麼。」

「沒有承諾過什麼,那你為什麼收下了我玉墜,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謝容華咬牙切齒道。

顏汐凝閉了閉眼,將欲奪眶而出的淚水忍了回去,她看向他,一字一句道:「殿下難道不知道,我只是一個鄉野村婦嗎?哪裡會知道那些花啊草啊的意思,若我知道,斷然不會收下殿下的玉墜,汐凝從來都只把殿下當朋友看待,對殿下從來不曾有一絲一毫的情意。」

謝容華放開她的手,後退了一步,不可置信地看著她道:「你的意思,是說一直以來都是我自作多情了?」

顏汐凝看到他受傷的神情,心中一痛,她從懷中掏出那枚紅玉芍藥,遞給他道:「汐凝謝殿下的錯愛,現在把它還給殿下,以後,殿下還是把它送給配得上它的女子吧。pbtxt」

謝容華死死盯著她手中的玉墜,突然一把將顏汐凝擁入懷中,他帶著祈求的聲音在顏汐凝耳邊響起:「汐凝,你說的這些話都不是真心的對不對,我哪裡做得不對,你告訴我,我可以改,我是真的喜歡你,你不要不要我。」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瞳孔瞬間緊縮,只覺心痛得無法呼吸,她從來沒有想過,謝容華那樣高傲的一個人,會用這樣謙卑的語氣,來祈求她的愛,她多想回抱住他,可是她不能,他是那燃燒的火焰,她卻不是那失去理智的飛蛾,她對他的愛,無法做到飛蛾撲火,無視他的身份和他身邊的女人,顏汐凝輕咬舌尖,讓舌尖的痛代替掉心裡的痛,她輕輕掙開謝容華的懷抱,往後退了一步,看著他平靜道:「殿下沒有什麼不好的,只是殿下不是我喜歡的人罷了,請殿下不要逼我。」

「那個凌飛羽,在你眼裡就有那麼好嗎?」謝容華緊盯著她,想從她臉上看出哪怕一絲的破綻。

顏汐凝知道他誤會了,可她卻不想解釋,只緩緩道:「他好不好都與殿下無關,這是汐凝自己的事情。」

「呵,與我無關。」謝容華突然笑道,神色中帶著絕望的癲狂:「如果我說,不管你願不願意,我都要你做我的女人呢。」

「殿下大可以這樣做,汐凝卻也可以選擇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顏汐凝沒有絲毫猶豫地答道。

「好個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顏汐凝,你可真知道怎麼才能傷我。」謝容華狼狽地轉身,顏汐凝叫住他:「殿下,玉墜還給你。」

謝容華回頭看著她掌心的玉墜,伸手捏起它,突然抬手扔到了遠處的草叢中,對她笑道:「這樣,你滿意了吧。」說完足尖輕點,飛身上馬,迅速消失在她的視線中。

顏汐凝在看不到他的身影后,快速跑到方才玉墜掉落的地方,她蹲下身一寸一寸地翻找了許久,終於找到了那枚玉墜,只是原本渾然天成的紅玉芍藥,已經被摔成了兩半,就像她破碎的愛情一般,她握緊玉墜,抱緊胳膊抑制微微顫抖的身體,眼中淡漠退卻,只餘下脆弱與哀傷。

也不知過了多久,她站起身,準備離開這裡,卻聽見去而復返的馬蹄聲,謝容華沉著一張俊臉再次出現在她眼前,她還來不及詫異,已被他粗暴的拉上馬背,一路上謝容華再沒有看過她一眼,他將她帶到公主府門口便下馬離開,顏汐凝見他連熾焰都扔下了,追上阮下,你的馬。」

謝容華身形一僵,自嘲道:「那從來就不是我的。」不知是說的熾焰,還是說的她。

顏汐凝看著他落寞離去的背影,痛楚從心中蔓延開來,她知道今日那些話說出口,從此她和他,就只能是陌路了,從今以後,他們的世界也許再不會有交集,熾焰似乎也感受到了哀傷的氣氛,不由地嗚咽了兩聲,顏汐凝上前輕輕抱住它的脖子,輕聲道:「對不起,害得你也被拋下了。」

夏日的天氣,變化無常,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豆大的雨水撒下,很快覆滿整個大地,路上的行人腳步匆匆地四處尋找躲雨的地方,公主府門前那一人一馬卻紋絲不動,雨水將顏汐凝的全身淋濕,她抱緊熾焰,閉上眼睛,終於不再壓抑自己的悲傷,淚水混著雨水,噴涌而出。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個訝異的女聲在不遠處響起:「顏姑娘,你怎麼在這兒不進府去?這麼大的雨。」

顏汐凝聞聲望去,見不遠處幻琴撐著傘,正快步向她走來,她放開熾焰,朝幻琴走去,虛弱地對她笑道:「幻琴。」剛邁出兩步整個人便不受控制地往地上摔去。

「姑娘。」幻琴顧不得撐傘,飛快上前扶住她,顏汐凝倒在她懷中,整個人昏死過去。

崔府的大門在大雨中被人猛烈地敲響,下人撐著傘不耐煩地開門道:「這麼大的雨,什麼人在外面敲……」他話還沒說完,已被門外站著的人嚇得魂飛魄散:「秦,秦王殿下。」

「你家主子呢,叫他出來。」謝容華的全身濕透,無比狼狽地站在門口,眼中的神色帶著些渙散。

「是。」下人反應過來,飛快地往府里找到了崔劍雲,崔劍雲聽了通報,也顧不得知會綺雲一聲,便快步出了門,他看到謝容華的樣子,訝異道:「殿下,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弄成這個樣子?」

謝容華也不解釋,拉了他的手便往外走:「走,陪本王喝酒。」

他們連傘都沒打,下人急急地撐傘跟了上去,崔劍雲見謝容華不對勁,悄聲吩咐跟在身後下人道:「去秦王府找秦總管,讓他來廣和樓接殿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