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九十九章 為誰痴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九章 為誰痴狂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姑娘,姑娘1容霜正欲歇息,靈玉略帶興奮與著急的聲音響起,她好笑道:「你怎麼了,什麼事這麼高興?」

「聽說殿下醉了,需要人照顧,秦總管叫了人來傳姑娘過去1靈玉高興道,「我們的努力總算是沒有白費。pbTxt」自容霜入府後,便常在府中走動打點,秦洛對她也有了幾分印象,這次的事情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她。

容霜聽了她的話也跟著激動起來,她吩咐靈玉為她梳洗沐浴一番后,便忐忑地跟著丫環往臨川閣而去,心裡既緊張又帶了絲期待,秦洛遠遠見了她,滿意地點點頭,容霜是王府十個侍妾中最美的一個,又進退有度,他讓她來伺候著,相信不會出什麼亂子。

容霜走到秦洛跟前,俯身道:「滕妾見過秦總管。」

秦洛點點頭,對她輕聲道:「殿下今日醉得厲害,夜間需要人候在一旁,以免殿下半夜醒了,沒人照顧,該怎麼做,不需要我教吧?」

容霜點點頭,保證道:「滕妾會寸步不離地守在殿下身邊的,請秦總管放心。」

「進去吧1秦洛讓開路,容霜輕輕推開房門,無聲無息地走了進去。

屋內燈火通明,容霜忐忑不安地走到床榻邊,床上的男子穿著白色的寢衣,俊逸的臉上帶著醉酒後的潮紅之色,雙目緊閉,睡得很沉,容霜在床榻邊坐下,猶豫著輕撫他的臉,他的呼吸噴薄在她的臉上,讓她的心跳驟然加快,能和秦王靠的這麼近,對她來說有些不可思議。

謝容華的臉微微有些發燙,她想了想,起身讓丫環準備了熱水進來,親手將謝容華的臉頰和手臂都仔細地擦拭了一番,待她將他左臂的衣袖挽起時,被他手臂上的傷口嚇了一跳,那傷口看著似乎是被人咬傷的,傷口很新,雖然沒有流血了,卻還沒有結痂,她輕撫那個傷口,想象著誰這麼大膽,連秦王殿下都敢咬,一個人影漸漸浮現在她腦海中,難道是她?

她正想著心事,不防手驟然被一個大力抓住,謝容華睜開眼睛,看著她的眼中帶著迷茫之色。pbtxT

容霜沒想到他會突然醒來,正欲開口喚他,卻被他大力一拉,一瞬間,便被他壓在了床榻之上,容霜心跳得快要溢出來,一張俏臉羞紅地如同熟透的蜜桃般。

謝容華的手溫柔地撫過她的臉,輕貼在她的肩上,掌心的溫度透過薄薄的外衫蔚燙著她的肌膚,他的呼吸噴洒在她的脖頸間,帶著淡淡的酒香,容霜只覺自己彷彿也醉了,她的身體漸漸軟了下去,呼吸越來越急促。

謝容華俯下身,輕柔地吻著她的額頭,她的眼睫,待要吻上她的嘴唇時,他笑容如春水般溫柔,低沉的嗓音柔聲道:「汐凝……」

原本已陷入迷夢中的容霜被他的話語驚醒,開口喚道:「殿下1

伏在她身上的身體一僵,謝容華的眼神漸漸清明過來,他死死地盯著她,眼中的溫柔散盡,突然一把將她扔到床下,帶著怒意的聲音響起:「誰讓你進來的?」

容霜沒想到,前一刻還那麼溫柔的人,這一刻竟然冷漠如斯,他的態度變得太快,讓她遂不及防,她撐起身子,跪在床邊,整個身體瑟瑟發抖,吞吞吐吐道:「秦,秦總管說殿下喝醉了,讓滕妾過來伺候殿下1

「滾1謝容華冷冷道,容霜原本嫣紅的臉色瞬間一白,顫聲道:「殿,殿下,是不是容霜哪裡做得不好惹您生氣了,你告訴容霜,容霜一定改。」

「我讓你滾,沒聽到嗎?」謝容華怒喝道,容霜嚇得身體一縮,連滾帶爬的出了臨川閣。

謝容華看著空蕩蕩的屋子,突然掀翻床邊的銅盆,當一聲,銅盆砸在地上,盆中的水全都濺了出來。

秦洛看到容霜梨花帶雨地奔出來時,便知道大事不好,在屋門外又聽到裡面傳來的動靜,急忙進了屋,看見謝容華滿身煞氣地坐在床榻上,他跪下道:「殿下,秦洛知錯,請殿下責罰1他只想著找一個女人陪在他身邊,這樣他就不會想著顏汐凝了,卻沒想到惹得他發這麼大的火。

謝容華抬頭看了他一眼,低沉道:「給我滾1

秦洛沒想到他直接讓他滾,磕頭道:「秦洛真的知錯了,若殿下非顏汐凝不可,我這就把她帶到王府來1

他話音剛落,便見謝容華將床邊的佩劍抽出,毫不猶豫地架在他頸間,寒聲道:「再在我面前提起她,我就殺了你1

秦洛看他神色認真,不像說笑的樣子,嚇得臉色都白了!

謝容華收回劍,起身大步走出屋子,很快外面便傳來了他練劍的聲音,秦洛小心翼翼地站起來,跟了出去,默默地在一旁看著謝容華練劍,大氣也不敢出。

謝容華的一招一式,都帶著戾氣,劍氣所到之處,全都變得一片狼藉,臨川閣的院子被他的怒氣毀了個乾乾淨淨,別人不知道他在氣什麼,他自己卻再清楚不過,他感覺到有人在照顧自己,竟然會以為那是顏汐凝,她現在見到他,巴不得躲得遠遠的,又怎麼會照顧他!他恨自己這麼沒用,她都擺明了不願和他在一起,他卻還是想著她,念著她,忘不了她!

顏汐凝,她現在一定和凌飛羽有說有笑的在一起吧!

謝容華眼神一暗,一劍劈開院中的石桌,看著一地的碎石,哈哈大笑了起來,如癲如狂!

摘星樓內,容霜回到自己的屋子,撲在床上哭得悲痛欲絕,一旁的靈玉拍著她的肩膀低聲安慰道:「姑娘,你快別哭了,你仔細想想,到底是哪裡出的問題,光哭也起不了作用埃」

容霜抹著淚,搖頭道:「靈玉,今晚之後,我不會再去爭什麼了,無論我怎麼做,都比不上殿下心裡的那個人,何苦再去爭1

靈玉見她完全喪失鬥志的樣子,不由道:「姑娘,你是怎麼了?那個顏姑娘不是沒進府嗎?我們還有機會啊1

「她若進府,你以為還會有我們的位置嗎?」容霜苦笑道,謝容華肯送她紅玉芍藥,肯讓她咬傷自己,肯為她發怒發狂,她到現在,算是明白了,對上顏汐凝,她只有死路一條,想到謝容華讓她滾時的神情,她心中陣陣發寒,這樣的男人,她不敢愛,也愛不起!從今以後,她只求安穩度日便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