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零八章 西秦變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八章 西秦變故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八月二十日,自封為西秦皇帝的張褚率領十幾萬大軍逼近高墉城,對手謝容華卻在堅固的城牆後面拒絕出戰,令他進退兩難。pbtxt

他的兒子張仁善之前和謝容華交過一次手,大敗而歸,雖不是大戰,卻也讓他對謝容華存了幾分忌憚,這次他們有備而來,自然是要一血前恥的,只是如今魏軍龜縮在城內不出,他一時也攻不進去,只能這樣乾耗著,心裡實在窩火。

魏軍的高級將領聚集在高墉城內的城主府主屋中,屋內瀰漫著一陣壓抑的氣氛,誰也沒有想到,統帥謝容華會在這個時候病倒。

「咳,咳。」謝容華輕聲咳嗽,臉頰泛著不正常的潮紅,他渾身乏力,只得躺在軟塌上休息,軍醫和高墉城內最好的大夫都請來了,輪流為他把脈。

「我到底是什麼病?」謝容華輕聲道,聲音雖微弱,卻帶著不容置疑的威嚴。

「這,依臣所見,元帥只是感染了風寒,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了。」沈決見其他人都不敢開口,他是軍醫中最有聲望的,只得硬著頭皮開口道。

「胡說八道,若是普通風寒,怎麼你們的葯一點作用都沒有,我這病不見好,反而越發嚴重了,咳,咳。」謝容華語速過快,又不住咳嗽起來。

「那是因為元帥生病卻不休息,操勞過度,才使得這病情越來越重埃」沈決擦了擦汗,低聲道:「元帥的病必須靜養,如今這個情況,莫說上戰場,就算是下床也不行的。」

「元帥,你安心養病,軍中事務就先交給臣和徐大人吧。」徐偉傑看著謝容華如今的狀況,滿面愁容,如今秦王的狀況,實在不適合處理軍中事務。pBtxt

「徐長史說得對,元帥先養好身體要緊,這戰事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結束的事。」其餘將軍紛紛勸說道。

謝容華的手緊握著床沿,閉目沉思,如今軍中只有極少人知道他的身體狀況,可若他不能儘快養好身體,出現在將士面前,底下人必會猜疑,到時軍心不穩就更不好辦了,徐偉傑是從晉陽起事時就跟隨他的人,裴紹是裴智的兒子,這兩個人自然可以信任,如今他力不從心,也實在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他睜開眼睛,緩緩道:「諸君聽令,軍中事務交有裴將軍和徐長史代管,若無重大事務,直接聽他們調令即可。」

「屬下尊令。」在場的將軍高聲道。

「咳,咳。」謝容華說完后,便不可抑制地咳嗽起來,他揮手示意其他人退下,只將裴紹和徐偉傑留了下來。

「兩位,張褚孤軍深入,食少兵疲,必定急於挑戰,我軍切記不可輕易出戰,等我病好之後,再與諸君共商破敵大計。」謝容華細細囑咐道!

「元帥放心,我們一定會小心行事的,還請元帥靜心修養,早日康復1二人點頭應允道,謝容華點點頭,揮手示意他們離開。

謝容華沒想到的是,裴紹自認是當朝宰相之子,本就心高氣傲,早就想干出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謝容華的忠告在他心裡不過是杞人憂天,他眼見張秦的軍隊露出了疲態,便與徐偉傑商議道:「你看張褚的軍隊如今面露疲態,聚集渙散,正是我們出擊的大好時機,我已經派探子打探過了,如今高陵坡的草足有一人多高,若我們領兵在高陵坡伏擊,定能攻他個措手不及。」

徐偉傑有些猶豫道:「可是,元帥說了,不可輕易出戰。」

「你傻啊,殿下那是因為自己生病了,顧慮太多,這次機會若是錯過了,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去呢,這軍功你若不要便罷了,我是一定要的1裴紹高聲道。

徐偉傑聽了他的話有些心動,若是這次得勝,那他和裴紹便能領頭功,他咬了咬牙,決然道:「好,聽你的。」

「殿下,你醒了?」秦洛進主屋,看到剛剛醒來的謝容華,取過銅盆內的濕巾為他凈臉,因為靜養了兩日,他的臉色似乎比之前好了些。

「這病果然是需要休息的,如今看著殿下臉色好多了。」秦洛感嘆道。

「軍中沒什麼大事吧?」謝容華輕聲問道。

「有兩位大人在,殿下不必擔心,他們昨日下午就帶了大軍去高陵坡埋伏了,現在說不定已經和西秦的軍隊交上手了。」秦洛笑嘻嘻地答完,哪知謝容華聽後面色大變:「你說什麼?」他強撐起身子要下床,秦洛一把扶住他:「殿下,兩位大人定能凱旋,你不必擔心。」

謝容華一把揮開他,語氣急不可耐:「我不是告訴他們張褚怎麼挑釁也不可出擊嗎?他們怎麼如此魯莽,你快點傳我的命令下去,將他們撤回來。」

「殿下,你別急啊,身體還沒好呢。」秦洛寬慰道。

「別管我,你還不快去。」謝容華高吼道,秦洛急忙往外衝去,可是卻來不及了,魏軍已和西秦軍大軍交戰,裴紹原本想伏擊在這裡,哪裡知道這根本就是一個陷阱,張褚早就看穿了他們的目的,等他們自以為埋伏好了時,帶著精銳的騎兵包圍了他們。

魏軍本就多為步兵,騎兵不過三千人,而張褚因占著優質的產馬良地,戰馬極多,騎兵是他們的主要兵種,在平原地帶,魏軍軍隊面對彪悍的騎兵,全無優勢可言,論野戰根本不是張褚的騎兵的對手,魏軍跑的跑,散的散,不過一日,便被斬殺了大半,甚至有幾個高級將領也被秦軍俘虜了去。

裴紹和徐偉傑看著眼前的慘敗,後悔不跌,帶著殘餘部隊逃回高墉城。張褚看著稀稀拉拉逃離的魏軍,往地上呸了一聲,高聲道:「弟兄們,隨我一道殺入高墉城,活捉那秦王小兒,以揚我秦國國威。」

謝容華拖著病體,在侍從的攙扶下上了城牆,看著倉皇逃回的崔,徐二人和那些殘兵,他下令打開城門,在他們進入后,城門迅速地關上,等張褚到達時,城門已緊閉,他下令又攻了許久,因為之前的戰鬥體力消耗了許多,高墉城好歹守住了,便在城外陸續紮營。

入夜後,謝容華令魏軍做好了可供三五餐吃的飯食,除了晚餐,其餘都作為軍糧裝好帶上。深夜子時,一萬多將士口銜箭桿,馬蹄裹布。從東門分批撤退。為躲避追兵,他們白日藏匿於樹林中,入夜才出行,總算逃脫。

軍隊進入長安地界后,將士們終於鬆了口氣,謝容華臉色蒼白的可怕,他的身體早已是強弩之末,完全是憑著一股意志力才堅持到現在,如今長安已經不遠了,他終於支撐不住,眼睛一閉,整個人從熾焰身上栽倒下來。

「殿下……」秦洛一直注意著他的情況,見狀急急地策馬上前,堪堪接住暈過去的謝容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