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零九章 秦王病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 秦王病重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興慶宮無極殿內,氣氛一片低沉,文武百官紛紛低著頭,大氣也不敢出,裴紹和徐偉傑被五花大綁地押於正殿之上,一臉頹廢,低頭等待屬於他們的宣判。pbtxt

「好,你們做得可真好,秦王信任你們,將治軍權利下放給你們,你們就這樣胡作非為,害我軍損失幾萬精銳,大將被俘,如今你們還有什麼話說。」謝雲氣急地拍著龍椅把手,眼中怒火滔天。

「臣當時也有提過這樣的行動是否要先請示殿下,但是徐長史說殿下需要靜養,依他的判斷可伏擊西秦,臣想徐長史跟著秦王日久,聽他的定不會有問題,臣誤判形勢,甘願受陛下責罰。」裴紹嗑頭顫聲答道。

「裴紹,你……」徐偉傑不可置信地看著他,沒想到他如今竟然會倒打一耙,急忙磕頭對謝雲解釋道:「陛下,我……」

謝雲不等他開口,將手中的奏章一把扔到他頭上,厲聲阻止他道:「你還有什麼好解釋的?你從軍多時,難道還是受了裴紹的教唆不成,爭功的時候個個搶著上,一出事便互相推諉,你們真讓朕失望。」

徐偉傑見他已經發怒了,不好再為自己辯解,只得道:「微臣知罪,請陛下責罰1

側立在一旁的裴智看了他們一眼,出列求情道:「陛下,此次行軍,是犬子和徐長史的失職,自然不能輕易饒了他們,只是還請陛下感念他們的從龍之功,饒他們一條性命。」

徐偉傑嘲諷地看了他一眼,繼續伏在地上,只等謝雲的處罰。

謝雲聽了他的話,壓抑下自己的怒氣,沉聲道:「朕念在你們二人從朕起事之初就跟著朕,饒你們不死,可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今日就將你二人革職,各領五十軍棍后,返家閉門思過,沒有朕的命令不得隨意出行。pbtxt」

「臣謝主隆恩。」二人低頭叩謝,被禁軍侍衛帶了下去。

「如今事已至此,還好此次戰鬥我們不是傾巢而出,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只是讓西秦贏了這一仗,奪下高墉城,西秦軍必定士氣高漲,張褚隨時會東進,於我們是大大的不利。」謝雲嘆息著,愁容滿面。

「父皇,兒臣願帶軍前往西秦,奪回高墉城。」謝蘊之出列高聲道。

「胡鬧,太子乃國之根基,怎可隨意上前線。」謝雲揮手,斷然阻止了他的提議。

如今國家都還沒統一,大多割據勢力都是皇帝親征,偏偏謝雲頑固,在他的觀念里皇帝和太子是不能隨意出京的,卻又不夠信任其他人,所以帶軍的元帥不是他的兒子,也是宗室之人,甚至連女兒也可以,大臣對此多少是有些不滿的,可卻不敢表現出來,裴智笑道:「陛下與太子殿下如今不必憂心,今早臣收到急報,說張褚帶兵佔領了高墉城不久,便病倒了,想來他病好之前,是不會再次進攻的。」

「消息可準確?」謝雲再次確認道。

「應該不會有錯,何況臣亦集結了軍隊守在兩軍交界處,若有西秦有異動,我們即刻就能收到消息。」裴智答道,臉上盡顯擔憂之色:「如今臣更擔心的是秦王殿下,聽說殿下回京后,便再沒有醒來過。」

謝雲聽他提到謝容華,臉色沉了下來,他站起身道:「今日就到這裡吧。」下了朝,便匆匆往仁德殿而去,太醫們正圍在謝容華床邊爭論不休,見謝雲來了,立馬噤了聲。

謝雲上前看著依然昏迷的謝容華,回過頭問太醫:「秦王怎麼樣了?」

「這……」太醫們苦著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回話。

「吞吞吐吐做什麼?你們看了這麼久,難道什麼都沒看出來不成?」謝雲怒道。

太醫們嚇得跪下,院正薛太醫抬首道:「殿下脈象時有時無,臉色晦暗,整個人意識全無,這癥狀有些奇怪,臣等還需再細細查探方可確認。」

「看了一整日你們連什麼病都沒看出來?」謝雲臉色極其難看:「你們還需要多久?或者說,整個太醫署都是無能之輩,你們對秦王的病根本束手無策。」

「臣,臣等一定儘力而為。」眾位太醫抖擻著道。

謝雲一把抓起薛太醫,怒道:「什麼是儘力而為,意思是能治好秦王就治,治不好,那就算了嗎?」

「陛下息怒,微臣並不是這個意思。」薛太醫顫顫巍巍地說。

謝雲放開他,聲音帶著皇帝至高無上的威嚴:「朕今天就把話闡明了說,秦王好好的,那你們也就好好的,若是秦王有個三長兩短,你們也一道下去陪他。」說完帶著怒意拂袖而去。

太醫們嚇得臉色蒼白,望著帝王的背影,高聲道:「微臣遵旨。」聲音中帶著恐慌之色。

一匹馬飛速入京進宮,打破了寂靜的夜,侍衛翻身下馬,高聲道:「八百里加急,我要見陛下。」

宮門一層一層地打開,謝雲急急從寢宮中出來,甚至來不及換衣衫,他接過信件,快速看完后,難掩臉上的激動之色:「真是天助我也,想不到張褚竟然在高墉城暴斃而亡了,如今群龍無首,大魏安也。」

一旁侯著的尚喜聽了,也跟著高興起來,可是突然想到什麼,不過片刻間,那笑容便停滯下來,他顫聲道:「陛下,這信上說張褚在高墉城暴斃而亡,秦王殿下也是在高墉城染的惡疾,會不會,會不會……」

「胡說什麼?」謝雲聽了他的話,皺眉怒斥道。

尚喜嚇得跪倒在地,急道:「奴才不是胡說,奴才只是擔心陛下,殿下是在高墉城染的病,張褚也是在高墉城染的病,秦王殿下的病如今都還沒看出個因由來,如今殿下又在宮中,若是,若是龍體不小心染上了病氣可如何是好,陛下,您聽奴才一句勸,要給殿下治病,先把他送回秦王府再慢慢醫治吧,留在宮中,若是陛下有個三長兩短,大魏可怎麼辦,若秦王殿下知道了,也會自責難過的。」

謝雲聽了他的話,認真思考了許久,覺得他的話並非沒有道理,畢竟張褚是在攻下高墉城后才染上病的,他越想心中越是擔憂,立即吩咐尚喜道:「將秦王送回秦王府,讓太醫院的人也跟著去,叫他們就在秦王府住下,無論用什麼方法,也得給朕治好秦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