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一十章 秦王病重(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章 秦王病重(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今日看了幾個病人後,總覺得左眼的眼皮一直在跳,實在影響她給人診治,遂起身對齊大夫道:「齊爺爺,也不知道怎麼了,我的左眼眼皮一直跳,再有病人來你先幫我看看,我去休息一下。pbtxt」

「行,你去吧,這裡有我呢。」齊大夫答道。

顏汐凝點了點頭,往後院走去,正碰上凌飛羽從院中出來,凌飛羽看她一直用手揉左眼,關心道:「你怎麼了?」

顏汐凝擺擺手,輕聲道:「沒事,就不知道今天怎麼了,左眼眼皮一直跳個沒完。」

凌飛羽唔了一聲,道:「都說左眼跳災,右眼跳財,你最近是不是要遇上什麼倒霉事兒了?」

顏汐凝狠狠瞪了他一眼,怒道:「你這個烏鴉嘴,還不去給我幹活。」

凌飛羽哦了一聲,繞過她往前堂而去,顏汐凝卻因為他的話,心中有些不安,她最近的生活都很平靜,信也交給王承志了,按理說不會有什麼倒霉事的,她邊想邊往後院走,明達正在院子裡面學習辨別藥材,見到她急忙站起身,恭敬道:「師傅1

顏汐凝點點頭,走過去問他:「今日學得怎麼樣?」她隨意指著院中的藥材,讓他辨給她聽,明達一一認了,她滿意的點點頭,道:「學得不錯,再過幾日,你可以去前面幫忙了。」

「真的嗎?太好了1明達興奮道,他正要說什麼,空中卻突然俯衝下來一隻鷹,嚇得他躲到顏汐凝身後去,懼怕地看著它:「師傅,這鷹怎麼跑我們院子里來了。」

顏汐凝看著阿隼也有些詫異,她蹲下身來,對地上的阿隼道:「阿隼,你怎麼找到這裡的?你不是該在……」她的話還沒說完,臉色已經變了,阿隼一向不會離謝容華太遠,謝容華如今在戰場上,阿隼怎麼會在長安。pbtxt

「阿隼,是不是你家主人出事了?」顏汐凝緊張地問道。

阿隼嗷嗷叫了兩聲,展開翅膀往空中飛去。

「師傅,你還能和這鷹說話啊?」明達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顏汐凝卻來不及回答他,她越想心中越不安,對明達吩咐道:「明達,我有事要出門,你幫我和齊爺爺還有凌大哥說一聲,讓他們別擔心我。」她說完,也等不及明達回話,便從後院直接進了小巷,追著阿隼快速跑去。

阿隼飛得並不快,顏汐凝一直能看到它的身影,跟著跟著,便見到它進了秦王府,她在秦王府的門外停下了腳步,看著緊閉的秦王府大門,猶豫著要不要上前敲門,若是自己猜錯了,阿隼並沒有和謝容華去戰場,它被留在了王府,今日見她只是機緣巧合,那她見了秦王府的人,該問什麼呢?她正想著,傳來大門打開的聲音,她急忙找了個角落躲了起來。

有三三兩兩的人從王府出來,看他們的裝扮,都是宮中的太醫,他們說著話往她的方向而來,並沒注意到角落裡藏了人。

領頭的太醫搖頭嘆氣道:「你說,這治不好咱們可怎麼辦?如今一點頭緒也沒有,陛下可說了,若治不好,就要我們哥幾個陪葬。」

「有這嘆氣的功夫不如省點力氣多翻幾本醫書,還能多幾分希望。」薛解嚴肅道。

「薛大人說的是。」太醫附和道,跟著他們的侍衛突然高聲喝道:「誰在那裡?出來。」

顏汐凝見自己被發現了,也不在躲藏,從角落裡走了出來,那侍衛並不認識她,厲聲問道:「你是誰,鬼鬼祟祟地在王府門口做什麼?」

薛解抬手制止那侍衛的無理舉動,上前一步上下打量顏汐凝,片刻后開口問道:「我看姑娘眼熟得很,似乎在宮中見過姑娘,敢問姑娘芳名?」

顏汐凝微微俯身對他們行禮道:「顏汐凝見過諸位大人。」

薛解聽了她的話,想了起來,之前宮宴上曾經見過她,笑道:「原來是顏姑娘,怪不得老夫覺得眼熟,顏姑娘來王府做什麼?」

顏汐凝猶豫片刻,忐忑地開口問道:「方才聽諸位大人在商討病情,敢問大人,可是秦王府中有人生病了?」

太醫們互看一眼,薛解不著痕道:「姑娘怕是聽錯了1

他這樣一答,顏汐凝幾乎可以肯定是謝容華出事了,否則他們不會隱瞞,她的臉一瞬間白了下來,顫聲道:「大人不必瞞我,是不是秦王殿下出事了?」她的話語驚得太醫們面色大變,不等薛解說話,顏汐凝已繼續道:「我是跟著阿隼到這裡的,阿隼一向不離殿下左右,殿下如今就在王府中,對嗎?」

薛解詫異地望著她,低喃道:「沒想到姑娘竟認得阿隼。」

顏汐凝沒空和他解釋認識阿隼的問題,只急聲問道:「大人,若是殿下出了事,還請大人據實相告,汐凝一直修習歧黃之術,請大人讓我幫忙。」

「你這女子還真是……」薛解身後的太醫正要訓斥顏汐凝,被薛解阻止下來,薛解靜靜地看著滿臉焦急的女子,想起曾經的傳聞,他低聲道:「顏姑娘,你隨我來吧。」

「大人?」胡太醫不解薛解的做法,薛解擺擺手,淡淡道:「顏姑娘的醫術老夫也有幾分耳聞,讓她試試也無妨,多一人幫忙也多一分希望。」

「可是,陛下那邊……」秦王的病勢,謝雲曾有嚴令要他們守口如瓶,如今卻告訴了一個外人,被謝雲知道了,他們難免不會獲罪。

「陛下那邊,我自會去說明,何況,胡太醫別忘了,陛下說過,若是殿下有個三長兩短,我們便通通給他陪葬,反正左右是個死,不如讓顏姑娘去試試。」薛解輕撫衣袖道,說完看向顏汐凝,道:「姑娘隨我進王府吧。」

顏汐凝聽了他們的對話,心已經亂成了一團,見薛解邀她進王府,便急急地越過他奔了進去,那慌亂樣子,恨不得立即飛到謝容華身邊。

秦洛一直守在臨川閣主屋門外,見到顏汐凝時臉色一變,怒道:「誰放你進來的?」

顏汐凝顧不得和他多說,只問道:「殿下在裡面嗎?」說著就要進屋門,卻被秦洛一把攔住,他瞪著她道:「殿下不需要你的假好心,秦王府不歡迎你,你給我離開。」

「她是我帶進來的,讓她進去吧。」跟上來的薛解道。

「薛大人?」秦洛不贊同地看著薛解,說話間顏汐凝已經越過他,推門進了主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