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一十一章 救治秦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一章 救治秦王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主屋內很安靜也很整潔,隱隱可以聞到淡淡的藥味,顏汐凝一步一步地往床榻走去,每走一步,心內的恐慌便增加一分,謝容華靜靜地躺在床上,眼睛緊閉著,臉色蒼白地可怕,顏汐凝跪坐在床榻旁,顫抖著伸出手,直到觸摸到他溫熱的體溫,心中的恐慌才一點一點地散去,他還活著,只要他還活著,她就算拼了性命,也會救他的。

顏汐凝穩住心神,凝神細細地為他把脈,將外界所有的干擾都屏蔽掉。薛解和秦洛在一旁靜靜地看著她,見她的眉頭緊皺,左右手換著把脈,又掀開謝容華的眼瞼,嘴巴細細查看,等她終於停下動作后,秦洛上前急道:「怎麼樣了?」

顏汐凝看了他們一眼,輕聲道:「我們去外面說吧。」

和薛解一起的太醫早已等在臨川閣的院中,見他們出來,不由圍上前來,問道:「怎麼樣,有頭緒嗎?」

見顏汐凝低頭沉默著,胡太醫冷笑道:「我就說嘛,整個太醫署都找不出病因,她一個女子,能有什麼作用,薛大人偏偏不信。」

薛解低嘆了一聲,暗道莫非他們真的就要這樣陪葬了,顏汐凝卻輕聲開口,問秦洛道:「秦總管,你這一路可是一直陪在殿下身邊的?」

秦洛點點頭,道:「出了長安后,我便一直陪著殿下,不曾離開過。」

「那我問你,殿下在西秦時的癥狀是怎樣的?軍醫當時的結果是什麼?」顏汐凝問道。

「殿下那時人還是清醒的,只是精神不好,軍醫說是感染了風寒,好好休息即可痊癒,殿下靜養了幾日後精神也確實有所好轉,只是裴將軍和徐長史吃了敗戰,殿下匆忙間領兵棄城而逃才使病情加重了,回京之後便一直昏睡著,怎麼也醒不了,太醫開的葯喝了也沒有什麼起色。Pbtxt」秦洛回想著答道,想著想著便氣了起來,怒道:「都怪裴紹和徐偉傑,若不是他們擅作主張,怎麼會把殿下害成這樣1

顏汐凝卻低頭輕聲道:「不是風寒,他身體的狀況,絕對不是風寒,反而更像……」她抬頭看向眾人,道:「中毒了1

太醫們面面相窺,怎麼也沒想到她會是這個答案,秦洛聽了她的話,高聲道:「不可能,殿下的飲食起居一直是我親自查辦的,絕不可能讓人下了毒。」

「毒不一定非要下在食物中的,你仔細想想,你們到了高墉城后,有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特別是殿下接觸,而你們都不曾接觸的事物。」顏汐凝詢問道。

秦洛仔細回想著,奇怪道:「和殿下平日行軍並沒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啊1他突然想到什麼,道:「對了,高墉城之前鬧了飢荒,我們軍隊到城裡后那些難民圍著我們要吃的,殿下看他們可憐,就將軍糧分了一部分出來給他們,那些難民對殿下感激涕零,有個男人送了一盆蘭花給殿下,說那寓意著幸運,大軍定能旗開得勝,我瞧著那蘭花比普通的蘭花漂亮許多,便置於殿下的寢室內……」

「那蘭花是不是藍色的?」顏汐凝顫聲問道。

「不僅是藍色的,還泛了幽幽的藍光呢1秦洛答道,因為太特別,所以他的印象很深。

「是幻境幽蘭1薛解聽了他的話臉色大變道,「幻境幽蘭長於極陰之地,花朵呈幽蘭色,且表面散發淡淡的藍光,在中原極難見到,也沒多少人識得,此花花期一月余,香氣清雅,卻是不擇不扣的奪命殺手,它的花粉含有劇毒,若沾染上了,會慢慢侵入人體內,初時癥狀與風寒無異,中毒越深,風寒的癥狀漸漸消失,人在感覺短暫的恢復后意識全無,陷入毒液產生的幻境之中,最終死去。我們先前從沒想過殿下是中毒了,因為中了幻境幽蘭的毒,表面根本查不出來,如今細細想來,殿下的脈象與中幻境幽蘭之毒,果然能一一對上。」

聽了薛解的話,秦洛自責道:」都怪我,放什麼不好偏去放那蘭花。」他看向眾位太醫,急道:「既然如今知道殿下中了什麼毒,你們便快去研製解藥吧。」

哪知太醫們知道了謝容華所中之毒,臉上的神色卻比之前更為凝重,薛太醫道:「若是早日發現殿下是中了這毒還有辦法,可如今已過了快半月之久,毒性早已侵入殿下五臟六腑之中,就算解了毒,殿下以後恐怕也與廢人無異。」

「你說什麼?」秦洛聽了他的話臉色一白,怒道:「殿下是個武將,若是醒來知道自己成了廢人,那不是比讓他死更痛苦。」

「可是,我們也沒有別的辦法啊,除非能在剩下的半月內將幻境幽蘭的毒逼出來,不然就算是華佗在世,也無計可施埃」胡太醫搖頭嘆道。

「有辦法的。」一直沒有說話的顏汐凝突然開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她的身上,秦洛聽到她說有辦法,立即忘了以前對她的不滿,帶著希冀道:「顏姑娘,你有辦法解殿下的毒,讓殿下痊癒,對不對?」

「幻境幽蘭極陰之物,如今深入血脈,想要用尋常的法子已是不可能,唯有南星子配上天蠍草,中和掉幻境幽蘭的毒素……」她的話還沒說完,已有太醫打斷道:「胡鬧,胡來,那天蠍草和南星子乃烈性毒物,能迅速至人於死地,用以配藥,無異於飲鳩止渴,稍有不慎,殿下即刻便會喪命。」

「大人從醫多年,不會不懂以毒攻毒的法子,雖然有風險,這卻是如今最好的辦法,難道大人希望殿下以後成一個廢人?」顏汐凝反問道。

「我自然希望殿下能痊癒,可你說得倒是輕鬆,若是殿下沒命了,跟著沒命的又不是你,我們的命可不敢給你冒這樣的險。」那太醫氣急,「還是尋其他更穩妥的法子好,反正那幻境幽蘭一時半刻也不會致命。」

「拖得越久,中毒越深,到時深入骨髓,就算用了南星子和天蠍草,也起不了作用了。」顏汐凝據理力爭,她比任何人都想謝容華好,捨不得他受一絲一毫的傷害,她知道他們在怕什麼,她也怕,可是她必須去做,她知道,謝容華是天上的雄鷹,她絕不能讓他折了翅膀,再不能飛翔,她握緊拳頭,做出了一個決定,看向薛解,堅定道:「薛大人,汐凝願意以身試藥,幻境幽蘭雖然難尋,但是太醫署想找,一定能找到的,等我中了毒,大人在我身上試藥,把握好劑量后,再為殿下解毒,這樣,醫治殿下的風險便可大大減小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