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一十四章 院中鬧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四章 院中鬧劇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是被噩夢給驚醒的,夢中的謝容華滿身是血,她無論怎麼努力,還是沒能救活他,她悚然睜開眼睛,額頭上布滿了細密的冷汗。pBtxt

「顏姑娘,你醒了1正在為她擦汗的幻琴停下手中的動作,高興地道,「方才姑娘做噩夢了吧,滿頭都是汗,不過姑娘醒過來了就好。」

顏汐凝看著她,神思有些恍惚道:「你怎麼在這裡?」

「是秦總管差人去公主府接我過來照顧姑娘的,姑娘昏睡了三天,總算是醒過來了。」幻琴一邊答著,一邊起身端過在一旁的葯,道:「薛太醫讓姑娘醒了就把葯喝了,我每隔一個時辰就去熱一次,如今葯還是溫的,姑娘趁熱喝了吧。」

顏汐凝接過她手裡的葯一飲而盡后,問幻琴道:「薛大人在哪裡?殿下怎麼樣了?」她記得她在解毒的過程中將自己的感覺細細和薛解說完后便昏睡了過去,如今既然她醒了,謝容華的毒是不是也解了。

「姑娘別擔心,薛太醫說殿下的毒已經解了,不過……」幻琴遲疑著道,「不過殿下還昏睡著,薛太醫說估計還要過一段日子他才能醒過來。」

「你說什麼?」顏汐凝原本聽她說謝容華的毒已經解了,還來不及鬆口氣,一顆心又被她後面的話提到了嗓子眼,她慌亂地起身,草草披上外衫后便欲下床,幻琴扶著她道:「姑娘,殿下的身邊有薛太醫在,你不必擔心,你如今才剛醒,先吃點東西吧1

「不行,我得過去看看。」顏汐凝堅決道,起身快步打開了屋門,幻琴無法,只得跟了上去。pbtxt

她不過走出了幾步,便見臨川閣的院中站著幾個姿容姣好的女子,裡面除了容霜,她都不曾見過,不過既然容霜和她們站在一起,她們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了,顏汐凝看著她們,步伐漸漸慢了下來,最終停下。

「秦總管,您之前不准我們進臨川閣,說怕打擾殿下治病,也就罷了,可如今殿下的毒明明解了,您怎麼還是不讓我們見殿下,我們也是關心殿下,只想遠遠看他一眼罷了,這樣也不行嗎?」為首的女子姿容艷麗,話語間帶著絲傲氣,似乎並不把秦洛放在眼裡。

「馨月姑娘,殿下的毒雖然解了,但是如今殿下還昏睡著,太醫說了需要靜養,不宜被打擾,何況這臨川閣是殿下的居所,沒有殿下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隨意進入的,等殿下醒了,想見你的時候自然會傳喚你,你何必為難屬下。」秦洛皺眉道,之前因為容霜惹了謝容華不快,他便讓這個馨月伺候在謝容華左右,那時謝容華因為顏汐凝的事情心情鬱結,馨月直爽的性格倒是讓他心情好了些,待她也便與其他侍妾有所不同,卻沒想到馨月不過得了幾分好,竟然就恃寵而驕起來,連他都敢不放在眼裡了。

「是嗎?既然不能隨意進入,那她呢?她一個外人憑什麼住在臨川閣?」馨月指著秦洛身後的顏汐凝,惱怒地開口問道。

秦洛回頭,方才注意到站在他身後的顏汐凝,他沒想到她會在這時醒過來,疾步上前道:「顏姑娘,你什麼時候醒來的,薛大人說你身體還虛著,你怎麼下床出來了呢?」他瞪了幻琴一眼,道:「你是怎麼照顧人的。」

幻琴委屈地道:「姑娘聽說殿下還昏迷著,整個人都慌了,非要過來看了殿下才安心,我也攔不住埃」

「殿下如今一切都好,薛太醫在屋裡照料著,姑娘既然不放心,便進去看看殿下吧。」秦洛安撫她道。

顏汐凝還未開口說話,馨月不滿的聲音已經搶先響起來:「秦總管,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她為什麼在這裡,還有,她也想見殿下,你怎麼不攔著她不讓她去,光攔著我們呢。」馨月看秦洛對顏汐凝畢恭畢敬的樣子,心中本就不忿,如今見她居然可以隨意見到謝容華,心中更加對她不滿了。

秦洛皺著眉,還來不及開口,幻琴已經嗆聲道:「我家姑娘是為殿下治病的大夫,和你們又不一樣,當然可以去見殿下了。」

「是嗎?我看她如今自己都病得不輕,還能為殿下治病?」馨月看著顏汐凝蒼白的面容,語帶嘲諷道。

「馨月姐姐1

」馨月姑娘1容霜和秦洛同時喚她,容霜看到秦洛臉上的怒意,上前拉住馨月,躬身告罪道:「秦總管,馨月姐姐不懂事,你不要責怪她,我們這就離開了。」

「走什麼,難道我說錯了?」馨月並不領容霜的情,將容霜一把推開,一雙眼睛惡狠狠地盯著顏汐凝。

「看來殿下離開了些日子,已經讓馨月姑娘不知道自己是誰了,來人,將馨月拖下去重打二十大板,讓她好好認認自己的身份。」秦洛高聲道,很快便有侍衛進來,欲將馨月拖下去,馨月奮力掙扎著,看到秦洛臉上毫不留情的表情,心中終於慌亂起來:「秦洛,你有什麼資格處罰我?」

「你不過是王府中一個小小的侍妾,還真把自己當側王妃了?」秦洛冷笑道,「將她帶下去,重重地打,讓她長長記性。」

侍衛很快便將馨月拖走了,她離開前高聲求饒地聲音也漸漸消失不見,院種的其他侍妾都跪了下來,她們的身體因為恐懼輕輕顫抖著,只怕秦洛下一個要教訓的就是自己。

「你們還有誰不滿的,都說出來。」秦洛冷聲道。

「我們不敢,我們這就告退了。」一個侍妾戰戰兢兢地道,見秦洛沒說話,站起來拉著其餘人低聲道:「我們快走吧1

容霜緩緩地站起身,對顏汐凝鞠了躬,道:「顏姑娘,我知道若不是你,殿下的毒不會解的這麼快,我替殿下謝謝你,方才馨月姐姐對你的無禮之舉,還請你不要放在心上。」

見顏汐凝面無表情地看著她,沒有和她說話的意思,她便對秦洛行了禮,退出了臨川閣。

等這場鬧劇都結束了,顏汐凝方才輕輕開口道:「秦總管,我可以進去見殿下了嗎?」

「當然可以1秦洛急忙道,小心翼翼地勸慰她:「方才的事,顏姑娘不要放在心上才好。」

「我不會放在心上的,這事本來就與我無關。」顏汐凝淡淡笑道,可那笑意卻並沒有到達眼底,她轉頭對幻琴道:「我們進去吧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