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一十五章 請君入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五章 請君入甕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進了主屋,便讓幻琴和秦洛等在室門外,她推門而入,正為謝容華施針的薛解回頭看到是她,笑了起來:「就知道你醒了便會過來。pbtxt」

顏汐凝走到他身邊,等他施完針后,才輕聲問道:「殿下如今怎麼樣了,為什麼毒解了人還沒有醒過來?」

「顏姑娘何不自己看看。」薛解笑道,起身讓開了位置。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坐下凝神為謝容華把脈,他的脈象雖然微弱卻平穩,並不像中毒時那般變化無常,他的毒的確解了,如今依然昏睡,是因為中毒太深,所以解了毒也不能即可清醒嗎?幻琴說她也昏迷了三日,她的毒比謝容華的淺得多,解毒后也睡了三日,那他昏睡的時間延長了幾日似乎也沒什麼大問題。

薛解見她的眉頭先是皺著的,不久后又舒展開來,低聲笑道:「姑娘不害怕了。」

顏汐凝站起身,看向他笑道:「薛大人都不怕,我又有什麼好怕的。」

「說得也是,殿下出事,我可是要陪葬的。」薛解哀聲嘆道,問顏汐凝:「方才我聽屋外人聲喧嘩,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沒什麼?一些小事罷了。」顏汐凝低聲答道,興緻並不高,她看了謝容華的睡顏一眼,略帶疲憊地道:「我如今身體也還沒大好,先回去休息了,殿下的事就有勞薛大人了。」

「這是自然,姑娘也要好好養好身體,可別殿下身體都好了,你的還沒痊癒。」薛解似認真又似開玩笑般對她道。

「這肯定不會的。」顏汐凝笑著搖頭,退了出去,喚了幻琴一起離開,等她們走遠了,秦洛方才進來,小聲對薛解道:「顏姑娘沒發現什麼問題吧?」

薛解瞪了他一眼,道:「秦總管這是不相信老夫的醫術了?」

「不是,我哪裡是這個意思呢。pbtxt」秦洛不好意思道,「不過顏姑娘沒發現就好,不然我們的計劃就不好進行了。」

薛解嘆息一聲,道:「殿下也真是能折騰,這毒才剛解,就拉著老夫幫他一起騙人了。」

秦洛嘿嘿笑了一聲,道:「我還有事要辦,殿下就交給薛大人看顧了。」

薛解輕哼一聲,讓他不要在這裡礙眼。

催府後院,綺雲正站在橋邊餵魚,綠蘿急急地走上前來對她道:「夫人,將軍讓你往前廳去一趟。」

「去前廳?發生什麼事了嗎?」綺雲眉頭微皺,將手中的魚餌全數扔了下去。

「好像是秦王府的秦總管來了,說要見夫人。」綠蘿低聲道。

「秦總管?秦洛?」綺雲以為自己聽錯了,再次向她確認道。

「是的,好像是有什麼急事找夫人1綠蘿答道。

「急事找她?」綺雲的眉頭微微皺起來,難道秦王府查到她了?不,不可能,她自問回到長安后,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不曾露出任何破綻,與認識她的人也從未聯繫過,他們不可能查到她的。她定定心神,對綠蘿道:「你去幫我回了將軍,就說我換身衣服便去見客。」

綺雲換好衣服到達前廳時,秦洛與崔劍雲已經聊了好一會兒了,崔劍雲見到她,起身上前攜了她進廳中,綺雲對秦洛微微俯身,道:「妾身見過秦總管1

秦洛看了她一眼,低笑道:「綺雲夫人不必多禮,坐下說話吧。」

綺雲坐好后,先看了崔劍雲一眼,見他神情與往日並沒有什麼不同,才問秦洛道:「剛才下人通報說秦總管找綺雲,不知所為何事?」

秦洛還未回答,崔劍雲已經將謝容華中毒的原委一一告訴她,她聽后驚得瞪大眼睛,道:「這樣的大事,之前怎麼從沒聽夫君提起過?」

「殿下乃軍中主帥,若是被人知道中毒,恐怕會軍心動搖,陛下對外也只宣稱殿下是染了瘧疾之症,知道真相的本就只有極少的人。」崔劍雲答道,「若不是秦洛想邀你去王府陪顏姑娘,這些事我也不想你知道。」

綺雲聽了他的話,看向秦洛,神色見帶著關心道:「顏姑娘如今還好嗎?」

秦洛唉了一聲,道:「姑娘為殿下以身試藥,如今身體還虛著,殿下的毒雖然解了,卻依舊昏迷不醒,這幾日顏姑娘都憂心忡忡地,我聽說綺雲夫人與顏姑娘是朋友,便想著若有朋友陪在她身邊,想必她會好過許多。」

綺雲聽他說謝容華依舊昏迷不醒,心中一動,面上卻帶著擔憂之色道:「顏姑娘和我說過,殿下是她最看重的朋友,如今殿下這樣,她定然是寢食難安的。」

「是啊,殿下一日不醒,顏姑娘便一日不能心安,我如今真怕等殿下醒了,她又倒下了,到時也不知該如何跟殿下交待,所以不得不來貴府找夫人,想夫人隨我去王府住幾日,順道開導開導顏姑娘,不知夫人意下如何?」秦洛憂心忡忡地道。

綺雲想了想,轉頭問崔劍雲道:「夫君,我可以去嗎?」

「你若想去,我不會攔你,畢竟你在長安城中難得有幾個朋友。」崔劍雲輕笑道,他知道,顏汐凝是她在長安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若他不讓她去,她恐怕會日日憂心。

綺雲聽了他的話展顏一笑,對秦洛道:「秦總管,不知我什麼時候過去比較好,畢竟不能妨礙到醫治殿下。」

「夫人哪裡的話,夫人同意的話,自然是越快越好,如此,我明日便安排人過來接夫人過去,夫人看如何?」秦洛詢問道。

「好,那就這樣吧。」綺雲點頭答應。

秦洛和她約定了明日來接她的時間,便先告辭離開了,廳內只余了崔劍雲和綺雲二人,綺雲走到他身邊,挽住他的胳膊,將頭靠在崔劍雲肩上,她溫聲軟語道:「夫君,你不擔心秦王殿下嗎?」

崔劍雲聽了她的話一笑,輕拍她的肩寬慰道:「之前確實是擔心的,不過如今他的毒已經解了,太醫說了最多再昏迷幾日便能醒來了,殿下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

綺雲抬頭看著他溫柔的眼睛,一時竟覺得有些難以直視,他這樣相信她,今日,也許是她能享受到他最後的溫柔了,她笑了起來,柔聲道:「夫君,我唱歌給你聽吧。」

「好啊,很久沒聽你唱歌了。」崔劍雲點頭道,他第一次聽她唱歌時,便被她吸引住了全部的目光。

綺雲輕輕地開口,婉轉地歌聲中滿是她無法訴說的愛戀,崔劍雲,若我們的相識,不是從復仇開始,該有多好。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