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一十六章 請君入甕(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六章 請君入甕(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深秋的夜晚,空中半點星辰都看不見,只有一輪圓月孤零零地掛在夜空中,給漆黑的夜空帶來一絲光明的色彩,凌飛羽在月色下揮劍起舞,一陣酣暢淋漓后,正欲去沐浴休息,寂靜的夜色中突然隱隱傳來布谷鳥婉轉的鳴叫聲,剛洗完衣服的春嬸這時正好走入院中,聽見那布谷鳥的聲音,有些疑惑道:「這鳥的聲音可真好聽!只是都這個時節了,長安城中竟然還有布谷鳥,也是神奇了1她見凌飛羽臉上的神色有些古怪,笑道:「凌公子也覺得神奇吧,我可只在春夏的時節聽過布谷鳥鳴叫。pbTxt」

凌飛羽點點頭,對春嬸道:「春嬸,夜深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春嬸點頭笑道:「我這就去休息了,凌公子也早點休息1

「這顏姑娘不在,我們院落一下子就冷清了許多,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回來。」她一邊往自己的房間走一邊喃喃自語,凌飛羽等她進了房間,方才走到牆邊,他並沒有打開院中的後門出去,而是縱身一躍,悄無聲息地出了寒水堂。

在寒水堂外小巷的一個角落中,一個嬌小的身體裹在漆黑的斗篷中,與黑暗融為一體,她緊緊盯著寒水堂的方向,見凌飛羽出來了,才從黑暗中緩緩走了出來。

「沒想到小姐竟然還記得用這個召喚我。」凌飛羽走到綺雲面前,想起小時候他在姚府做小廝時,她和他約定了,若她想偷偷出去玩,就以三聲急三聲緩的布谷鳥聲為訊號,讓他幫她製造機會,想到過往,他臉上不由帶了淡淡的笑意:「這個時候,小姐找我做什麼?」

「顏汐凝在寒水堂嗎?」綺雲低聲問道。pbtxt

「你找她?」凌飛羽皺眉道,「她這段日子不在醫館,出門去了。」

「去了哪裡?」綺雲繼續問。

凌飛羽盯著她,沉默下來,綺雲見他不答,自己回道:「她在秦王府給謝容華治病,對嗎?」

「你知道了?」凌飛羽有些詫異地看著她,那日明達說顏汐凝跟著一隻鷹出去了,他便猜到和謝容華有關,見她很久都沒有回來,便去秦王府外打探,正好瞧見她和一眾太醫從秦王府出來,那時顏汐凝臉上的表情很凝重,能讓那麼多太醫到秦王府,又令顏汐凝那麼擔心的人,他一下便猜到是謝容華出事了。

「你早就知道了,為什麼不告訴我,你知道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多好的機會嗎?」綺雲見他早就知道的樣子,心中怒火難耐地道。

「小姐,你知道了又如何,混入秦王府去報仇嗎?你有沒有想過,就算你得手了,你該怎麼逃出秦王府,我不想看你白白送了性命。」凌飛羽苦笑道,就是因為知道告訴她,她一定會伺機復仇,他才瞞下來的,他只想她好好地活著。

「我活著就是為了報仇,丟掉性命也在所不惜。」綺雲瞪著他怒道,她平息自己的心神,淡淡道,「還好如今謝容華還昏迷著,我還有機會1

「小姐,你何必如此執迷不悟?我不知道你從哪裡得來的消息,但你以為謝容華如今昏迷著,你就有機會了嗎?謝容華是什麼人,經歷了這麼多,小姐還不清楚嗎?說不定這根本就是一個圈套。」見她要離開,凌飛羽急忙拉住她,著急說道。

綺雲一把推開他,怒道:「凌飛羽,我以前就說過了,你不要管我的事情,你說這是圈套,那我就問你,謝容華怎麼會知道我的身份,我回到長安后,從沒有做過任何會泄露身份的事情,除非……」她看著他,恨聲道:「你出賣我。」

凌飛羽聽了她的話,沉痛著後退一步,慘笑道:「小姐,你知道的,我把你看得比我的性命更重要,我又怎麼會出賣你。」

綺雲看著他受傷的表情,知道自己方才的話說得過了,她的神色漸漸平靜下來,低聲道:「我知道你不會出賣我,你放心,就算這是一個圈套,我一人做事一人當,絕不會連累你的。」

她說完便轉身離開,凌飛羽的聲音在她身後隨著夜風傳來:「小姐,姚家是因為殺了謝家親眷,撅了謝家主墳,將謝容華的母親拋屍荒野才慘遭滅門的。」

綺雲的腳步慢慢停了下來,幽幽道:「那又如何?」

「姚家如今只剩小姐一支血脈了,冤冤相報何時了,小姐不該為這仇恨,把自己的一切都搭進去,報了仇,小姐難道就會幸福嗎?大人和夫人最後的心愿,只是希望小姐能平安幸福地安度餘生,他們並不希望,小姐活在仇恨之中。」凌飛羽緩緩道,只希望她能聽從他最後的勸告。

綺雲回過頭,眼中帶著隱隱的淚光,她低語道:「若我是綺雲,自然可以平安幸福地安度餘生,可我是姚芊韻,姚芊韻,絕不苟活。」她語氣中的決絕,讓凌飛羽心灰意冷,看著她頭也不回地離開,他握緊雙手,終於下定了決心,做那件他非做不可的事情,小姐,我不會讓你有事的,決不會。

凌飛羽在原地站了很久,直到夜晚的涼意浸入骨髓,他才嘆了嘆氣,閃身回了寒水堂。

待確定他走後,寒水堂外的另一個角落中有人影飛身而出,很快便消失在濃濃的夜色之中。

*****************

翌日,顏汐凝剛起身用過早膳,便聽幻琴在外高聲道:「顏姑娘,你的朋友來探望你了?」

朋友?顏汐凝一怔,快步出了屋子,見到她身後的綺雲,詫異道:「綺雲,你怎麼過來了?」

「是秦總管帶我過來的,聽說你為殿下以身試藥,如今身子虛弱,便邀了我來秦王府小住幾日,讓我來陪你說話解悶。」綺雲上前拉著顏汐凝的手輕笑道。

顏汐凝一愣,沒想到秦洛會為她做這樣的事,她讓幻琴去沏茶,自己則拉了綺雲進屋坐下,低笑著道:「你不必擔心,我的毒已經解了,再休息兩日便沒有什麼大礙了1

綺雲看著她沒有血色的面容,不安道:「是嗎?我聽秦總管說秦王殿下還沒醒,真怕這毒對你的傷害也很大,太醫院有那麼多人,怎麼就讓你一個姑娘去以身試藥呢?」

聽到她話語間對自己的關心與打抱不平,顏汐凝心中一暖,笑道:「不怪他們,是我自己願意的,再說讓他們來,我也不放心。」她說著,臉上的笑意漸漸淡了下來,轉為憂愁之色:「只是秦王殿下,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體內的毒已經解了,脈象也平穩了,人卻始終昏迷著,我如今只想早點把自己的身體養好,好儘快查出讓他蘇醒的辦法。」

綺雲聽了她的話,眼中快速閃過一道光,笑道:「你也別太擔心了,先顧好自己的身體要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