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一十七章 覆手為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七章 覆手為雨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這幾日來,顏汐凝每日早晚都會去臨川閣的主屋中查探謝容華的情況,偶爾會和太醫們商討如何改善藥方,不過因為她的身體還未痊癒,謝容華的身體主要還是由太醫署的太醫們在負責。pbTxt

綺雲的到來,讓顏汐凝的心情放鬆了許多,臉色漸漸好了起來,這日一早,顏汐凝例行要去謝容華那邊,卻不想剛出了房門,便被太醫署的一個醫童叫住:「顏姑娘,院正大人說他找到讓殿下醒過來的辦法了,讓我接您去太醫署,一起商量一下。」

「是嗎?」顏汐凝聽他這樣說,喜上眉梢,她道:「那好,我現在就進宮。」她腳步匆匆地隨醫童出了臨川閣,快步往秦王府大門而去,因為走得匆忙,並沒有注意到身後有一個人影悄悄跟著自己,綺雲躲在大門後面,確認她已經上了王府外的馬車后,才返身往臨川閣而去。

臨川閣外守著的侍衛見她過來了,出聲道:「崔夫人好,今日顏姑娘出門了,不在閣內,夫人等她回來再過來吧。」他們認識綺雲,秦洛交待過,要等顏汐凝在的時候才能放她入內。

綺雲笑道:「我自然知道她出門去了,方才在來的路上就碰到她了,只是她走得匆忙,有些事情忘記交待了,讓我幫她轉告一下秦總管。」

兩個侍衛聽了她的話,不疑有他,躬身道:「夫人請1

綺雲點點頭,快步進了臨川閣,她沒有如往常一般往顏汐凝的住處而去,而是靜靜地往主屋的方向走去,臨川閣的院中異常地安靜,她高聲道:「秦總管,你在嗎?汐凝有話讓我帶給你。pbtxT」

等了片刻,卻沒有人應答,她笑了起來,這樣也可以省了她不少事,她小心醫謝容華的屋門前,輕輕地推開門扉,將門小心地關上,一步一步緩緩朝裡屋走去。

屋子裡瀰漫著濃重的中草藥味道,彰顯著住這屋子的人此刻重病纏身,在層層的帷幔后,隱約可見床榻上躺著的男人的輪廓,綺雲的心顫抖著,她伸出手輕輕將帷幔掀開,謝容華俊朗蒼白的面容一點一點顯現出來,他靜靜地躺在床榻之上,氣息微弱,毫無反抗之力,綺雲取出袖中的匕首,將匕首對準謝容華,卻沒有立馬刺下去,她的內心掙扎著,心中有個聲音高叫道:「刺下去吧,刺下去你就可以報仇了。」可是和崔劍雲相處的一幕幕在眼前緩緩而過,竟讓她一時間狠不下心下手。

她搖搖頭,默默對自己道,姚芊韻,你忘了一直以來的目的嗎?怎麼能在這時候心軟呢,她咬了咬牙,將所有的繾綣情深盡數揮去,一把舉起手中的匕首,朝床榻上的人狠狠刺去。

「哧。」匕首劃破血肉的聲音傳來,刺中的卻並不是人的心臟,一旁突然出現的手掌緊緊握住匕首的刀刃,赤紅的鮮血緩緩流下,順著匕首滴到床榻邊,一滴一滴地濺到光潔如新的大理石地面上。

綺雲看向握住匕首的人,臉上血色盡數褪去,她嚇得鬆開匕首,往後退了一步,喃喃道:「夫君。」

崔劍雲擋在謝容華的床榻前,望著她的眼中是一望無際地黑,他一步一步地往前走,低聲問道:「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綺雲低著頭,不敢直視他的眼睛,似是逃避般道:「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崔劍雲一把甩開手中的匕首,暴怒道:「你不懂?那我問你,你方才為何要刺殺殿下?你難道不知道,刺殺秦王是多大的罪名嗎?更何況,他還是我發誓效忠一生的主上。」

今日秦洛讓他躲在謝容華的床榻邊,只說會有人來刺殺殿下,讓他保護好殿下,他卻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刺殺謝容華的竟然會是他的枕邊人。

「本王來告訴你為什麼,因為她是姚芊韻,是姚瑞的女兒,她從一開始接近你,就是為了復仇,為了要本王的性命,本王說得對嗎?姚小姐。」謝容華不知什麼時候睜開了眼睛,從床榻上坐了起來,他看向僵持著的二人,氣定神閑地道。

「你?」綺雲驚恐著睜大眼睛,道:「你不是昏迷著嗎?」她來了王府這些日子,就是因為確定他真的昏迷了,才會在今日動手。

「若非本王昏迷,又怎麼能引得姚小姐在劍雲面前露出真面目呢?」謝容華淡笑著道。

崔劍雲身形一僵,道:「殿下說得都是真的嗎?你是為了復仇才接近我的,你對我所有的好,都是為了自己的目的,你對我從來就沒有過真心,對不對?」

「不是的。」綺雲眼中帶著淚意搖頭道,「不是的,我是為了復仇才接近你,可是我對你的關心,對你的好,都是真心的,夫君,你信我1

「別再叫我夫君,你不配。」崔劍雲喝止道,「你以為我還會被你的花言巧語迷惑嗎?你若心裡真有我,便該知道殿下對我有多重要,你今日就不該出現在這裡。」

「我……」綺雲不知該怎麼和他解釋,崔劍雲卻已不欲再和她多說,他轉過身,對著謝容華雙膝跪下,高聲道:「屬下引狼入室,讓殿下險些丟了性命,屬下罪該萬死,請殿下降罪。」

「這事也不能怪你。」謝容華輕擊雙掌,很快便有侍衛進來,謝容華低聲道:「帶崔將軍出去包紮傷口。」

「是。」侍衛上前,扶了崔劍雲起身,他漠然地從綺雲身邊走過,綺雲的聲音中帶著哽咽,低聲喚他:「崔劍雲……」

崔劍雲的腳步停了片刻,便毫不猶豫地離開了這裡。

綺雲心如死灰,知道她如今無論對他說什麼,他都不會再想信她了,她看向坐在床榻上的謝容華,低聲問道:「殿下是怎麼知道我的身份的?」

「姚小姐不該太心急,早早地便想對本王下手,本王是個武將,武將有感受危險的本能,就算本王喝得酩酊大醉,也不會忘了身邊的危險。」謝容華淡笑著道。

綺雲聽了他的話,想起來了上次動手的情形,她以為他醉死過去了,什麼都不知道,沒想到……

「既然你早就知道了,何不直接派人抓了我,又何必如此大費周章地設計我,引我上鉤。」綺雲恨聲道。

「姚小姐覺得本王做這一切是為了你?姚小姐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謝容華低沉地笑聲響起,話語中帶著濃濃的嘲諷之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