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一十九章 飛羽之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九章 飛羽之殤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她欺騙我利用我,我憑什麼要救她,何況,你就那麼相信我能說動秦王?」顏汐凝見他如此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大怒道。pbtxt

「只要你肯,一定能救她的1凌飛羽低聲哀求道:「汐凝,小姐她就是我的命,我不能讓她就這樣死了,求你看在你我相識一場的份上,幫我這最後一次1

顏汐凝看著眼前卑微至極的男人,鼻子一酸,哽咽道:「你為什麼這麼傻,她喜歡的人根本不是你,你這樣為她值得嗎?」

凌飛羽知道她這樣問,便算是應承他了,他帶著滿足的笑意,低聲道:「謝謝你,汐凝,我知道她喜歡的人不是我,但只要她好好活著,能幸福快樂,那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1他翻身上馬,最後對她道:「秦王的人很快就會找來這裡的,我還要去見小姐,就此別過。」他對她抱拳行禮,就像他們第一次見面那樣,顏汐凝看著他策馬飛奔而去身影,心中一片酸楚!儘管凌飛羽曾經對她有所隱瞞,她也明白,他從來就沒有想過要傷害她,他們一直都是朋友,如今他就這樣離開了,她說不難過那是騙人的,凌飛羽,如果這是你心中最後的希望,那麼,我便成全你吧,她抬起頭望向碧空如洗的天空,將快要落下的淚抑制下來。

秦王府的地牢之中,姚芊韻抱膝坐在一個角落處,她雙眼空洞地望著牢門,牢房中只有她一個人,彷彿她已經被這世間所遺忘一般。

突然有急促的腳步聲從上面傳來,越來越近,她站起身走到牢門邊,見到下來的人時,面色一變,急道;「凌飛羽,你來做什麼,你快走1

凌飛羽一劍斬斷了牢門的鎖鏈,將牢門打開,拉起她道:「小姐,我來救你出去,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姚芊韻看到他滿身的血跡,一看身上就不知道受了多少傷,鼻尖酸楚道:「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的,你何必救我。pbtxT」

凌飛羽搖搖頭,拉起她快步往外走,邊走邊道:「我們出去再說。」

他們剛出了地牢,便見外面圍滿了侍衛,為首的崔劍雲冷眼看著他們,冷聲道:「姚芊韻,刺殺秦王已經是死罪,你如今還想越獄而逃嗎?」

他陌生冷然的語氣刺痛了姚芊韻的心,她看著他手掌上纏著的白色繃帶,低聲道:「我沒想要逃,你放過凌飛羽,這一切與他無關。」

「一切與他無關?他劫持了顏姑娘,難道還想全身而退?」崔劍雲看著凌飛羽漠然道,「殿下已經帶人過去了,凌飛羽,你最好祈禱顏姑娘沒事,否則,殿下定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凌飛羽不理會他,看向姚芊韻柔聲道:「小姐,如果這次我們順利逃出去了,你願不願意隨我浪跡天涯?」

姚芊韻沒想到他現在竟然還在想這些,她動了動嘴唇,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崔劍雲看他完全無視自己的存在,大怒道:「將他們給我拿下。」

他一聲令下,侍衛們迅速地上前,凌飛羽眼神一變,他擁著姚芊韻,與他們纏鬥起來。

他的身法極快,雖然懷中還護著一個人,卻一點也不影響他出招,侍衛們在他猶如鬼魅般的身法攻擊下,很快便敗下陣來,凌飛羽在纏鬥的過程中也被刺了幾劍,他的衣裳被鮮血完全浸透,一片血紅,可他臉上卻沒有絲毫痛苦之色,彷彿他根本不曾受過傷一般,他冷冷地望著滿地的侍衛,帶著嘲諷的笑意看向崔劍雲道:「你們不是我的對手1那樣子猶如從地獄而來的修羅。

崔劍雲看著這樣的凌飛羽,心中驚怒難當,他拔劍怒道:「你休想帶走她。」

「由不得你。」凌飛羽高聲道,將手中的劍帶著十足的內力向崔劍雲射去,崔劍雲提劍擋開,氣息不穩地後退一步,再看過去時,凌飛羽已提氣縱身,攜著姚芊韻躍牆而出。

「將軍,怎麼辦?」地上受傷的侍衛痛苦低吟道,這個凌飛羽,功夫怎麼這麼厲害?

崔劍雲的臉色難看到極點,他握緊雙拳,厲聲道:「我不會讓他們逃走的,就算天涯海角,我也會把他們追回來。」

長安城郊,一匹馬背上駝著兩人,飛快地往前奔著,姚芊韻抬頭看著凌飛羽堅毅的下巴,他的臉色蒼白得嚇人,她沒想到,他竟然真的一個人將她從王府救出來了,她的心中帶著隱隱地不安,顫聲問道:「凌飛羽,你真的沒事嗎?你的傷口需要處理。」他身上的血到現在都還在流,來救她之前他就受了傷,如今更是傷上加傷。

凌飛羽駕著馬,緩緩停了下來,他想回答她,可是體內突然傳來排山倒海的痛意,他再也支撐不住,從馬上滾落下來。

姚芊韻嚇得面色大變,她快速翻身下馬,連滾帶爬地到了凌飛羽身邊將他扶到自己懷中,語帶哭腔道:「凌飛羽,你怎麼了,你別嚇我?」

凌飛羽緩緩地伸出手,輕撫她的臉龐,低語道:「小姐,如果這次我們順利逃出去了,你願不願意隨我浪跡天涯?」

姚芊韻哭泣道:「凌飛羽,你別說了,我現在就去找大夫救你,我去找顏汐凝,她醫術厲害,一定可以救你的。」

凌飛羽輕輕搖頭,低語道:「來不及了。」

天機草的藥力已過,如今毒性觸發,加上身上所受的傷,令他痛得生不如死,整個人縮成一團,手腳不可抑止地顫抖起來。

「凌飛羽,為什麼會這樣,你告訴我,你告訴我怎麼樣才能救你?」姚芊韻大哭道,前一刻他才如天神降臨般將她從王府帶出來,這一刻他卻脆弱地如此不堪一擊,她不知道他到底經歷了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凌飛羽強忍著遍布全身的痛楚,低喃道:「小姐1

「我在,我在這裡。」姚芊韻緊抱著他,急聲應道。

他的眼神已經帶了些渙散,他看向她,聲音低不可聞道:「對不起,我只能陪你到這裡了。」

「不,你不會有事的,我一定會找人救你的。」姚芊韻帶著哭腔,猛烈地搖頭道。

「小姐,你別擔心,汐凝答應了我,會保你一命,以後,你不要再報仇了,我希望你能做回以前那個開心快樂的小姐。」凌飛羽自顧自地說道,往昔的畫面在他眼前漸漸閃過,他是姚府一個婢女和人私通的私生子,從小受盡旁人的欺凌,曾經他差點被人打死,是她出現救了他,從此,她就是他生命中的陽光,他還記得他被天劍門選中要離開姚府時,她專程來為他送行,笑顏如花地對他道:「凌飛羽,你上山以後可不能偷懶啊,我等著你學成歸來后保護我,那樣,就沒人敢欺負我了。」

姚芊韻泣不成聲地低語道:「我答應你,我什麼都答應你,你也要答應我,你要活下來,不然你怎麼知道我有沒有食言呢?」

凌飛羽聽了她的話,嘴角微微勾起,眼中的光芒卻漸漸隱了下去,他知道自己再也無法支撐下去了,他從容地閉上眼睛,微不可聞道:「對不起,小姐,往後我不能再保護你了……」他的聲音漸漸隱沒,再無聲息。

「不1悲痛欲絕的聲音響徹曠野,姚芊韻瘋也似地搖著凌飛羽,高聲叫道:「凌飛羽,你睜開眼睛看看我,你問我願不願意和你浪跡天涯,我還沒答應你呢,你睜開眼睛,我們現在就走,過你想過的隱世生活,從此再也不問世事。」

回答她的,只有漫無邊際的風聲,那個曾經她嫌棄總跟著她,總想著教育她的男人,再也不會醒來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