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二十章 誤會重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章 誤會重重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剛走到山腳下,便看到百來號人的隊伍朝她所在的方向飛速而來,前面的一隊人騎著馬,後面跟著一架寬大的馬車,隊伍離她越來越近的時候,她也看到了隊伍前方的秦洛,很明顯,秦洛也看到了她,他一愣,招呼隊伍停了下來,策馬快速奔上前道:「顏姑娘,你沒受傷吧,凌飛羽呢?我們一得到消息就趕過來了1

顏汐凝搖搖頭,道:「凌飛羽把我扔在山上,自己先走了。」她看向隊伍后的馬車,低聲問道:「馬車裡的人是殿下嗎?」

秦洛臉色微不可察地一變,他回頭看了馬車一眼,方道:「顏姑娘,殿下怕你出事,執意要親自出來找你,他如今身體虛弱,還不能騎馬,只能乘馬車過來,之前瞞著你殿下醒來的事,也是怕你知道了會引起姚芊韻和凌飛羽的懷疑。」

「我知道了1顏汐凝低低地答道,她朝馬車緩緩走去,那隊人馬見她過來,紛紛識趣地讓開了道路,馬車的帘子慢慢打開,謝容華在旁邊侍衛的攙扶下一步一步走下馬車,二人四目相對,一時靜默無語,謝容華沉默了許久后,才開口問道:「有沒有受傷?凌飛羽人呢?」

顏汐凝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只是問道:「殿下,你可以告訴我,你是什麼時候醒過來的嗎?」

謝容華的目光微微一凝,他似是有些不敢看她,答道:「比你早一天1

顏汐凝笑了起來,她這幾日的寢食難安好像都變成了一個笑話一般,他如今看她,是不是就和跳樑小丑一樣呢。

謝容華看了她的樣子,解釋道:「汐凝,我這樣做,只是想讓你認清凌飛羽的真面目,他從一開始接近你就是有目的的,他想利用你對付我。」

「殿下何苦這樣以己之心度人之心,你根本不了解凌飛羽,他若真想用我來對付你,我現在就不會站在你面前。」顏汐凝打斷他道,想到他的隱瞞,譏諷的話便不受控制地脫口而出:「凌飛羽從來沒有想過利用我來對你,倒是殿下,我這顆棋子你用得還算順手吧1

謝容華沒想到她竟然到現在還幫著凌飛羽說話,一時也惱了,厲聲道:「我不想在這裡和你吵,總之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好,我不能讓居心叵測的人留在你身邊。」他說完,轉身進了馬車,不再言語。

秦洛見狀上前,小聲道:「顏姑娘,殿下真的不是有意要騙你的,你不知道,他剛醒來第一個要見的人就是你,你別和殿下置氣了。」

顏汐凝鼻子一酸,她也想好好和他說話,可是想起自己這段時日為他的擔驚受怕,心中就覺得委屈,不管他的初衷是什麼,他都利用了自己,不是嗎?

謝容華上了馬車,見她沒有跟上來,眉頭輕皺,他再次掀開車簾,直直地望向車外站立的顏汐凝,秦洛見狀,急忙勸道:「姑娘,快上車吧,我們這裡沒有多的馬?若姑娘要自己走回長安城,怕是天黑都走不到。」

顏汐凝靜默片刻,終究還是朝馬車走去,她上了馬車以後,謝容華便閉目假寐了,一點要和她說話的意思都沒有,他的面色還泛著隱隱的蒼白,伴著壓抑隱忍的咳嗽,他拖著病體一路而來,怕是也沒少受折騰,顏汐凝想靠近看看他,終究還是落不下面子,隱忍了下來。

馬車緩緩駛動,大隊人馬開始返回長安,走到半路之時,有王府留守的侍衛急急來報,說凌飛羽闖入地牢將姚芊韻劫走,崔劍雲已經帶兵追過去了。

謝容華聽了他的話,只是微微睜開雙眼,輕喃道:「調虎離山……」他看了顏汐凝一眼,沒再多說什麼,只讓隊伍繼續前進。

顏汐凝聽了侍衛的報告,心中滿是不安,凌飛羽中了天機草的毒,根本支撐不了多久,他們恐怕很快就會被抓回來,想到她答應凌飛羽的事,她將懷中的信緊了緊,在下山的時候,她才發現凌飛羽不知道什麼時候在她身上放了一封信,那信上將他與姚家的關係,刺殺謝容華的行動寫的清清楚楚,她知道,他是真的決定要把所有的罪責都一力扛下了。

馬車到達秦王府時,崔劍雲已經等在王府門外了,謝容華下了馬車,問他道:「人抓回來了嗎?」

崔劍雲點點頭,答道:「屬下已經將姚芊韻帶回來了,至於凌飛羽……」他頓了頓,才低語道:「他死了1

「死了?」謝容華聽了他的話一怔,隨即轉身看向顏汐凝,見她臉上一片平靜之色,才放下心來,他疲憊地擺手,道:「本王累了,你今日好好準備一封奏摺,將此事原原本本地稟告父皇吧。」

「是1崔劍雲答道,恭送他離開,顏汐凝等謝容華走了,才走到崔劍雲身邊問道:「崔將軍,你真的,真的要把姚芊韻交給陛下處置嗎?」畏罪潛逃,刺殺秦王,迷惑朝廷重臣,她犯的,條條都是死罪,崔劍雲不可能不知道把她交給謝雲處置,必死無疑。

崔劍雲看了她一眼,苦笑搖頭道:「我以為,顏姑娘關心的會是凌飛羽,沒想到你最先問我的竟然是姚芊韻的事。」

顏汐凝的眼神落寞下來,低語道:「我知道凌飛羽服食了天機草,活不了多久的。」

「天機草?」崔劍雲疑惑道,他趕到的時候,凌飛羽已經死了,姚芊韻也哭得昏死過去,他便先把姚芊韻帶回了王府。

「一種可以讓人在短時間內力暴漲,並且失去知覺的草藥,同時,也是一種劇毒,服食后若不立即將毒逼出來,必死無疑。」顏汐凝嘆息著解釋道。

崔劍雲聽了他的話,明白過來為何凌飛羽會突然變得如此厲害,原來是因為那草藥,他是為了救姚芊韻才甘願赴死嗎?想到他們,他的心中憋悶起來。

「崔將軍,你真的不打算向殿下求求情嗎?姚芊韻畢竟是你的……」顏汐凝開口道,若他願意幫忙,在謝容華面前,她也好求情些。

「姑娘不必多言,我身為臣子,斷不會為忤逆犯上之輩求情的,哪怕,她曾是我深愛至深的女子。」崔劍雲面色堅決道,他曾經對她有多愛,如今便有多傷,就像謝容華說的,他絕不能為了她,讓他和謝容華之間生了嫌隙,她不值得!

顏汐凝見他如此,知道多說也無意,便向他告辭先回房去了,看來,這事只能由她自己去做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