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二十一章 兩不相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一章 兩不相欠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回到房間時,幻琴匆忙迎了上來,擔心道:「姑娘,你沒事吧,今日真是嚇死我了,想不到崔夫人竟然會是姚家的小姐1

顏汐凝搖搖頭,低聲道:「我沒事。」

她看向謝容華房間的方向,問道:「殿下怎麼樣了?」

「太醫說殿下奔波一路受了累,讓他早點休息,剛剛端了葯過去,如今應該在伺候殿下喝葯。」幻琴答道。

顏汐凝沉吟片刻,道:「我換身衣服,便過去見他。」她必須要趕在明日早朝前,讓他改變主意,否則,姚芊韻真的只有死路一條了。

顏汐凝揣著信忐忑不安地往謝容華的房間走去,秦洛在門外看見她過來,高興道:「顏姑娘,你來了,我就說,你就算氣殿下瞞著你他醒來的事,也一定會放心不下他的,畢竟,這秦王府,沒人比你更關心殿下的身體。」他想到謝容華回屋以後老是往外張望看顏汐凝有沒有跟過來的情形,不由暗笑道,殿下這下心裡該高興了吧。

顏汐凝沉默了會兒,低聲問道:「殿下休息了嗎?」

「還沒有呢,一直在等著姑娘。」秦洛說著,為她推開門,顏汐凝遲疑片刻,終是走了進去。

謝容華靠在床邊翻著手中的書卷,見她進來,抬頭淡淡看了她一眼,目光便又返回到書卷之上。

顏汐凝躊躇片刻,低聲喚道:「殿下1

謝容華眉頭微皺,到現在,她還是不願意直呼他的名字,她叫他殿下,總讓他覺得,他和她之間隔了千山萬水。他放下手中的書卷,看向她道:「有什麼事嗎?」

「你,你的身體感覺怎麼樣?」顏汐凝問道。

謝容華伸出手腕,抬眉看向她,她識趣地上前為他號脈,脈象平穩,並無異常,她鬆開手,道:「沒什麼大礙。」

謝容華看她局促的樣子,突然笑了起來,道:「我一直都有按照薛太醫的囑咐服藥。」這條命是你救回來的,我不會不珍惜。

顏汐凝看他心情似乎還不錯,大著膽子開口道:「殿下,我有一件事想求你?」

謝容華詫異地看向她,笑道:「你難得在我面前用上求字,什麼事你說吧,若我能辦到,一定會盡量滿足你1

他現在似乎很好說話?顏汐凝放心下來,輕聲開口道:「既然如今你沒事,凌飛羽也死了,那你可不可以饒了姚芊韻一命1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臉上的笑意散去,他冷著臉看向她,再次問道:「你說什麼?」

顏汐凝將懷中藏著的信遞給他,低聲道:「凌飛羽將所有的罪狀都認了,姚芊韻如今的身份你也知道,她不過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對你再構不成什麼威脅,你就饒她一命吧,若你對她不放心,可以找人將她看管起來。」

謝容華沒有接過她的信,他看著她,冷聲道:「顏汐凝,她處心積慮地想要我的命,你如今卻來跟我求情,要我放過她?你和她的關係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

顏汐凝沉默著,正不知該如何回他,他突然將她一把扯進,呼吸噴洒在她的臉上,隱忍著怒意道:「還是說,你是受了凌飛羽臨終時的囑託,所以如今才低聲下氣地在我面前為姚芊韻求情1

「她是凌飛羽拼盡性命也想保護的人,我答應了凌飛羽,我不能有負他的所託。」顏汐凝閉上眼,大著膽子道。

謝容華一把推開她,顏汐凝站立不穩跌坐在地上,頭頂上傳來謝容華無比寒涼的聲音:「顏汐凝,你就這麼愛他,哪怕他騙了你,哪怕他愛的另有其人,在他死後,你也要為他守護他心愛的女人?」

他剛說完,便抑制不住地咳嗽起來,顏汐凝慌忙爬起身,欲幫他止咳,卻被他一把揮開:「走開,我不要你的憐憫。」他的咳聲很快將留守的太醫引了過來,太醫手忙腳亂地為他止住咳嗽,見他和顏汐凝間的氣氛不妙,也不敢妄加多言。

謝容華緩過勁來后,讓他們都出去,太醫為難道:「殿下1

謝容華隱含怒意的目光看向他們,太醫頓時不敢再多言,識趣地退了下去。

「信呢?」謝容華看著顏汐凝,語氣淡漠地道。

顏汐凝看他方才還那麼憤怒,如今卻又這麼平靜,她的心中滿是不安,將一直捏在手中的信件小心地遞給他。

謝容華接過信,在展開之前看著她,帶著自嘲之意問道:「顏汐凝,知道我為什麼非要在身體還沒好的時候,便出手除掉凌飛羽和姚芊韻嗎?」

顏汐凝看向他,等著他的回答,他卻沒有再說下去,他一邊看著手中的信,一邊承諾道:「這次你救了我的命,既然你執意替她求情,那我便饒她一命,就當,報答你的恩情。」

他的話語中不帶絲毫的感情色彩,雖然他答應了放姚芊韻一馬,卻並沒讓顏汐凝覺得開心,反而像是胸口被什麼堵住一樣,讓她喘不過氣來。

「謝謝殿下1她聲音乾澀地道謝。

他看完信后,將信收好,靠著床邊緩緩閉上眼睛,輕聲道:「顏汐凝,我累了,你走吧1

「那你好好休息,我明日再來看你1顏汐凝心中正鬆了口氣,他卻低聲答道:「我不是讓你回房,明日你見了姚芊韻,便回你的醫館去吧,這裡有薛太醫照看著,往後,我們都不必見面了。」

顏汐凝瞪大眼睛,沒想到他會在這個時候趕她走:「殿下,我……」

「秦洛1不等顏汐凝說話,他已高聲喚道。

秦洛就守在院外,屋裡鬧了這麼大動靜,他的心早就提得老高,如今聽到謝容華的傳喚,急忙走進來,道:「殿下有什麼吩咐?」

「送顏姑娘離開1他的語氣不容拒絕,秦洛不安地看了顏汐凝一眼,道:「顏姑娘,走吧1

顏汐凝怔怔地看著他,啞著嗓子喚道:「容華……」我們真的非走到這一步不可嗎?

謝容華身形一僵,卻並沒有睜開眼睛,他帶著怒意道:「秦洛,你還愣著做什麼?」

秦洛聞言,為難地看向顏汐凝,顏汐凝咬緊牙關,轉身大步離開,轉身的一剎那,眼淚迷濛了她的雙眼,她不明白,她和他之間怎麼就弄成了這個樣子,這次,他是真的不想再見到她了吧,是啊,他說用姚芊韻的命來還她的恩情,那麼,從今往後,她和他之間,再沒有誰欠誰什麼?兩不相欠,也再無瓜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