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二十三章 離開王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三章 離開王府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會1崔劍雲毫不猶豫道,「我說過,我不能因為她和殿下間生了嫌隙,如果非要在她和殿下之間做一個選擇,我只能選擇殿下。pBtxt」

聽了他的答案,顏汐凝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她搖頭道:「秦王殿下有你這樣的下屬,也真是三生有幸了。」

崔劍雲看了她一眼,學著她的語氣道:「秦王殿下有你這樣的愛人,也算是前世之劫了1

「你……」他的話讓顏汐凝心裡難受起來,崔劍雲卻不給她多說的機會,他對她抱了抱拳,高聲道:「顏姑娘,就此別過,後會有期。」

顏汐凝看著崔劍雲遠去的身影,心中苦澀難當,也許謝容華身邊的人都會覺得她是他的劫數吧,她苦笑著暗道,她這個劫數很快就要被掃地出門了,想必她一走,他們便都可以放心下來。

顏汐凝回到住處,便見幻琴抱著她的包袱,有些局促地看向她,顏汐凝指了指她手上的包袱,問道:「這是給我收拾的?」

幻琴十分為難地看著她道:「姑娘,秦總管說姑娘今日就要離開王府,讓我把姑娘的行李收拾好,我,我也不想這樣的……」

顏汐凝看她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反過來安慰她道:「我又沒有說什麼!我知道這不是你的意思,你放心,我不會怪你的。」

「一直都好好的,怎麼殿下就要讓姑娘離開王府了呢?」幻琴哭喪著臉道。

「也許是討厭我了吧。」顏汐凝苦笑著道,很快卻又放鬆下來,她接過幻琴手中的包袱,道:「反正早晚都要離開的,如今離開,也算不得壞事,幻琴,我走以後,你還會回公主府嗎?」

「我也不知道,公主如今也不在長安,我一切都聽秦王殿下的安排,反正姑娘又不在,我在公主府,還是在秦王府,又有什麼區別?」幻琴迷茫著道。Pbtxt

「既然這麼捨不得我,那我帶你走好不好?」顏汐凝開玩笑道。

「真的?」幻琴睜大雙眼看向她,高興道:「好啊,姑娘去和殿下說說,我喜歡跟著姑娘1

顏汐凝見她當了真,趕緊說道:「我開玩笑的,你一個公主府的高等侍女,不管留在公主府,還是在秦王府,都比跟著我受苦好千百倍,外面的世界,生存可是很艱難的。」

「既然如此,姑娘當初為何離開公主府?就算是現在,若是姑娘肯和殿下服個軟,殿下也一定捨不得姑娘在外面受苦的。」幻琴著急道。

「也許,我就是喜歡苦中作樂吧。」顏汐凝低笑道,「子非魚,焉知魚之樂,我們都有自己的道路要走,這條路是我自己選的,再難我也會走下去。」

她背起包袱,瀟洒道:「幻琴,我走了,你若是有空,隨時可以來寒水堂找我。」

「姑娘,我送你出去1幻琴答道。

顏汐凝揮揮手,咧嘴笑道:「不用了,我也在這裡呆了不短的日子了,不至於連王府大門都找不到,你放心,我不會走丟的。」

幻琴依依不捨地看著她離開,等見不到她的身影后,她方動身去謝容華那邊復命。

謝容華正在書房裡面批閱公文,雖然他如今才醒過來沒多久,卻早已打算不久后便要再次出征西秦,上一次的慘敗,讓他這次不得不小心謹慎許多,不過因為要調養身體,他也只是看一些最緊要的軍務罷了,見幻琴進來,他停下手中的筆,問道:「人走了?」

「顏姑娘放了崔夫人後,我按照秦總管的吩咐為她收拾了行李,顏姑娘取了行李已經離開了。」幻琴俯身答道。

「她走之前,有沒有說什麼?」雖然是自己要她走的,他卻還是忍不住問道。

「姑娘說,子非魚,焉知魚之樂,這條路是她自己選的,再難她也會走下去。」幻琴一邊回想一邊答道。

啪地一聲,謝容華手中的筆折成兩段,他鐵青著臉,冷笑道:「好個子非魚,焉知魚之樂。」

秦洛擔心地看著他,道:「殿下,我幫你換支筆吧。」

「不必了,你們都下去。」謝容華冷聲道,也不知是在生顏汐凝的氣,還是在氣他自己的氣。

秦洛帶著幻琴退下,將門小心翼翼地關上,幻琴看著她,低聲問道:「秦總管,顏姑娘和殿下怎麼就成了水火不容的樣子了呢?」

秦洛瞪了她一眼,怒道:「我怎麼知道?」他心中惱道,還不如殿下昏迷著的時候呢,那時至少沒這麼多鬧心的事。

顏汐凝回到醫館,齊大夫趕忙迎上前來,驚詫道:「汐凝,你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顏汐凝輕輕笑道。

「你這些日子去哪裡了?問凌飛羽,他只說你一個朋友病了,你去為他治病,什麼朋友啊?你連知會一聲的時間都沒有?」齊大夫問道。

「一個在長安的故友而已,說了齊爺爺你也不認識,他病來得又凶又急,我得守著他,便沒能及時回來告訴你們了。」顏汐凝含糊其辭道。

「哦,那如今他已經好了,你也就回來了。」齊大夫明白過來,點頭道,「對了,凌飛羽人呢?我都三日沒看到他了,不會又是躲到哪兒偷懶去了吧。」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鼻尖一酸,卻強笑道:「他和我說找到了他要找的人,要帶她離開長安,去浪跡天涯了。」這是他最想要的生活吧。

「什麼?」齊大夫臉色氣的難看起來,「這個死小子,要走也不說一聲,我好去找另外的夥計啊1說著說著,聲音就難過了起來。

明達和春嬸聽說她回來了,剛從後院出來,便聽到顏汐凝說凌飛羽的事情,明達有些慌張地上前問道:「師父,你說凌大哥去浪跡天涯了,那他還會回來看我們嗎?」

顏汐凝心中酸楚,別過頭道:「他沒說,我想大概不會回來了吧。」

明達聽了她的話,跟著難過起來,卻又很快胸有成竹道:「如果凌大哥想我們了,一定會回來的。」

原本難過著的齊大夫和春嬸聽了他的話,都緩了過來,春嬸扶著明達的肩,回道:「明達說得對,反正凌公子只是浪跡天涯,又不是不在人世了,這天下這麼大,早晚有一日他會再回到長安的,到時一定會來找我們的。」

顏汐凝看著他們滿臉的希冀,咽下心中的苦澀,不敢告訴他們實情,只附和著他們道:「對啊,說不定走著走著,哪天就走回長安了也不一定。」

寒水堂悲傷的氣氛漸漸消失,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就好像,凌飛羽真的只是浪跡天涯去了,總有一天會回來一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