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二十四章 請旨隨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四章 請旨隨軍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這一個月以來,顏汐凝每日都很忙碌,除了看病治人,也認真地將自己的所學所知一一教授給明達,因為凌飛羽不在了,她和齊大夫招了新的夥計來醫館幫忙,在她和齊大夫的悉心經營下,醫館的生意也漸漸有了起色,比她剛剛開張的時候好了很多,她強迫自己不去打聽任何和謝容華有關的消息,與那個世界徹底斷了聯繫,她以為,日子會這樣日復一日地過下去,以後的生活,再不會和他之間有一絲一毫的交集,卻沒想到一個月後,會有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前來找她。pbtxt

顏汐凝如往常一樣在醫館忙碌了一天之後準備關門打烊,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止住了她的動作:「顏姑娘,可還記得在下?」

顏汐凝抬頭望去,見來人蓄著短須,穿著一身粗麻布衣,一雙眼睛彷彿能看穿世間萬物,有幾分世外高人的味道,看著有些眼熟,顏汐凝想了許久,猶豫著道:「你是,張玄策張先生?」

張玄策笑著摸了摸自己的短須,道:「我與姑娘只見過一面,沒想到姑娘還能記得在下。」

顏汐凝笑了笑,道:」先生氣質迥然與常人,雖與先生只有一面之緣,但就那一面,也讓汐凝印象深刻1她想起在軍營見他的情形,謝容華對他很尊敬,他想必不是普通人,只是不知道來找她做什麼?她躊躇道:「先生來汐凝的醫館,是身體有哪裡不適嗎?」

張玄策低笑著搖頭道:「我找姑娘確實有事,但是卻不是為了治玻」

顏汐凝帶著幾分忐忑邀他進了寒水堂,親手為他沏了茶,遞給他道:「先生請喝茶1

張玄策吹了浮在水面的茶沫,輕輕喝了一口,贊道:「想不到姑娘醫館里還藏了這樣的好茶,喝著倒不比秦王府的明前龍井差。pbtxT」

他突然提到秦王府,讓顏汐凝心頭一突,她苦笑道:「張先生不必抬舉我了,這不過是普通的茶水罷了。」

「能將普通的茶葉泡出明前龍井的味道,只能說明沏茶的人有一番真功夫了,顏姑娘不必謙虛,不知道秦王殿下有沒有嘗過姑娘的茶。」張玄策笑著道。

顏汐凝見他話里話外不是秦王府便是秦王殿下,終於忍不住道:「張先生不必和我拐彎抹角,有話但說無妨。」她頓了頓,道:「是秦王殿下讓你來的嗎?」

張玄策搖搖頭,微不可聞地嘆了一聲。

顏汐凝心中一緊,忍不住問道:「是秦王殿下出事了嗎?」

張玄策看著她緊張的樣子,不由笑道:「姑娘這麼擔心秦王殿下,何不自己親自去看看。」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嘴角溢出苦澀的笑容:「他不會想見到我的。」

張玄策倒沒繼續逗弄她,他凝重道:「經過這個月的修養,殿下的身體已經基本痊癒了,只是……」

「只是什麼?」顏汐凝看他欲言又止的樣子,不由問道。

「張褚暴斃而亡后,他的兒子張善仁即位,因是匆忙即位,所以這幾個月他並未有什麼動作,想是在肅清內部,不過前幾日高墉城的探子傳回消息,說是他在大量囤積糧草,看來再過不久,魏秦便會再有戰事發生,我們如今已失了高墉城,若再失一城,恐怕民心軍心都會動遙」張玄策緩緩說道。

「所以,陛下要派秦王殿下去和張善仁交戰?」顏汐凝皺眉道:「他的病不過才剛剛有了起色,如今身體根本沒養好,現在他怎麼能上戰常」

「顏姑娘,你錯了,不是陛下要殿下去的,陛下也知道殿下如今的身體不適合上戰場,可是殿下主動請纓,一定要親自指揮,他說,高墉城是在他手上丟掉的,他有責任把他奪回來,甚至……」張玄策嘆道。

「甚至什麼?」顏汐凝急聲問道,聲音帶著顫抖。

「殿下甚至在陛下面前立下了軍令狀,說如果這次再敗,他便提頭來見陛下。」張玄策答道。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神色一緊,她將指甲嵌入掌心之中,待心緒平靜下來,才問張玄策:「張先生,你來這裡,想必不是為了簡單的告訴我這些事吧?是希望我能幫上什麼忙嗎?」

張玄策點點頭,對顏汐凝道:「不錯,我想帶姑娘進宮面聖,希望姑娘能向陛下毛遂自薦,隨軍出征為殿下調養身體,保證殿下的身體能在與張善仁交戰前康復1

「隨軍出征?」顏汐凝驚詫地睜大眼睛,沒想到他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她低頭輕聲道:「可是,我是一個女子,就是向陛下毛遂自薦了,他恐怕也不會同意吧1

張玄策聽了她的顧慮,搖頭道:「這次殿下能夠險象環生,最大的功臣除了薛太醫,便是顏姑娘你了,薛太醫如今年事已高,經不起行軍打仗的折騰,所以,沒有比姑娘更好的人選,只要姑娘願意,陛下一定會同意的,原本薛太醫是想直接和陛下建議讓姑娘去的,但我想此事重大,我還是必須要先徵得姑娘的同意才可以,畢竟戰場上危機四伏,隨時都會有性命之憂。」

「可是,若是秦王殿下不同意呢?」顏汐凝絞著手指,苦笑道:」先生也許不知道,一個月之前,我與殿下鬧翻了,他見到我恐怕就會趕我走了,又怎麼可能允許我為他調養身體,隨軍出征呢。「

張玄策聽了她的話,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難怪……」難怪在謝容華面前提到顏汐凝時他的臉色那麼難看,他低頭沉思了片刻,道:「若姑娘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安排姑娘用另一個身份入軍營。」

顏汐凝詫異地看向他,問道:「什麼身份?」

「姑娘先隨我進宮請了旨,很快便會知道了1張玄策看著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翌日,顏汐凝隨張玄策進宮向謝雲請旨,謝雲聽了她的請求后,眉頭舒展開來,笑道:「顏姑娘既然願意,朕自然不會阻攔你,只是姑娘之前為容華以身試藥,如今身體可還有大礙?」

顏汐凝搖搖頭,道:「已經沒有大礙了,陛下請放寬心。」

「如此便好1謝雲笑道,他之前沒想到把這事交給她,一是她女子的身份,二便是她之前曾經以身試藥,他不能確定她的身體是否好了,不過如今她毛遂自薦,他又想到她對謝容華的一片痴心,有她去,定會想方設法調養好謝容華身體的,他想到此處,他低聲笑道:「顏姑娘做了這麼多,朕也該嘉獎,姑娘想要什麼賞賜,或者想要什麼人?現在都可以和朕提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