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二十五章 初入左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五章 初入左軍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strong顏汐凝聽了他的話怔了怔,她抬頭看向那個高坐在龍椅上男人,他一臉和顏悅色地看著自己,似乎真的她要什麼都會滿足她一般,想到他方才話語之中的暗示,她的內心一片恍惚,尚喜見她久久不說話,提醒道:「顏姑娘,陛下問你想要什麼獎賞呢?姑娘想好了就趕緊告訴陛下啊,這大好機會可不會有下次的1

顏汐凝經他的提醒,腦中漸漸清晰過來,她看了一眼張玄策,他微微笑著對她點頭示意,顏汐凝回過頭,對著龍椅上的男人俯首叩頭道:「草民多謝陛下恩賜,聽說天下間最寶貴的醫書都藏書於太中,此次隨軍回長安后,草民想請陛下賜草民一塊可以隨時出入太醫署的令牌,允許草民隨意翻閱太醫署中的藏書1

謝雲聽了她的話先是一愣,隨即笑道:「這自然不是難事,朕現在就可以賜你令牌,只是這便是姑娘所求了?你沒有別的想要的了嗎?」

顏汐凝搖搖頭,誠心道:「除此之外,草民別無所求1

「嗯,既然你沒有別的要求了,那朕現在就下讓你隨軍出征的聖旨1謝雲說著看向張玄策,沉聲道:「你回去告訴秦王,就說朕下了聖旨,讓顏汐凝隨軍出征,一路照料他,他若是不同意,便將虎符交回來,朕另外安排人出征,他也不必去西秦了。pbtxtlwxs520」

「是1張玄策答道,隨即和顏汐凝一起告退離開。

他們離開后,尚喜對謝雲疑惑道:「真是奇怪了,方才陛下媚敲疵饗粵耍我還以為顏姑娘會求陛下讓她一直跟著秦王殿下呢?她居然求了那麼一件不痛不癢的事情1

謝雲微微搖頭,低聲嘆道:「也許我們都想錯了,她會那麼對容華別有隱情,並非是為了兒女私情,否則她沒道理放過這次的機會,這也許是她唯一的一次成為秦王側妃的機會1他也是考慮了許久才給她這次機會的,畢竟她的身份,做秦王側妃實在有些委屈容華!

出了皇宮,顏汐凝與張玄策告別道:「接下來就有勞張先生幫忙了,我先回寒水堂收拾東西1

張玄策點點頭,若有所思地看著她離去的背影,顏汐凝一路上都很平靜,方才大殿之上陛下話中的弦外之音,他不信顏汐凝沒聽出來,他很意外,她竟然放棄了這麼好的名正言順留在殿下身邊的機會,依他的觀察,這個女人心中不可能沒有殿下,否則今日也不會同他進宮了,只是為什麼?他暗自搖頭,心中暗道,或許,是她不懂女人吧!

顏汐凝回到寒水堂,和齊大夫他們並未說是隨軍出征,只說是有急事要出趟遠門,醫館和教授明達的事拜託齊大夫幫忙,齊大夫聽了她的話有些不高興,抱怨道:「三天兩頭人都不在醫館,才回來一個月又要出去,把這麼個醫館就扔給我這一老頭,這老的老小的小的,這樣下去這寒水堂早晚關門大吉。pBtxt」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只能抱歉地笑笑,她知道齊大夫雖然有諸多怨言,但埋怨歸埋怨,他還是會好好看顧好醫館的。

第二日,張玄策坐馬車來接顏汐凝,她帶著微薄的行李上了馬車,張玄策遞給他一個面具,道:「難為姑娘了,進軍營之後,姑娘的名字就叫薛顏,是薛大人的大女兒,小時候被一場大火毀了容貌,從此以後深入淺出,潛心研究醫術,因為容貌被毀,所以都是帶著面具示人。」

顏汐凝聽他給自己編的身份,笑著道:「先生這故事還真是有理有據,如果是薛大人的女兒,那會醫術自然是理所當然的,難為薛大人肯幫忙。」她吃了改變聲音的葯,現在聲音嘶啞,和以前的聲音天差地別。

「薛大人真心欣賞姑娘的醫術和為人,自然願意幫這個忙,況且這也不全算謊話,薛大人之前確實有一個女兒,聽說小時候聰明伶俐,學醫天賦極高,可惜葬身於一場大火之中,也是因為大女兒的慘死,薛大人才會異常寵溺小女兒,她不喜歡學醫,薛大人也從來不逼她。」張玄策答道,「姑娘進了軍中后,若有任何需要儘管來找我,軍中生活艱辛,我會儘力照顧姑娘的。」

「謝謝。」顏汐凝輕聲道,二人說話間,馬車已經駛到軍營的大門,顏汐凝帶好面具后,隨張玄策下了馬車。

在張玄策的帶領下,顏汐凝暢通無阻地入了軍營,路上遇見巡營的士兵都會停下對張玄策行禮,看到顏汐凝時眼中有一閃而過的詫異之色,卻並不開口詢問,彷彿對軍中出現女子也並不感到意外。

他們來到主帥營外,被營外守著的兩個士兵攔住:「參軍,元帥如今不在帳中。」

這個時間謝容華不在帳中倒是讓張玄策有些詫異:「元帥現在人在哪裡?」

「在校場,參軍需要小的過去通報嗎?」士兵答道。

「不必了,我們自己過去。」張玄策答道,轉身對顏汐凝道:「薛姑娘,我們走吧。」

卻見顏汐凝並沒有動作,只得再叫了聲:「薛姑娘。」

顏汐凝彷彿突然意識到他在叫自己,有些猶耘先生,我,這樣真的沒問題嗎?」她離謝容華越近,心裡就越慌,他那麼聰明的一個人,真的不會認出她嗎?若是當場揭穿趕她走,那她情何以堪。

張玄策皺了皺眉,道:「姑娘,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況且我承諾過姑娘,一切罪責由我一力承當,姑娘不必多慮,該怎麼說怎麼做,如常就好。」

顏汐凝吸了口氣,點點頭,道:「是我不對,讓大人憂心了,我們走吧。」

張玄策點點頭,帶著她往校場而去,顏汐凝遠遠地就看見了謝容華的背影,他穿著盔甲,頭髮一絲不苟地梳成了髻,身姿挺拔地站在那裡,給人一種無形的魄力。

走得越近,校場上打鬥和吶喊的聲音越明顯,顏汐凝望過去,發現一個少年被五個軍士圍困其中,以一敵五,走得近了才認出那個少年竟然是謝靈禎,她有些擔心地正欲喚他的名字,突然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身份,堪堪收住了欲出口的喊聲。

兩人來到謝容華身後,張玄策開口道:「元帥。」

謝容華聽見他的聲音,緩緩回頭,對張玄策點點頭道:「你來了。」注意到他身邊站著的女子,他一瞬不瞬地盯著她,眼中滿是探究的神色。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