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二十六章 救治靈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六章 救治靈禎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的一顆心快地彷彿要跳出來般,面具下的臉糾結在一起,握在身側的手溢滿了汗漬,她聽見張玄策在她赦位是薛大人的女兒薛顏姑娘。pBtxt」說完示意顏汐凝行禮。

顏汐凝慌忙上前行禮,顫抖著聲音道:「臣女薛顏……參見秦王殿下。」她的聲音結結巴巴的,足見她此刻的緊張。

「薛顏?薛大人的女兒不是叫薛采月嗎?什麼時候多了個女兒出來。」謝容華的聲音淡淡的,不辨喜怒。

「這是老臣的大女兒,采月是老臣的小女兒,顏兒因為小時候家中變故毀了容貌,所以深入簡出,幾乎不在外人面前露面,殿下不知道她也是自然。」薛解的聲音響起,顏汐凝才發現原來他也在這裡,她看著走近的薛解,聲音有些不自然地道:「爹。」

薛解點點頭,摸摸她的頭,寬慰她道:「不必緊張,殿下為人謙和,不會為難你的。」

謝容華輕笑道:「是嗎?既然深入簡出,為何會來這軍營之中,軍營可不歡迎女子。」

張玄策和薛解互望一眼,張玄策突然跪下道:「啟稟元帥,臣斗膽求了陛下口諭,讓薛顏姑娘隨軍出征。」

謝容華聽了他的話倒沒動怒,卻也沒讓他起身,只道:「你倒是先斬後奏,想用父皇的口諭來壓本王嗎?若本王不願,有父皇的口諭本王也不會帶上她。」

薛解聽了這話,也跪了下來,顏汐凝見狀,跟著一起跪下,沉默不語。

薛解蒼老的聲音響起:「殿下,如今殿下的身體還未完全康復,行軍的路上隨時會有舊病複發的可能,軍中雖有軍醫,可他們對殿下的身體和病情的了解畢竟不夠,原本應當老臣隨殿下一同出征的,無奈老臣年事已高,力不從心,怕隨殿下出征幫不上忙,反倒成了軍中的拖累,顏兒年紀雖小,卻從小跟在老臣身邊學醫,盡得老臣真傳,老臣給殿下治病之時,回家后也時常與她討論,相信除了臣,沒有人會比她更了解殿下的病情,有顏兒在殿下身邊,一定能使殿下早日康復的。pbtxt」

謝容華聽了他的話,沉默了片刻,道:「這裡不是靖平公主的軍隊,本王的軍中沒有專門為女子設置的特權……」

「我不需要特權,殿下一切如常就好。」顏汐凝突然抬頭,看著他開口道:「薛顏絕不會拖大軍後腿。」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緩緩走到她面前,盯著她一字一句道:「軍中生活艱辛,行軍途中甚至會有生命危險,本王不會對你有特別的照顧,你確定要跟著本王?不後悔?」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眼中綻放出別樣的光彩,她堅定地道:「我願跟隨殿下,絕不後悔。」

謝容華正欲開口,身後的打鬥聲突然消逝,他回頭,見安排的五個士兵已全部倒地,謝靈禎身上大傷小傷不斷,他一步一步地走到他面前,失血蒼白的臉上裂開大大的笑容:「二哥,我贏了他們,你可不要食言,這次行軍,帶上我。」說完話,身體撐不住向下倒去,謝容華急忙伸手扶住他。

「薛姑娘,讓本王看看你的本事,看看你是否有資格留在軍中。」謝容華突然抬頭望向顏汐凝。

顏汐凝一瞬間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她站起身,急忙跑到謝靈禎身邊扶住他,謝容華見狀收了手,轉身將張玄策和薛解叫起身,帶著他們正欲離開時,身後傳來女子帶著擔憂的聲音:「燕王殿下,你先服下這補氣養血的藥丸,我扶你回營帳。」

謝容華身形一僵,回過頭盯著不遠處的那對男女,女子正從一個藥瓶中倒出藥丸,將它塞入男子的口中,他靜靜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眼中帶著猶疑複雜之色,張玄策適時在他身邊提醒道:「元帥1

謝容華回過神來,對他高聲道:「回大營。」

謝靈禎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眼前出現一個模糊地女子身影,他開口道:「汐凝姐。」

顏汐凝聽到他的聲音趕緊走到身前,查看他的身體狀況,謝靈禎欲起身,被顏汐凝攔住:「你傷得很重,現在還不能動。」

聽著全然陌生的聲音,看著近在咫尺的銀色面具,他才意識道自己認錯了人:「你不是汐凝姐,你是誰?」

顏汐凝嘆了口氣,解釋道:「我叫薛顏,是秦王殿下讓我來照顧你的,你忘記了?」

謝靈禎聽她這樣說,才突然想起來之前的事,他通過了二哥給他安排的考驗,然後吃了這個女人給他的葯,便支撐不住昏了過去,現在已經回到了自己的營帳之中,好像確實是二哥讓她醫治自己的,他皺了皺眉,咕噥道:「為什麼是你,不是汐凝姐呢?」

顏汐凝看他記掛著自己,心中一陣暖流躺過,可是她現在還不能在他面前表露她的身份,她想了想開口道:「我不知道你說的汐凝姐是誰,是我爹安排我來的,我爹是太醫院的院正,我的醫術雖然比不上他,但是你放心,我一定會治好你的,對了,你的那個汐凝姐也會醫術嗎?我倒是很想見一見她。」

謝靈禎看了她一眼,有些不屑道:「你爹是院正又如何,我汐凝姐的醫術肯定比你強。」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嘴角不由彎了起來,並沒有去搭他的話,她取過放到一旁的葯碗遞到他嘴邊,道:「你身上的外傷我已經給你上藥包紮了,來把葯先喝了。」

謝靈禎沒再說什麼,就著她的手喝了葯,那葯十分的苦澀,他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卻見顏汐凝又捧了一碟蜜餞在他眼前,道:「吃點蜜餞去苦味。」

謝靈禎吃了一粒蜜餞,盯著她片刻,道:「你怎麼知道我怕苦?」

顏汐凝眼神閃了閃,一邊將蜜餞放回原處一邊道:「我猜的啊,小孩子一般都受不了中藥的苦澀……」

她的話還沒說完,已經被謝靈禎惱怒地打斷了:「我不是小孩子,我已經可以上陣殺敵了。」

顏汐凝看踩到了他的痛處,趕緊安慰道:「是,你不是小孩子了,今天你在校場真的很威風,以後一定是個大英雄。」

「算了,我不跟你計較,以後你就知道我不是小孩子了。」他寬宏大量地搖頭,神色間顯出幾分懷念,有些落寞道:「以前汐凝姐也是這樣喂我喝葯的,我好久好久都沒有見過她了,不知道她過得好不好,快要出征了,你說她會來給我和二哥送行嗎?」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