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二十七章 暗中試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七章 暗中試探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鼻子一酸,輕聲道:「會的,你這麼想她,她也一定很想你。」

謝靈禎聽了她的話心裡好過了些,正想問她為什麼會被派來隨軍出征,有士兵掀簾進來,給謝靈禎見禮后,對顏汐凝道:「薛姑娘,元帥有請。」

顏汐凝點點頭,對謝靈禎道:「你先休息,有事隨時找人喚我。」

「你去吧,我睡覺了。」謝靈禎說完便閉上了眼睛。

顏汐凝隨那個士兵一路往大營而去,她邊走邊問道:「殿下有說找我什麼事嗎?」

士兵中氣十足的聲音答道:「姑娘去了就知道了。」想了想,又提醒道:「薛姑娘,秦王殿下為三軍統帥,在軍中應稱元帥,不應和燕王殿下一般稱呼。」

「哦,謝謝你提醒我。」顏汐凝感激道,二人不多時便到了大營帳外,士兵高聲道:「元帥,薛姑娘到了。」

營帳內傳來淡淡的聲音:「讓她進來吧。」

顏汐凝做了下心裡建設,掀簾走了進去。

大營內四周擺放著巨大的燭火,陳設簡單,一眼便能盡收眼底,角落擺放了一張休息用的軟塌,軟塌旁的衣架上掛著銀光閃閃的鎧甲,再旁邊是存放各種兵器的架子,謝容華的那個大弓尤其顯眼,大營的中間有一張巨大的書桌,書桌前面兩側放著幾把座椅,背後是一張巨大的軍事地圖,謝容華身著常服坐在書桌后的大椅上,低頭看著手中的宗卷,聽到腳步聲也並未抬起頭來。

顏汐凝走到離桌案幾步遠的地方,行禮開口道:「臣女薛顏參見元帥。」

謝容華聽了她的聲音放下手中的宗卷,抬頭示意她起身,問道:「燕王的傷怎麼樣了?」

「燕王殿下的傷大都是皮外傷,沒有性命之憂,只是這幾日不適合運動。」顏汐凝認真地答道。

謝容華點點頭:「大軍三日後便會出發,我希望你能在這三日內將他身上的傷治好。」

「臣女遵命,若元帥沒有別的吩咐,臣女便先告退了。」顏汐凝低頭答道,這樣上下見相處的方式,她還不知道該怎麼適應。

謝容華嗤笑了一聲,顏汐凝不得不抬頭看他,望著他臉上戲謔的表情,她一時有些不知所措,謝容華語氣輕佻道:「薛姑娘很怕我?剛來就急著想離開?」

「我不是……」顏汐凝窘迫道:「殿下,不,元帥還有什麼吩咐儘管說。」

謝容華靠坐在椅背上,就那樣靜靜地望著她,彷彿要將她的靈魂看穿一樣,他什麼話都沒說,卻無形中給了顏汐凝巨大的壓力,她到底是承受不住,只得開口道:「元帥有話不妨直說。」

謝容華的眼神變了變,嘴角勾起一個嘲諷的弧度,輕聲開口道:「薛姑娘這麼怕本帥可不行,這一路上,我們還得朝夕相處呢,若薛姑娘覺得無法勝任,此刻還來得及,我可以向父皇請求送你回去。」

「不1顏汐凝急聲道,他的話讓她醍醐灌頂,她此刻才記起來自己該做什麼,她需要每日為他號脈檢查身體狀況,研究藥方使他的身體早日康復。她低頭道:「薛顏明白了,以後會記住自己該做什麼的1

她大著膽子走到謝容華身邊,對上他的目光低聲道:「勞煩元帥伸出手腕。」

謝容華伸出手,她垂下眼瞼不再看他,搭上他的手腕專心致志地替他號脈,兩個人隔得太近,他身上似有若無的檀香味在她鼻尖縈繞,儘管她沒有看他,卻能感受到他的目光一直在自己頭上,顏汐凝號完脈正欲抽手,卻突然被他抓住,顏汐凝驚駭地抬起頭,驚慌失措道:「元帥1

謝容華只與她對視了一眼便把目光移到她的手上,他不顧她的掙扎掰開她的手掌,指尖輕撫著她的掌心的厚繭,悠悠道:「沒想到薛太醫家的千金生活這般艱苦,這雙手可不像大家千金該有的樣子,難不成薛解在家時虐待你了?」

他的呼吸順著話語傳過來,明明她臉上帶著面具,卻覺得那呼吸直直地噴在了自己臉上,讓她臉上瞬間慘白一片,顏汐凝用力地抽回手後退兩步,謝容華順勢放開她,只一瞬不瞬地盯著她,似是在等她的解釋。

顏汐凝只覺得心跳快地不像自己的,她捏著手,沉默良久,才慢慢開口道:「爹爹對我很好,只是從醫者,實踐比紙上談兵重要得多,採藥也是實踐的一部分,很多藥材不是看看現成的便了解了,我需要親自去採集它,研究它在各個時間段的藥性變化,在山中採藥難免不磕磕碰碰,手上有痕也是在所難免。」

「原來如此,是本帥見識淺薄,少見多怪了。」謝容華聽了她的解釋,笑道:「那薛姑娘說說本帥如今的身體狀況吧。」

顏汐凝被他一嚇,哪還記得之前號脈得到的信息,可是如今她又不敢再要求給他號脈,只得道:「殿下體內餘毒已清,只是目前身體還有些虛弱,需要好好調養,殿下這段日子不宜太過勞心勞力,以後我每日早晚會為殿下號脈,隨時改進殿下服用的藥方。」

謝容華點點頭,道:「好了,今天就到這裡吧,你先下去吧1

顏汐凝輕舒一口氣,只想著快點離開這裡,她正欲轉身離開之際。

「等等。」謝容華突然叫住她,顏汐凝頭皮一麻,不知道他還會問什麼刁難的問題,卻不得不停下動作,她抬頭看他,靜候他的下文。

「薛姑娘會騎馬嗎?」謝容華問道。

顏汐凝愣了愣,點頭應道:「會的。」

謝容華點點頭,「明日我讓人送一匹馬給你,另外,從明早開始,你跟著新兵一起訓練,雖然只有三日,但也比毫無準備就上戰場強。」

「是。」顏汐凝答道,見他沒有話說了,低頭快步離開。

出了大營,夜風襲來,她不禁打了個冷顫,才發現自己的後背已被冷汗打濕,她不知道謝容華是不是已經發現了自己這個太醫女兒的身份是冒充的,若是發現了,為什麼不拆穿她,她苦澀地笑笑,也許自己想多了,她自問到了軍營之後沒有露出任何破綻,之前答他的話也算說得過去,如今她遮了樣貌換了聲音,他又怎麼會認出她。

「薛姑娘,元帥令我專門為姑娘準備了一個營帳,請姑娘隨我來。」等在外面的士兵見她出來,迎上前恭敬道。

「有勞了。」

顏汐凝疲憊地答道,這一日緊繃的精神此刻才真正放鬆了下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