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三十二章 堅壁不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二章 堅壁不出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魏軍的動作,自然驚動了遠在西秦腹地秦城內的張善仁。

張善仁喝著手中的酒,聽了探子的回報,聲音帶著不屑道:「才過了短短兩個月,想不到他們又來送死。」他的臉上帶著殘忍的微笑:「想必朕在高墉城內為他們留下的見面禮,他們已經見到了。」

狄君立於朝堂之上,眉頭微不可察地輕皺,對於張善仁虐殺戰俘與屠城的舉措,他並不贊同,但他深知這個帝王生性殘暴,若自己出聲勸誡,怕只會引起池魚之災,因此只敢把對他的不滿埋藏於心中。

張善仁突然抬頭,道:」他們帶了多少人馬來?」

「據探子消息,他們宣稱的是四十萬大軍。」一個大臣答道。

張善仁嗤笑一聲,道:「兩個月前才吃了敗戰,哪來的四十萬?朕看他們目前的兵力最多不超過十五萬,宗政將軍已經出發了嗎?」

「宗政將軍已經率領十萬大軍出發了。」大臣答道。

「如此甚好,告訴他,朕這次不僅要高墉城,還要他把謝容華給朕帶回來。若失敗,他也不用回來見朕了,自行了斷便是。」張善仁沉聲道,想起上次他與謝容華交手時吃過的虧,心中依舊不能釋懷。

宗政銘領了十萬大軍出城兵臨城下,原本他打算速戰速決,敗軍之將,殘破之城,在他眼裡本就不足為懼,沒想到他帶了軍隊過來,卻發現魏軍躲在他們製造的堅壁之內,一點兒也沒有迎戰的意思。如此幾日之後,不止宗政銘急了,魏軍的將士們也開始著急起來。

「元帥,出發之前,您曾說過,張善仁匆忙登基,根基不穩,軍心不定,是我們出征的好時機,怎麼如今敵人在城外叫囂,您反倒不讓我們和他們交手了呢?」魏軍將領溫許焦急地道。

謝容華坐在元帥大椅上,不慌不忙地抬頭看他,問道:「溫將軍覺得此時出兵,我們有幾分勝算?」

「雙方兵力相當,至少能有五分勝算。」溫許答道。

「五分嗎?」謝容華輕聲道:「我們兵力相當,可是溫將軍別忘了,不久前我們才在他們手上吃過敗戰,幾日前我們才見了那屍山血海,將軍認為,我們的將士心中如今是畏懼多一些還是憤怒更多一些呢?若是畏懼多一些,將軍認為我們還能有五分勝算嗎?」

溫許聽了他的話一時啞口無言,他一旁的將領急道:「那元帥要等到何時才應戰,我們總不能就這樣乾等著埃」

謝容華看著他們,耐心地道:「敵軍因獲勝而驕狂,如今前來挑釁,不過是有輕我之心,他們如今正是焦躁好鬥的時刻,我們何不磨磨他們的士氣,等他們士氣衰竭之時,我們再集全軍之力,一戰以破敵,才是萬全之策。」

將領們聽他說的有幾分道理,可聽謝容華說磨磨敵軍士氣,也不知道要磨到什麼時候去,心中還是有幾分按捺不住,躍躍欲試。

謝容華看他們的神情便猜到了他們心中在想什麼,他突然沉了臉色,高聲厲喝道:「若誰敢不聽命令私自出戰,本帥定斬不饒1

他的眼神猶如利劍一般緩緩掃過帳中眾人,寒芒陣陣,無形的殺氣瀰漫到整個軍帳中,他的一句定斬不饒,讓原本想請戰的將領萬分尷尬,一時心中也有些不忿,此時卻不敢再多說,對謝容華行了禮,便退了出去。

顏汐凝等在軍帳之外,見議事的將領一一退出,臉色不太好看,也不敢問什麼,等他們都離開了,才輕輕牽了簾帳,進了帥營,謝容華聽到動靜,抬頭看她一眼,並沒有開口說話的意思。

顏汐凝如常地和他見了禮,便走到他身前,謝容華很自然地抬起手腕,等她號脈,他臉色如常,就像方才在帳中發火的人不是他一樣。

顏汐凝號完脈,輕聲道:「元帥的脈象現在已經穩定下來,身體已經恢復了十之*,再過幾日,便可痊癒了。」

謝容華點點頭,見她並沒有離開的打算,不由問道:「薛姑娘還有話說?」

顏汐凝咬咬唇,片刻后才道:「若是元帥因為身體的原因才選擇嚴守以待的話,我想,元帥無需顧慮了。」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嗤笑一聲道:「薛姑娘,你覺得本帥如今的作戰方式是因為本帥的身體還未好,所以不敢出戰?姑娘就是這樣看本帥的?」

顏汐凝見他誤會,著急解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我只是怕別的將士都是這樣想元帥的。」

謝容華靜靜地看著她,突然道:「你很擔心本帥。」

顏汐凝臉上一熱:「我……」冷不防一隻大手突然伸向她的臉,她嚇得慌忙後退幾步,驚懼道:「元帥。」

謝容華的手僵在半空中,見她害怕的樣子,緩緩收回手,深深凝望著她,輕聲道:「真想看看你面具下的臉是什麼樣子?」

顏汐凝一驚,急忙跪下道:「薛顏面貌醜陋,不敢污了殿下的眼。」

謝容華自嘲一笑,道:「起來吧,我不會逼你摘掉面具的。」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慌亂的心平靜下來,她站起身,對謝容華道:「殿下沒有別的事,那我便先退下了。」

謝容華點點頭,顏汐凝緩緩退出大帳,掀簾出帳之際,身後響起謝容華嘆息的聲音:「他們怎麼看我,我從來都不會在意,不管他們現在是怎麼想我的,只要最後贏的人是我,現在被他們輕視又有什麼關係,這個世界,能贏到最後的才是最終的勝利者。」

她聽了他的話,忍不住回頭,沒想到與謝容華的目光不期而遇,他的目光平靜無波,只是靜靜地凝視著她,卻讓她無端覺得自己在他面前毫無遮掩,早已被他看透一般。顏汐凝心神一慌,轉過頭匆忙離去。

顏汐凝回到營帳,沒想到謝靈禎會等在這裡,她上前給謝靈禎行禮,卻被謝靈禎一把攔住:「薛姐姐,這裡就我們兩個,不用講那些虛禮。」他笑著道。

「你怎麼過來了?」顏汐凝問道。

「我來向你打探點消息,你知道我們什麼時候能和宗政銘交手嗎?兄弟伙天天看他們挑釁,卻不能出兵迎戰,都憋得慌。」謝靈禎摸摸鼻子道。

「軍事機密,我哪裡會知道。」顏汐凝答道,想到今日的情形,又囑咐謝靈禎道:「你可別擅自行動,你二哥下了軍令,私自出兵定斬不饒,你是他弟弟,可要以身作則,不然他想保你也保不了。」

「放心,我有分寸,二哥肯帶我來,我肯定不會拖他後腿的。」謝靈禎點頭道。

看他的樣子,顏汐凝不由有些好奇道:「靈禎,你很想上陣殺敵嗎?」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