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三十三章 螳螂捕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三章 螳螂捕蟬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當然了,好男兒志在四方,如今父皇和哥哥們總把我當孩子看,認為我不堪大用,若我能立下軍功,他們定不敢再小瞧我。」謝靈禎意氣風發的道。

「那,你都不害怕嗎?戰場上刀劍無眼的。」他才十四歲,顏汐凝很難想象這個年齡的孩子上陣殺敵的樣子。

「不怕,吳子說過,戰場上幸生則死,必死則生,我不害怕,也不能害怕,男兒戰死沙場,馬革裹屍總好過渾渾沌沌碌碌無為地苟活一世。」他說這話時,眼中熠熠生輝,那樣的意氣風發,讓顏汐凝不禁驚嘆連連,他拍了拍顏汐凝的肩,豪氣道:「薛姐姐,你也不用害怕,我會保護好你的。」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不由地笑了起來,心中因為擔心謝容華而起的陰霾也漸漸散去。

宗政銘每日派人叫陣,在城外罵著許多難聽的話,先前是把魏軍的幾大將領挨個問候了一便,見他們不為所動,便開始集中精力罵謝容華,那些所有侮辱性的詞語,幾乎都被他們在謝容華身上用了一遍,魏軍將士們個個憤恨不已,謝容華卻無所謂地大笑道:「他們愛罵便罵,本帥都不在意,你們在意什麼,罵人也是件消耗體力的活兒埃」

反反覆復罵了好些時候,見魏軍巍然不動,宗政銘又派了幾百名騎兵拉著駿馬前來炫耀,他們甚至連盔甲都不穿,便跑到離城門很近的地方來,圍坐在一起賭博嬉戲。但是魏軍對他們依舊是無視的態度。

為了激怒魏軍,宗正銘也算是絞盡腦汁,他故意在城外壕溝前面的空地上賽馬。其中有一位矮個子每次都將同伴拉下一大截距離,他光著上身,露出一身白花花的細肉,面部卻瘦削得如同板刀。他驅慮笆保居然沒有勒住,而是一提韁繩,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飛躍到慷悅妗S腫魘葡虻詵沙郟臨到溝前,卻又硬生生將奔馬停住,馬兒昂首嘶鳴,就像要掉進壕溝一般,卻依然穩落在溝邊。矮個子拉馬掉頭馳騁,輕易便飛馬過溝,向回表演起衝刺的動作。只見他向左跳下馬背,從地上揀起一顆石子,手在馬鞍邊稍一著力,便飛身上馬,沒跑幾步,又向右跳下。這樣翻來複去,就像被粘在馬背上永遠掉不下去。西秦的其他將士們在一旁發出陣陣喝彩聲。

「知道我正在想些什麼嗎?」謝容華站在城牆上,望著城下嬉戲打鬧的西秦將領,輕聲問道。

張玄策微微一笑,說道,「元帥在想,他們都將是我軍不久以後的戰利品,不僅是馬,還有人!將來我軍逐鹿中原,正需要這樣精銳的騎兵打頭陣。」

謝容華哈哈大笑,道:「張先生果然了解我。」

一旁的溫許被他們的對話搞得莫名其妙,謝容華不由指著城下的一個地方,問他道:「你仔細看看,那些騎兵的身後,地上的是什麼?」

溫許順著他指著的方向眯眼望去,在窸窸窣窣的草叢中,似乎隱藏著什麼。

「那是特大號的弓,草原上射鵰用的,城下表演雜耍的可不僅是是一批好騎手,更是批好射手啊1他輕聲道:「他們不穿盔甲,便是想引我們放箭射他們,若我們上當,便暴露了位置,他們的弓射程比我們遠,若回擊我們,定會對我軍造成很大的殺傷力,他們射了便跑,到時你說我們追是不追?」

溫許剛想答:「當然是追。」突然意識道什麼,詫異道:「若我們追上去,便中了他們的陷阱,前面有伏擊等著我們。」

謝容華笑笑,不再答話,溫許卻突然對這年輕的元帥有些肅然崇敬之意,他以為自己征戰多年,也是戰場上的老將,卻也不能一時間想到這許多糾葛,不由得對謝容華認真看了幾分。

城下壕溝外的那位矮個子,他正站在賓士的馬背上表演雜耍,賣力的引誘著,絲毫不知道方才城牆上的人對他的討論與評價!

到十一月中旬,謝容華率領的魏軍與宗政銘率領的西秦軍已相持了六十多日。張善仁對宗政銘花費了這麼長時間還沒有奪下高墉城的表現相當不滿,補給給他的糧草越來越少,眼看西秦軍的糧食就要吃完了,軍心日漸離散,軍中有將領終於受不了,偷偷摸摸率部來表示願意投降。

夜晚。謝容華秘密召見了溫許,讓他率領一支隊伍,在高陵坡趁著夜色建立簡易的軍營,引誘敵軍來攻。

溫許聽了他的命令,一時有些回不了神:「元帥說的是高陵坡?」他不確定地問道。

「對,高陵坡,上次他們不是在那裡伏擊了我們嗎?這次,我們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謝容華笑道。

「他們會上當嗎?」溫許心中帶著狐疑問道。

「會不會就看溫將軍的表現了,到時候恐怕要辛苦溫將軍一番。」謝容華笑著拍拍他的肩膀,一臉愜意。

宗政銘見魏軍終於出戰,非常高興,欲率領精銳前去迎戰,卻被幕僚提醒道:「將軍,小心有詐啊?」

宗政銘想了想,上次他們就是在那裡伏擊了魏軍,這次他自然不會傾巢而出,決定先派一小部分隊伍去探虛實,溫許在他們猛烈的攻擊下,閉營不出,死死地堅守著;軍營中將士和戰馬飲用的水全斷了,一連幾天都是如此。

宗政銘見此情形,放下心來,親率精銳部隊過去,溫許的營寨眼看就要被攻破。

原本埋伏在溫許營帳不遠處的龐蘊見此情形,吐了口中含著的草,道:「媽的,終於來了,害老子一干人等在此地吃了幾天的土。」說完發號施令,埋伏著的軍隊集結成陣,向宗政銘攻去。

突如其來的襲擊,令宗政銘不得不外撤下部分精兵,與龐蘊的軍陣糾纏在一起,魏軍軍陣咬牙苦戰,西秦鐵騎反覆衝擊,龐蘊的軍陣幾乎快要潰散了。

就在這時,謝容華率五萬大軍從高陵坡北面出現在西秦軍的後背,刀槍林立,旌旗蔽日,猶如天神降臨。

突然出現的第三支隊伍令西秦軍一下子亂了陣腳,他們慌亂地揮武刀劍,只想趕快突出包圍,逃出生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