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一十三章 翻手為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三章 翻手為雲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秦洛出了房門后,便看到等候在門外的薛解,薛解神色凝重地對秦洛道:「秦總管,你還是多勸勸殿下,他如今的身體,需要靜心調養方可早日痊癒。pbtxt」秦洛點點頭,嘆息道:「我會好好勸殿下的,還好此次試藥顏姑娘沒有事,殿下見她安好,應該可以安心養病了。」

薛解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微微點頭道:「那我先去為殿下熬藥了,你守在這裡,若殿下有什麼異常,立即派人叫我。」

秦洛點頭應了,薛解方才腳步匆匆地離開,秦洛在屋外靜靜等了許久,才等到謝容華喚他進去,他推門進屋,見謝容華臉上並無異常之色,方才放下心來,「殿下,我背你回屋吧,你才剛醒,需要好好休息。」

「嗯。」謝容華讓他背了自己回屋,在床榻上躺好后,低聲對秦洛吩咐道:「去公主府把幻琴接過來,讓她照顧汐凝。」

「是。」秦洛答了,卻並不離開,他看了謝容華一眼,一付欲言又止的表情,謝容華低聲道:「還有事稟報?」

秦洛點點頭,低聲道:「先前殿下讓屬下查的事情,屬下差人去查了,按理說殿下現在剛醒,屬下該等殿下養好身體再稟報的,但是事關顏姑娘,屬下想……」

「關她什麼事?」謝容華的眉頭皺了起來,想起讓他調查綺雲的事,那日他雖然醉了,卻不是什麼感覺都沒有,雖然醉夢中不知道是誰,但他感覺到了有人想對他動手,若不是崔劍雲和秦洛及時趕到,他已經在那人動手時憑本能反應將她制住了,第二日問了秦洛,他說進屋時只有綺雲站在他身旁,那麼,當時想殺他的人就只能是綺雲了,他不記得以前見過她,更不記得和她有過什麼仇怨,事有蹊蹺,他便讓秦洛派人暗中調查她,卻怎麼也沒想到,這事竟然會把顏汐凝牽涉進來。pbtxt

「其實若說和顏姑娘有多大關係,也不見得,只是我們的人在暗中調查綺雲的時候,發現她竟然和凌飛羽是舊識,而凌飛羽又是顏姑娘的朋友,屬下便猜測那凌飛羽接近顏姑娘,根本不是出自真心,而是別有目的。」秦洛將自己的猜測告訴謝容華。

謝容華眼中的驚詫一閃而過,低聲道:「她和凌飛羽是舊識?崔劍雲知道他們認識嗎?」

秦洛搖搖頭,答道:「應是不知的,他們在人前並沒有認識的樣子,若非我派人一直暗中盯著綺雲的一舉一動,也不知道他們原來認識。」

謝容華目光低垂,眉頭皺了起來,他和那個凌飛羽只見過一面,但僅那一次他也看出來了他武功不俗,原本以為他只是一個普通的江湖俠客,看來並非如此,普通的江湖俠客不可能與天香樓的頭牌花魁是舊識,他沉吟道:「還查到什麼?」

「我們去天香樓詢問了那裡的媽媽,她說綺雲是自願賣身進天香樓的,媽媽看她長得極美,才藝也相當出色,便將她留了下來,她的相貌和才藝讓她很快就在京城有了名氣,成了天香樓的花魁,聽天香樓的客人說,她的歌聲宛如天籟,撫琴吟唱之時,能引來飛鳥駐足,綺雲人美歌好,為人又八面玲瓏,能說會道,來往的達官貴人都被她迷得神魂顛倒的。」

「那她是怎麼和崔劍雲認識的?」謝容華低聲問道。

「聽媽媽說那一日崔將軍與同僚去天香樓喝酒,正好遇上了綺雲被客人欺負,崔將軍看不過去,便出手幫了她,後來兩人就認識了。」秦洛答道,「那之後,崔將軍有空便會去天香樓看望她,後來還花了大價錢將她包了起來,讓她不再接客,再後來,將軍就不管旁人的指責與輕視,為她贖了身,接進府中為妾了。」

謝容華的目光看向窗外,神情帶著些惋惜之色,他還記得崔劍雲求他幫綺雲脫離賤籍的神情,那麼卑微,那麼義無反顧,他愛她愛得那麼深,滿心歡喜地把她接進府中,若知道這一切從一開始就是一場騙局,自己痴心錯付時,這個他欣賞的下屬不知道會受到多大的打擊,謝容華的神情凝重起來,他對崔劍雲很看重,並不想因為這個女人,和他生了嫌隙之心。

「殿下在想什麼?」秦洛見他沉默不語,低聲問道。

「本王在想,也許本王已經知道綺雲是誰了1謝容華低聲笑道。

秦洛訝異道:「誰?」他們查了很久,都沒有查到她的真實身份。

謝容華淡淡道:「長安城中,只有一位小姐的歌聲能引來飛鳥,而這位小姐,恰好與本王有著深仇大恨。」

秦洛一怔,詢問道:「殿下是說姚瑞的女兒姚芊韻?可她不是被貶入掖庭,充當宮役了嗎?」

「誰說宮裡的那位,一定就是真的姚芊韻呢?姚瑞知道自己必死無疑,拚死一搏將女兒換出生天,也不是不可能,畢竟你我,都沒見過真的姚芊韻長什麼樣子1謝容華看向他,緩緩答道。

秦洛明白過來,點頭道:「若一切如殿下所想,想必那個凌飛羽也是姚家的舊人,他們處心積慮地接近殿下的身邊人,定是為了伺機尋仇1

「本王既然查到了他們的身份,自然不會再任由他們這樣利用本王身邊的人1謝容華淡淡道!

「可是,顏姑娘和那個凌飛羽關係極好,若是她向凌飛羽求情……還有這段日子綺雲也常常去寒水堂找顏姑娘,如今也與顏姑娘熟識了,他們一定是知道了殿下對顏姑娘的心意,才有意為之的,他們想要借顏姑娘來對付殿下1秦洛神色間有些焦慮,這段日子他看著顏汐凝為謝容華盡心儘力,早已放下對她的不滿,把她看作是自己人,不希望她在這事中受到傷害。

「他們既然已經走了九十九步,那這最後一步棋,就由本王替他們走完吧。」謝容華眼中精光一閃,低聲喚道:「秦洛1

秦洛自然知道他是想要對付那兩人了,可如今他的身體還虛著,不宜過度勞累,不由勸道:「殿下,我們既然知道了他們的身份和目的,要對付他們也不急在這一時,不如等殿下身體養好后再來處理這些事1

謝容華搖搖頭,輕勾唇角道:「就是因為現在本王身體虛弱,才是對付他們最好的時機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