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三十六章 身陷囫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六章 身陷囫圇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宗政銘帶著殘部一路往秦城逃,龐蘊帶著軍隊對他窮追不捨,原本一千多人的隊伍,在臨近秦城時僅剩了幾百人,眼看快到秦城了,卻受了龐蘊的伏擊,他不得已只好帶著殘部躲到距秦城二十裡外的一處山洞中。pBtxt

看著洞中灰頭土臉的部下們,他一時心中激憤,一拳擊到洞壁上,鮮血頓時從指縫中緩緩流出。

一旁的副將看了,趕忙阻止道:「將軍,如今我們死的死傷的傷,你可不能再有閃失,要不然我們就全完了。」他看著洞中躲在角落裡的兩個人影,對其中一個吼道:「喂,軍醫,快點過來給我們將軍看傷。」

角落裡的一個人影緩緩走到宗政銘跟前,正是顏汐凝,她原本和謝靈禎一起悄悄出了高墉城,往秦城的方向趕,沒想到魏軍沒碰到,卻碰到了逃跑的西秦殘部,謝靈禎一個人帶著她,碰到敵方几百人,根本沒法逃,只能被生擒了,西秦軍看到他們身上魏軍的軍服,原本是要殺了他們泄憤的,顏汐凝說她是軍醫,可以為他們治傷,幾番求情下他們才決定先留下他們的命。

顏汐凝小心的拿起宗政銘的手,取出包里的金瘡葯為他小心地上藥,副將在一旁虎視眈眈地盯著她,她也不敢有什麼小動作,為他上藥包紮好后便想退回去,卻不想那纏了紗布的手突然伸出掐住她的脖子,謝靈禎見狀突然起身,高吼道:「你放開她。」

他欲上前,卻被一旁的幾個士兵死死按住,動彈不得。

顏汐凝見宗政銘盯著她,目光中滿是仇恨,顏汐凝雙手使勁地掰著他的手,可是全無作用,只覺得他的手越收越緊,自己的呼吸越來越困難,彷彿下一秒就要斷氣。pbTxt

謝靈禎怒吼一聲掙脫開制住他的人,飛身上前一把打開宗政銘的手,擁著顏汐凝退後幾步,隨著他們的打鬥,顏汐凝頭上的帽子掉了下來,一頭烏黑的長發垂了下來,披散在的她的肩頭。

宗政銘見她眼泛淚光,臉頰因為方才的呼吸困難泛著紅暈,如今長發披肩,活脫脫一個眉清目秀的女子,一時詫異道:「你是女人?」

他的話令顏汐凝臉色立馬變得蒼白,周圍的士兵聞言紛紛盯住她不放,軍中出現一個女人,還落入了敵軍的手中,會發生什麼事,不言而喻。

謝靈禎聽了宗政銘的話,看著周圍不懷好意的目光,他攔在顏汐凝身前,眼中寒芒大勝,他厲聲道:「你們若敢動我姐姐一個手指頭,我保證,讓你們所有人死無葬身之地。」

他雖然年紀不大,周身散發的氣勢卻將那些心思齷蹉的士兵一下子驚住,他們一時之間竟真不敢上來了。

宗政銘看著他們兩人,輕聲笑道:「有意思。」一個出現在軍中的女人,一個氣勢不凡的少年士兵,絕不可能是常人。他開口道:「你們放心,如今我們逃命都來不及,哪裡會有心思動你姐姐,況且,我們還需要你姐姐治傷呢。」

他這樣說了,原本有點心思的士兵也再不敢有任何遐想,紛紛回退到山洞的角落坐好,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心中稍稍安定下來,謝靈禎撿起掉在地上的帽子,將她的頭髮弄好藏到帽子中,才拉著她坐到一個偏遠的角落去。

許久之後,去傳信的兩人只回來了一人,他低聲在宗政銘耳邊低語了幾句,宗政銘臉色大變,他站起身,對洞中的人道:「身上沒有受傷的人跟我走,帶傷的留下休息。」他指指顏汐凝和謝靈禎,道:「看管好他們。」

說罷,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有一百多人隨宗政銘出洞去了,洞中只余了二三十人,他們與謝靈禎顏汐凝互相戒備著,彼此都不敢放鬆警惕。

宗政銘趁著夜色帶著眾人小心翼翼地靠近秦城,遠遠見到駐紮在不遠處的魏軍,牙齒咬得吱吱響,他此刻卻顧不得許多,偷偷摸摸到了秦城腳下,對上面的士兵高聲道:「開門,我是宗政銘,我要見陛下。」

守城的士兵一見是他,喧嘩一片,高聲道:「宗政銘,你這個叛徒,還敢出現在這裡。」

「我不是叛徒,你們打開城門,讓我和陛下解釋清楚。」宗政銘沉聲道。

守城的將領聽見動靜出來,見到是他,直接高聲命令道:「不必與他多說,陛下有旨,見了宗政銘格殺勿論,放箭。」

說完士兵抬手搭箭,羽箭朝宗政銘一行人射去,副將推了宗政銘一把,擋住了射向他的羽箭,吼道:「將軍快走,他們是真的要置我們於死地。」

宗政銘這才反應過來,且擋且退,到最後,竟只有他一人逃了出來。

謝靈禎護著顏汐凝在一個角落裡面,剩下的人並不多,且身上幾乎都帶著傷,謝靈禎正想著脫身之法,突然山洞中來了一群黑衣蒙面人,他們什麼話也沒說,便與那些傷兵打鬥起來,洞中很快瀰漫起了濃重的血腥味,謝靈禎在他們的打鬥中趁亂帶著顏汐凝逃了出來。

「那些黑衣人是誰?」顏汐凝跟著他一邊跑一邊問道。

「我也不知道,看他們的樣子應該不是我們的人,可能是那些西秦士兵的仇家吧。」謝靈禎答道,拉著她飛快地往秦城方向跑。

顏汐凝的心內帶著不安,隨他一路快跑,秦城外有星星點點的營光,那應該是魏軍包圍秦城的軍帳,顏汐凝心中正鬆了口氣,腳下忽然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謝靈禎回過頭堪堪接住她:「汐凝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顏汐凝擺擺手,她回頭看絆倒自己的東西,那是一個躺在地上的人,他的肩上,背上和腳上都還插著羽箭,鮮血順著傷口染紅了他的衣襟,顏汐凝見他的手還在微微動著,人還活著。她招呼謝靈禎將他翻過身,見到他的臉,她和謝靈禎都是一怔,這人竟是宗政銘。

宗政銘虛弱地睜開雙眼,看著眼前模糊的人影,艱難開口道:「救我。」

謝靈禎道:「汐凝姐,這人方才還想殺了你,我們別管他,快走吧。」後面雖然沒有追兵追他們,可是沒到魏軍大營,這裡指不定就會有什麼變故發生。

宗政銘彷彿聽懂了謝靈禎的話,他死死地抓住顏汐凝的手,聲音虛弱:「救我。」

顏汐凝是大夫,知道他現在傷得很重,如果他們將他扔在這裡,他必死無疑,看著他緊抓著自己的手,須臾之間她便有了決斷:「靈禎,我不能見死不救,我先給他上點止血的葯,你背上他,我們帶他一起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