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三十七章 攻下秦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七章 攻下秦城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宗政銘被城門將士射殺的消息很快便傳遍了秦城內部,原本與謝容華對峙著的羽林軍內部,很快便出現了分裂,有幾名騎手趁著天剛亮便飛馳到魏軍大營外,後面並無大隊人馬跟著。他們是張善仁的的驍將易進等幾個人臨陣前來歸降。大魏騎兵和善地接收了他們,謝容華將這一消息向魏軍將士一公布,人群頓時爆發出一陣雷鳴般的喝彩聲。

張善仁很快便知道發生了什麼,心中越發恐懼。對面魏軍的騎兵越聚越多,每新來一隊,魏軍都要發出一陣令人恐怖的喝彩,無人知道魏軍後面還要來多少。再看看己方將士,個個驚恐不安,面色焦黃得如同腳下枯萎的草葉。他頓時覺得,一開始便應該與謝容華的軍隊野戰一場,如今錯過了最佳時機,他甚至不知道下一步應該如何做才能挽回如今的劣勢。

中午時分,溫寧率領的大軍也到了,謝容華指揮他們在天黑前將秦城四面圍住,幾條主要的出城大道上都駐紮了重兵。

到了後半夜,守城的西秦士卒爭相吊下長繩索從城牆上爬下,跑到魏軍警戒線一帶歸降。

在度過惡夢連連的一夜后,第二天一大早,張善仁便召集群臣舉行御前會議,商討如何應對大兵壓城的危局。眾大臣早已被如今的形勢嚇得喪魂破膽,黃門侍郎狄君一提出投降的建議,眾人便紛紛表示同意。張善仁無計可施,只好率領文武百官開門出降,謝容華禮貌地接受了。他接過降表細細一讀,才明白原來自己高估了張善仁,他身邊竟只剩下精兵一萬多人,城內百姓總共也只有五萬多口。pbtxt

當日,謝容華率魏軍進入秦城,將各部接管過來。他帶著眾將領來到府庫查看。西秦官員恭敬地用鑰匙打開大門,裡面堆積如山的珍寶,頓時讓人眼花繚亂!

在場的人感到眼花目眩,不知是誰開的頭,眾將領突然蜂擁而上,搶著把珍寶大把大把地朝懷裡塞,朝軍袋裡填,個個只恨沒有預先帶來一隻大口袋。有時候兩人同時抓到一條金鏈或者一件精緻的玉器,還互相嘻笑著,半真半假地爭奪幾下。好在身為大魏高級將官,多少都有幾分雅量,還沒有人真的爭鬥起來。

謝容華冷冷地看著這一幕,等他們拿不動了,他才吩咐自己的親衛將庫中的珍寶一一抬出去,有些將領不解他的舉動,他微微一笑,帶著嘲諷道:「各位將軍吃了肉,本帥總得留點湯給辛苦作戰的普通士兵們吧,總不能讓他們如先前高墉城的西秦軍隊一般,屠城洗劫一番。」

眾位將領聽了他的話,紛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等將領們走了,謝容華吩咐西秦官員關了門,才發現門口站著的溫許,他面色平淡,手中什麼珠寶也沒有。謝容華有些詫異道:「溫將軍怎麼不拿點東西,畢竟我們辛苦這麼久才獲勝。」

溫許笑了笑,道:「元帥不也什麼也沒拿嗎?」他說完后,突然認真道:「這次有幸隨元帥出征,讓溫許獲益匪淺,溫許願此後能全心輔佐在元帥左右。」說完便要跪下,被謝容華一把攔住,他笑道:「溫將軍說笑了,溫將軍是可造之材,能為我大魏所用,是我大魏之福。」

突然有一個士兵跑上前來,在謝容華耳邊低語了幾句,謝容華點點頭,對溫許道:「本帥還有軍務要處理,溫將軍請自便。」說完便腳步匆忙地離開,溫許看著他的背影,知道他方才的投誠並沒有打動謝容華,但是他已下定決心,以後會跟著他,他知道,謝容華絕不會是池中之物。

宗政銘醒過來的時候,只覺得全身還隱隱作痛,他看了看屋子的擺設,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這是他的家,他怎麼回來了,張善仁不是要殺了他嗎?

「看來將軍的傷沒有傷到腦子,還認得自己的家。」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宗政銘一驚,循聲望去,那人坐在窗邊,年紀不過二十齣頭,卻眼神凌厲,周身的氣勢令人不敢逼視,他雖然沒有見過謝容華,卻幾乎一剎那便認出了他的身份:「秦王,是你救了我?」

「本王可沒那麼好心。」謝容華輕哼了一聲。

宗政銘想了片刻,回憶起那個模糊的身影,他一下子起身,扯到傷口,又齜牙咧嘴地躺下,喘息著對謝容華道:「她在哪裡?」

「你問誰?」謝容華微微眯了眼,露出不悅之色。

「還能有誰?自然是我的救命恩人,就是你軍營里的那個女軍醫。」宗正銘喘息著道。

「你休想。」謝容華淡淡看了他一眼,輕蔑道:「她險些被你掐死,你認為,本王還會讓你有機會接近她嗎?」

「那時也是因為被殿下逼得走投無路了,才會有那樣的舉動,如今她救了我,我自然不會再傷害她了,我不過想當面感謝她的救命之恩,殿下何必這麼不給面子。」宗政銘低聲笑道,小心觀察謝容華的臉色,他的表情雖然如常,緊抿的嘴唇卻顯示了他的不悅,果然,軍營中出現的女人,不會是簡單的女人。

「道謝就免了,你的傷本王會派人給你治,你就好好在這裡呆著,你也算是個人才,本王不會要你的性命。」謝容華走到他面前,居高臨下地道。

宗政銘嗤笑一聲,道:「殿下現在倒是把自己擺得很仁義的樣子,在下可不敢忘了,如今在下的境遇,可全拜秦王殿下所賜。」

「兵者,詭道也,將軍和本王換一個位置,也會這樣做。」謝容華淡淡道。

宗政銘不置可否,他輕笑道,「我知道殿下想要什麼,殿下放心,我如今已經這樣了,又受了那位姑娘的恩遇,不會再與殿下作對,等我的傷好了,自然將殿下所想之物雙手奉上1

謝容華見他一而再再而三提到顏汐凝,心中壓抑著怒火,冷哼一聲,轉身離開他的屋子。

宗政銘看著他的背影,臉上帶著惡作劇得逞一般的笑容,謝容華害他如此慘,他也總要給他添些堵才能紓解一下心中的怨氣不是,看來,他有必要重新認識一下那位姑娘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