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三十八章 宴會風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八章 宴會風波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盯著銅鏡中自己的脖子看,那裡的掐痕已經淡得看不見了,她和謝靈禎帶著宗政銘來到魏軍營前時,便帶回了面具,她和謝靈禎都算是軍中特殊的存在,他們一到便被守營的士兵認出,立馬便去通知了謝容華,她還記得謝容華見到她時的樣子,他死死的盯著她的脖子,眼中帶著莫名恐懼,握著她的手彷彿要將她的手臂捏碎一般,聲音前所未有的陰寒:「你們不呆在高墉城,跑到這裡來做什麼?」

謝靈禎見他那個樣子,畏懼地跪下,道:「二哥,都怪我,是我硬要來找你,拉了薛姐姐陪著一起來的,你不要怪她。pbtxt」

見謝靈禎把所有的罪責都攬了過去,她也顧不得謝容華的怒火,急聲道:「不是的,是我自己要過來,他攔不住我才過來的。」

見他們兩個爭相領罪,謝容華氣急敗壞地放開顏汐凝,指著他們二人怒道:「你們兩個也不用爭了,都別想逃過責罰,這次不罰你們,我看你們做事永遠都不會帶腦子。」

顏汐凝和謝靈禎都被他罵得大氣也不敢出,就這樣,謝靈禎被罰了四十軍棍,而她自己,也從那天過後便被軟禁了起來,後來進了秦城,她也被關在一個屋子裡面,有一個叫阿秋的侍女過來照顧她,門外時時都有衛兵守著,她一想出門便被他們恭敬地攔住:「元帥有令,薛姑娘哪兒也不許去,留在屋中好好養傷,靜思己過。」

她本來也沒什麼傷,如今掐痕也差不多沒了,而錯她也知道了,她只是想出去看看謝靈禎罷了,他被打了四十軍棍,也不知道傷好了沒,若不是她任性妄為,也不會連累到他。pbtxt

她正想著謝靈禎,便見銅鏡中突然出現了謝靈禎的臉,嚇了她一大跳,她回過頭,見他笑吟吟地在她身後,沒好氣道:「你怎麼一點聲音都沒有,嚇死我了。」

「我怎麼沒聲音了,是薛姐姐你想事情想得太認真才沒有聽到。」謝靈禎答道,「我這不是怕你擔心嗎,一沒事就趕緊來讓你看看,免得你內疚。」

「你真沒事嗎?讓我看看。」顏汐凝說著就要去扯他的腰帶。

謝靈禎慌忙退後避過她,驚詫道:「薛姐姐,我被打的可是屁股,這你也要看?」

顏汐凝瞪了他一眼,恨聲道:「你現在在我眼裡就是個病人,不是男人。」

「你才不是男人呢。」謝靈禎立即反駁道,「怎麼說你也是女人,我怎麼能讓你看我的屁股,被我二哥知道了,我肯定得再被賞四十軍棍,你看我現在好端端地在這裡,還不夠嗎?你就別為難我了。」

顏汐凝輕哼一聲,道:「算了,說得誰想看一樣,你說沒事就好了。」她突然趴在桌子上,望著門外的那兩個門神,低聲輕嘆。

謝靈禎順著她的目光望過去,低聲問道:「二哥他還關著你埃」

「明知故問。」顏汐凝沒好氣地道,突然又眼睛發亮地盯著謝靈禎道:「要不,你去幫我求求情,現在我們都攻下秦城了,也沒什麼危險了,我為什麼還要被關著,讓我去軍醫那邊幫忙也好埃」

「我不去,二哥現在見了我就沒好臉色,我才不去觸他的霉頭。」謝靈禎擺手道,見顏汐凝眼神迅速暗淡下去,趕緊低聲在她耳邊道:「這樣,今天晚上有一個晚宴,我帶你過去,你表現好一點,讓二哥記得他還關著個人,順便就把你放了。」

「我怎麼過去?」顏汐凝看著門外的兩個侍衛,小聲問道。

」收拾他們還不簡單,你等我來接你就是。」謝靈禎不以為然道。

「那,那我要是去了被你二哥趕回來怎麼辦?」顏汐凝憂心地道。

「不會的,那宴會上還有好多西秦投降的部將呢,二哥怎麼也要顧及面子,不會在宴會上發作的,到時我讓負責宴會的宮女在我旁邊多加一個位置,你就坐我旁邊,你低調乖順一點,讓他知道你認錯了就行。」謝靈禎自信地道。

顏汐凝點點頭,一切就那麼說定了。

到了傍晚,謝靈禎果然如約地來接顏汐凝,他對門口兩個士兵說奉了秦王的命令帶顏汐凝去參加晚宴,兩個士兵將信將疑,但今晚確實有晚宴,來接人的又是燕王,他們想著反正有燕王擔責任,也沒有怎麼為難,便放他們走了。

謝靈禎領著顏汐凝進去的時候,晚宴已經開始了,他們繞過眾人,找了一個角落坐好,謝容華在高位上遠遠望了他們一眼,眉頭輕皺,卻並沒有說什麼。

顏汐凝坐下后,有些緊張地看看周圍的人,好在他們並沒有怎麼注意她,見所有人都專心致志地欣賞歌舞,她在心裡輕輕地鬆了口氣。

待場中的歌舞結束后,梁許站起身,舉杯道:「恭喜殿下此次攻下西秦,將西秦納入我大魏的版塊,臣已向陛下發了捷報,相信如今陛下應已收到,臣還記得,大軍出發前陛下召見微臣,說如今他心中最憂心的有兩件事,一是西秦的戰事,二便是殿下的婚事,如今西秦戰事已結,待我們凱旋,陛下就可安心為殿下安排婚事了。」

場中眾人聽了他的話,都紛紛笑了起來,唯有顏汐凝臉色變得慘白,好在她戴著面具,所有人都沒有發現她的不對勁,她抖著手,在桌上隨便抓了一杯酒便灌入喉中,一股辛辣灼燒的味道蔓延到他全身,卻不能緩解她心中的痛苦分毫,她怎麼忘了,他的孝期結束了,孝期已滿,是該安排婚事了。

謝容華聽了他的話,輕輕一笑,舉起酒杯道:「容華的婚姻大事,還需舅舅幫容華在父皇面前多多參詳才是,舅舅放心,此次出征,舅舅勞苦功高,待回京后,容華定為舅舅向父皇討要應得的封賞。」

「那臣便先行謝過殿下了。」梁許美滋滋地坐下,張善仁等他坐下后,不急不緩地站起來,舉杯對高位上的謝容華笑道:「此次西秦歸順大魏,往後在陛下與殿下的帶領下,前途必定更加光明,先前臣與殿下之間多有誤會,還請殿下不要放在心上,如今我等既以歸順殿下,往後自當對陛下和殿下忠心耿耿。」

謝容華遙遙地與他舉杯相碰,高笑道:「如今西秦既已歸屬大魏,我們便是一家人了,這杯酒後,前塵恩怨一筆勾銷。」他話音剛落,便將酒一飲而荊

張善仁也從容地喝了酒,卻並未坐下,而是接著道:「臣多謝殿下寬宏大量,此外,臣還有一個禮物送給殿下,希望殿下笑納。」

眾人見張善仁要當眾獻寶,都豎起耳朵張大眼睛,想看看他這歸降之主會獻一個什麼樣的寶貝給謝容華。

謝容華哦了一聲,似笑非笑地道:「什麼禮物,本王還真迫不及待地想看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