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三十九章 宴會風波(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宴會風波(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張善仁輕應了聲,隨即拍拍手,便有悅耳動心的琴聲緩緩響起,人還未至,一襲幽長的紅紗飄落在半空中,隨即有一個火紅的身影踏紗而入,她的足尖若隱若現地隱在紅紗之中,長發如墨,火紅的舞衣包裹著她曼妙的身形,隨著紅紗翩然落下,猶如從天而降的飛天少女,隨著她的腳尖落地,琴聲徒然變得急切起來,火紅的長袖突然一展,猶如展翅地蝴蝶般翩然起舞,她的眉如遠黛,眼若秋波,一張臉清純中帶著嫵媚之色,隨意一個眼神都能勾動人的心魄,長袖滑過在場賓客的案前,引得人想要伸手去抓,卻在即將觸碰到那紅袖時,瞬間消失無蹤。pbtxt

在場的男人看著大殿上翩翩起舞的女子,眼中皆閃過驚艷之色,顏汐凝一邊喝酒一邊看著眼前的女子,她真的很美,連同為女人的她都忍不住被她吸引,她看著她的長袖在大殿上掃過無數人,最後隨著舞姿往高位上那個男人而去,謝容華嘴角含笑,輕輕伸出手,一瞬間便握住了長袖的一端,輕輕一拉,那女子便輕盈地向他飛去,穩穩噹噹地落入他的懷中,他們四目相對,相視而笑,猶如一幅美麗的畫卷,如此刺眼,讓她的眼角忍不住落下淚,心撕心裂肺地疼,為了緩解那樣的疼痛,她的手扔下酒杯,握住酒壺大口的往口中灌酒,辛辣地酒味刺激著她的神經,她突然就覺得沒有那麼疼了,酒可以止痛,有了這樣的認知后,她更加無所顧忌地狂飲,大殿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高位上的男女身上,並沒有人管她。

謝容華與女子對視片刻,看向張善仁,輕笑道:「這就是你送本王的禮物?」

張善仁含笑點頭,道:「自古美人配英雄,像殿下這樣的英雄,自然該有傾國傾城的美人陪伴左右,不知這個禮物,殿下滿意否?」

謝容華看向丹麗,伸手抬起她的下顎,露出她優美的脖頸,他似乎認認真真地打量了片刻,才柔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殿下喚我丹麗就好1丹麗看著他,眼中帶著羞澀之意,聲音婉轉如黃鶯。pbtXt

「丹麗……」謝容華放開手,緩緩地複述她的名字,點頭笑道:「真是人如其名。」

他輕撫她柔順的長發,對張善仁道:「這個禮物,你費心了,本王很滿意。」

「能入殿下的眼就好。」張善仁高興地道,以眼示意丹麗,丹麗隨即明白過來,她伸手在案上將謝容華的酒杯斟滿酒,將酒杯遞到謝容華眼前,璀璨一笑,低聲道:「殿下,丹麗敬你1

謝容華的目光只是靜靜地凝望她,並不接下手中的酒,她一時有些尷尬,帶著不安道:「殿下怕酒中有毒?」

謝容華看著她臉上的天真與仿徨,突然大笑一聲,接過她手中的酒道:「美人的酒,就是有毒,本王也甘之如飴,只是,美人這酒敬得太沒誠意了。」

「沒有誠意?」丹麗有些迷茫地望著他道,謝容華的目光緊緊盯著她,抬手輕輕撫上丹麗的紅唇,將酒遞到她唇邊,嘴角輕勾。

丹麗瞬間便明白了他的意思,臉色一下變得通紅,這大殿上還有這麼多人,她沒想到他竟然會暗示她用口喂他酒,不過她今日早有準備,很快便鎮定了下來,她就著謝容華的手,正欲含了杯中的酒,眾人眼也不眨地看著這一幕,心癢難耐地等著後面的好戲,卻聽見殿中突然傳來當一聲,在安靜的大殿中顯得突兀至極,將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吸引過去。

顏汐凝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只覺得腦袋暈暈乎乎的,見所有人都看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道:「你們繼續,我的酒壺掉了,我撿起來。」她邊說邊彎腰下去撿,撿起來後繼續往嘴中灌,卻發現酒壺已經空了。

「咦,沒酒了。」她嘴巴扁了扁,有些委屈,不過很快又笑開,因為她發現隔壁桌的酒壺裡還有酒,那個將領見她奪了自己桌上的酒壺,有些不敢置通道:「薛,薛姑娘。」

謝靈禎一時頭痛萬分,他讓顏汐凝好好表現,好早日獲得自由,怎麼他沒注意她一會兒,她便喝成了這個樣子,他小心地抬頭往高台看去,見謝容華盯著這邊,目光陰沉萬分。

謝靈禎急忙奪了顏汐凝手中的酒,哄著她道:「薛姐姐,你醉了,我們不喝了,我送你回去。」

「我沒醉,我要喝,你把酒給我。」顏汐凝站起來便要去奪他手中的酒,謝靈禎趕緊讓開,只聽「砰」的一聲,顏汐凝一個不穩摔了下來,臉好死不死地磕在桌子邊緣,面具與桌子間發出了沉悶的碰撞之聲。

看她磕到頭,謝容華驟然站起身,丹麗從他身上摔下來,滾到了一旁,他卻看也不看她一眼,只一瞬不瞬地盯著那個醉得一塌糊塗的女人。

「汐凝姐,你沒事吧。」謝靈禎趕緊蹲下身查看她的狀況,一時甚至忘了改口。

顏汐凝撐著桌沿,慢慢地爬起來,她拽著面具,突然掀開一把扔掉,張玄策想開口阻止已來不及,只聽到顏汐凝負氣的聲音高聲響起:「撞得我好疼,我不要戴你了。」

場上眾人見了她的臉都是一驚,西秦的人是詫異於這個女子面容秀美,除了額頭上剛剛被撞出的紅腫,並沒有任何不妥的地方,為何要帶面具遮了自己的容顏,大魏這邊的人則是驚訝於不都說薛太醫的女兒毀了容貌嗎?這樣子不像毀了容貌的臉埃

眾人驚訝間,謝容華已快步走到了她的面前,他的臉難看到了極點,顏汐凝周圍的人都嚇地跪倒在地,只有她和謝靈禎還站著,因為顏汐凝扔了面具以後,又回頭來跟他搶酒喝了。

謝靈禎把酒壺高高地舉起,顏汐凝跳起來搶,旁邊突然伸出的手抓住她的手臂,捏得死緊,謝容華壓抑怒氣的聲音在她面前響起:「顏汐凝,你要鬧到什麼時候?」

顏汐凝只覺得劇痛從手臂上傳來,她用另一隻手使勁地掰著他的手,呵斥道:「疼,你放開我,手好痛。」

謝容華並沒有放開她,一把將她拉入懷中,打橫抱起,對大殿中的眾人道:「今日晚宴到場為止,各位先回去休息吧。」

說完抱著懷中的人匆匆離開大殿,再也沒看任何人一眼。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