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四十章 酒後訴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章 酒後訴請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strong已經到了十二月初,夜晚帶著絲絲寒意,謝容華抱著顏汐凝疾步往她的住處而去,可是懷中的女人並不安寧,一直在掙扎。

「你放開我,放開。」她激烈地掙扎著,謝容華懷中濃濃的脂粉味讓她難受。

「別鬧,我送你回去。」謝容華皺眉道,將她抱得更緊了些。

「我,我難受,想吐。」顏汐凝搖著頭,使勁推他,謝容華聽她這樣說,終於放她下地。

剛放開她,便見她歪歪扭扭地朝前跑去,扶著一顆樹,不住地嘔吐起來,可是一晚上她除了酒,根本什麼都沒吃,除了一肚子酸水,什麼也吐不出來。

謝容華站在她身後,皺眉道:「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顏汐凝沒有答他的話,她晃著腦袋,指著天空笑著大聲道:「會須一飲三百杯,莫使金樽空對月。」夜空中有雪花輕輕地飄了下來,粘在顏汐凝的睫毛上,她眨眨眼,雪花便掉了下來。她伸出雙手捧起空中落下來的雪花,回頭像獻寶一樣捧到謝容華面前,露出孩子般的笑容:「你看,下雪了。」

這樣的顏汐凝,讓謝容華有些陌生,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顏汐凝便把雪花灑在他手中,她望著那潔白的無暇,陷入那久遠的回憶中,低喃道:「媽媽說,我出生的時候正好下了第一場雪,所以在我的名字里取了個雪字。」

謝容華聽著她的胡言亂語,無奈笑了起來:「還真是醉得不輕,連自己的名字都記不清了。」

「誰說我醉了,我沒醉,我記得我的名字,我叫顧……」她大聲反駁道,沒等她說完,謝容華握著她的雙肩,出聲打斷她道:「汐凝,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休息。pbtxt」

她一把揮開他,怒道:「你走開,我不要你,我要我媽媽。」她這樣說著,神色間染上了濃濃的哀傷,低喚道:「媽媽,小雪不喜歡這裡,我好想你,好想回家。」

謝容華見她這發酒瘋的樣子,只能不管不顧地再次打橫將她抱起,這次無論她怎麼掙扎,他都不再放開。

很快便到了顏汐凝的住處,守在門口的士兵見謝容華抱了顏汐凝進來,嚇得跪地高聲道:「參見秦王殿下1

謝容華看了他們一眼,對他們厲聲道:「連個人都看不好,自己下去領罰。」

士兵正想把責任往謝靈禎頭上推,抬頭看到謝容華陰沉的臉色,不敢再多言,默默退了下去。

謝容華讓阿秋去端了醒酒湯來,將顏汐凝放下后,將醒酒湯遞給她,卻沒想到她才喝了一口,便把手中的醒酒湯給扔了:「我不要喝這個。」

瓷碗應聲而碎,醒酒湯灑了一地,阿秋嚇得立馬跪了下來。

謝容華臉色難看地罵道:「你不喝這個你要喝什麼,顏汐凝,我警告你,你再發瘋,別怪我關你一輩子。」

若是正常情況下,顏汐凝早被他吼得乖乖聽話了,偏偏現在她醉得一塌糊塗,腦子裡全是那個丹麗坐在他懷裡的畫面,聽謝容華吼她,她便也仰頭吼了回去:「我要喝酒,不要喝這個,我現在就想喝酒,別的什麼都不想喝。」

謝容華被她吼得一愣,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和他說話,阿秋嚇得雙肩顫抖起來。

他氣得極了,反而笑了起來:「你要喝酒是吧,去,給她拿酒來,今天我讓你喝個夠。」

見阿秋一動不動地跪著,他厲聲道:「叫你去拿酒沒聽見?」

阿秋慌張地爬起來,跌跌撞撞地退了出去,很快便拿了酒進來,放在桌上后便快步退了出去,將房門關死,她怕再留在這裡,被怒火殃及自身,惹來殺身之禍。

顏汐凝望著桌上的酒壺,伸手急急地拔開壺蓋往嘴裡灌酒,就像遲了有人會跟她爭搶一樣。

謝容華冷冷地看著她,出聲嘲諷道:「慢慢喝,喝完了這壺,我再讓人給你去拿,你既然想喝,今夜就喝個夠,我……」

他的話音被顏汐凝突然迎上來的唇封住,他驚訝地瞪大眼睛,怎麼也沒想到她會突然吻住他,顏汐凝輕輕伸出小舌,抵開他的唇齒,將嘴中含著的酒渡給他,唇齒間的糾纏混著濃烈的酒香,讓他不由自主地將酒咽了下去。

謝容華回過神來的時候,顏汐凝已經離開了他的唇,她望著他,眼中帶著霧氣與委屈,語氣帶著倔強道:「你不是想這樣喝酒嗎?我也會。」

她的唇上還沾著酒漬,稱得人嬌艷欲滴,謝容華看著這樣的她,眼神一暗,一把將她拉近自己,緊緊扣住了她的頭,俯傷,他的吻濃烈而激烈,顏汐凝想退後,卻退無可退,他輕而易舉撬開她的唇舌,如同方才她對他做的一般,細緻地吻舔過她口腔中的每個角落,霸道地強迫她的小舌與他交纏共舞,極盡纏綿。

顏汐凝掙扎著想避開他,卻避無可避,漸漸地,她從最初的抗拒慢慢沉淪,不由自主地回應他的吻,唇舌交纏之間,雙手緊緊勾住他的脖子,只想與他貼的更近一些。

直到感覺到顏汐凝無法呼吸,謝容華才放開了她,她靠在他懷中不住地喘息,呼吸著新鮮空氣,良久方才平靜下來,謝容華低頭望著她,她的眼神還帶著迷茫的醉意,臉頰因為方才的激吻帶著坨紅,靜默許久,謝容華才猶疑著開口問道:「你在為丹麗的事生氣?」

顏汐凝抬眼望著他,眼中醉意依舊,她臉上帶著憤恨之色,恨聲道:「我討厭她,討厭你身邊所有的女人。」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眼睛一亮,正想繼續問她,顏汐凝卻自顧自地抱緊他,將頭埋入他懷中,低聲喃喃道:「謝容華,你要是只是我一個人的就好了。」

謝容華身體一震,他抓住懷中女人的雙肩,讓她不得不面對著自己:「顏汐凝,你說清楚,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

她呵呵一笑,輕輕推開他,步履蹣跚地往床邊走去,揮著手道:「你不是我一個人的,所以我不要你了,我要找一個對我一心一意的男人。」

她自顧自地脫鞋上床,用被子蓋住自己,好像真的打算睡了一般。

謝容華疾步走到她跟前,坐到床邊,望著她側躺著的身影,認真問道:「顏汐凝,這就是你一直以來躲著我的原因?」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