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四十二章 開倉放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二章 開倉放糧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翌日,顏汐凝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來,宿醉之後,額頭帶著刺痛,喝了阿秋端來的蜂蜜水,她才覺得舒緩了些。

阿秋剛伺候她洗漱完畢,謝靈禎便尋了過來,他臉上還帶著擔憂之色:「汐凝姐,昨晚你沒事吧。」

顏汐凝笑了笑,答道:「我喝多了,有些難受,現在沒事了。」

謝靈禎看了阿秋一眼,阿秋識趣地退下后,他才靠近顏汐凝耳邊說:「我不是說你喝醉的事情,昨晚,是我二哥送你回來的,我怕他對你發火,你不知道他抱你離開的時候臉色有多嚇人。」

他這樣一說,顏汐凝的思緒回籠,她昨晚人雖然醉了,記憶卻還是清晰的,想起昨晚的事情,心裡有些煩躁,可再來一次,她還是會這樣做吧,原來,她的妒忌之心已經那麼深了。

「汐凝姐?」謝靈禎見她發獃,喚她道。

顏汐凝回過神,對他笑笑:「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你別擔心。」

「也對,今日一早二哥把那個西秦第一美人丹麗賜給了舅父,別提舅父有多高興了,你這邊的守衛二哥也給撤銷了,看來是沒有怪罪我們的意思,這樣就好。」謝靈禎悻悻道。

「你二哥把丹麗給了你舅父?」顏汐凝吃驚道,他昨晚說過,她不喜歡的那些美人他都會送走,沒想到今日他便把丹麗送人了,他的動作比她預想中快了許多,他這樣做,是在催她嗎?

「是啊,明明昨晚還挺喜歡的,今早就送人了,二哥還真是喜怒無常。」謝靈禎嘆息道,卻很快便轉移了話題:「對了,汐凝姐,現在外面下了大雪,道路被封,二哥說我們要再過些時日,等雪化了,才能班師回朝。pbtxt」

顏汐凝心不在焉地點點頭,問謝靈禎道:「你二哥今日在做什麼?」

「我沒有參與政事,具體的也不清楚,好像二哥命人將秦城的糧倉開了,在給城中的老百姓放糧。」謝靈禎答道,突然眼睛一亮:「汐凝姐,要不我們也去看看,反正你我都是閑人。」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不由笑了起來,她是女人,在軍中多有不便,而謝靈禎沒有一官半職在身,整個魏軍里,估計就他們兩個最是清閑了。

「開倉放糧,你二哥也在嗎?」顏汐凝問道,如果他在,那她就不去了,如今她抱著一種鴕鳥的心態,能拖一日便是一日,她也很恨自己的優柔寡斷,可是現在她的心裡真的很亂,拒絕說不出口,答應應不下來,把自己給逼到了一個兩難的地步當中,自我糾結。

「二哥那麼忙,哪裡顧得了這些小事,都是下面的人在忙活,汐凝姐想見我二哥嗎?」謝靈禎不明所以地問道。

「不是。」顏汐凝急忙否認,「走吧,我們也去看看,進了這秦城后我一直被關著,都沒有好好看過呢。」

**********************

「宗政將軍,你看秦王殿下如今是什麼意思?」狄君側眼問身邊站著的男人,昨夜下了大雪,今日就開倉放糧,明著是體恤百姓,可真實用意卻絕不會這麼簡單。

「我如今已是階下囚,哪裡還當得上將軍二字。」宗政銘沒有回復他,轉而糾正他的稱謂,突然他眼神往一個方向望瘸著他的目光看過去,見一對少男少女和放糧的軍官打了招呼后,也在一旁幫忙放糧,男子看著比女子年紀小些,一身的貴氣藏也藏不住,相比較一旁的女子就低調許多,他眯眼想了會兒,突然驚呼道:「那個女子不是昨晚大鬧晚宴的女子嗎?宗政兄認識?」

「大鬧晚宴?「昨天的晚宴宗政銘並沒有參加,聽到他說顏汐凝大鬧晚宴倒是有些詫異。

「是啊,你沒去太可惜了,這女子在秦王面前可真是……」他似笑非笑地說道,宗政銘看向遠處的人,輕笑道:「狄兄,我們過去打個招呼吧。」說完也不等狄君的回復,便率先往謝靈禎和顏汐凝走去。

謝靈禎正幫著顏汐凝一起給排著隊的百姓舀糧食,突然一個高大的身影籠罩著他們,顏汐凝抬頭一看,神色一變,謝靈禎急忙擋在她身前,怒視宗政銘道:「你想做什麼?」

宗政銘摸摸鼻樑,有些訕訕地道:「燕王殿下不用這麼緊張,我如今已經歸降了你們,自然不會再和你們作對了,只是想過來打個招呼罷了,我們畢竟也算舊識。」

「呸,誰想和你是舊識,你讓開,別耽誤我們做事。」謝靈禎不屑道,宗政銘身後的百姓也嚷嚷了起來:「不領糧食就讓開,別擋道。」

宗政銘悻悻然地走到一邊去,狄君看到他的窘狀打趣他道:「看來燕王殿下很討厭宗政兄啊,宗政兄想討好他還得再想點辦法。」

「他一個小孩子,我討好他能有什麼用。」宗政銘苦笑道,他不過想和顏汐凝道聲謝,沒想到她這麼怕他,既然如此,那時又怎麼會選擇救他,他真是不懂。

日頭西斜,糧食發放了一批一批,老百姓卻一點也不見少,突然老百姓中不知是誰傳來了一聲高呼:「秦王殿下來了。」

眾人紛紛仰頭張望,只見謝容華穿著銀色的盔甲,騎在熾焰上,領著一隊人馬往放糧這邊而來,老百姓讓開道路,齊齊跪下高呼:「秦王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1聲音中帶著敬仰與感激,他們原以為戰爭后軍隊會進城搶掠,卻沒想到魏軍進了城后不僅對他們秋毫無犯,如今還開倉放糧給老百姓,就是張善仁在時,也從來沒有發糧食給他們過,他們對大魏的害怕和恐懼,在這短短几日後,已變成了慶幸和感激。

「哇,汐凝姐,這些百姓好像很喜歡二哥呢。」謝靈禎感嘆道,見沒人回復自己,側身望去,竟不知顏汐凝什麼時候不見了蹤影。

顏汐凝早在看見謝容華身影那刻,便放下手中的動作往人群后躲了起來,在大家高呼秦王千歲時便偷偷摸摸地離開了,她如今見了他,就跟耗子見了貓一樣,就怕他逮著她要答覆。

她沿著出來的路往回走,行宮的守衛都換成了魏軍的士兵,他們認得她,並不會阻攔她進宮,秦城的行宮面積不大,顏汐凝沒多久便走回了自己住的院子,卻沒想到會有一個女子守在院子門口,走得近了,才認出是丹麗,她來做什麼?她疑惑著,不由放緩了速度。

丹麗疾步走向她,突然向她跪下,泫然欲泣:「薛姑娘,求你救救我。」說完便向她磕頭。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