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四十三章 丹麗求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丹麗求助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趕忙上前扶起她,道:「你別這樣,快起來,你怎麼了?」美人哭得梨花帶雨,我見猶憐,顏汐凝一時有些不知所措。

丹麗固執地跪著,不肯起身,哭泣道:「求姑娘幫幫我。」

「你想跟著秦王殿下?」顏汐凝皺眉低聲問道。

丹麗搖搖頭,低聲道:「我原本就是張善仁培養的一個工具,秦王殿下天人之姿,昨夜我原本想著可以跟他,也算是我的造化,可是昨晚見殿下對姑娘,我知道我不可能跟著他了。」

她的聲音帶著哽咽之色,繼續道:「昨晚我一直等著秦王殿下,可是等到天明時分他才出現,他說要把我送給梁大人。」

「你不喜歡梁大人?」顏汐凝問出口后就後悔了,梁許都四五十的人了,丹麗怎麼可能喜歡他。

丹麗哀聲道:「和梁大人無關,我只是厭棄了這樣被人送來送去的日子,張善仁將我送給秦王殿下,秦王殿下如今又要把我送給梁大人,以後等梁大人厭棄我了,我又不知道會被送給誰?」她磕了頭,聲音誠懇:「我不知道這宮中如今還有誰能幫我,姑娘和我同為女子,我相信姑娘能理解我的苦衷,我實在不想再過這樣的日子,如今只想離開秦城,獲得自由之身,哪怕以後只嫁了個山野村夫,也好過被當做禮物隨意送人。」

「這些,你和秦王殿下說過嗎?」顏汐凝問道。

「我,我不敢。」丹麗的身體輕顫著,顯得可憐至極。

顏汐凝蹲下身,面對面看著她,低嘆道:「這樣,我去幫你求情,讓他放你離開,我不能保證我能成功,但是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好不好?」

丹麗聽了她的話,神色並沒有放鬆下來,反而握住顏汐凝的手哀求道:「姑娘不要去求殿下,殿下他不會答應的,何況,就算殿下答應放過我,張善仁也不會放過我的。」

「若殿下答應了,就算是張善仁不滿,他又能把你怎麼樣?」顏汐凝皺眉道。

「若姑娘去求殿下,他一定會知道是我私下來求姑娘,我壞了他的好事,他不會放過我的,如今他雖然被軟禁在宮中,可秦城中還有許多聽命於他的殘餘勢力,要殺我易如反掌,我只有偷偷摸摸地離開秦城,才能尋得一線生機。」丹麗搖頭凄楚地道。

聽她這樣說,顏汐凝倒是有些難辦了,她低嘆一聲,道:「可我也沒辦法讓你偷偷摸摸地離開啊,我不過就是一個隨軍出征的軍醫,什麼權力都沒有。」

丹麗左右張望了一會兒,起身拉著顏汐凝走到一個角落裡面:「我知道這行宮有一個密道可以逃出去,可是秦城的城門都被秦王殿下的人把守著,我想讓姑娘幫我引開他們,我便可以趁機逃出去了。」

「密道?」顏汐凝詫異道,但心中也並不覺得驚奇,宮中有逃生密道是稀鬆平常之事。

丹麗點點,答道:「密道就在行宮花園的假山裡,是我以前無意間發現的,姑娘,我今晚就要被送到梁大人那裡去了,所以我們一定要快,今晚是我最後的機會,那些士兵認識姑娘,若是姑娘,一定可以將他引開的。」

顏汐凝沉吟半晌,丹麗被送給梁許,她有一定的責任,那梁許是謝容華的舅舅,她去求謝容華,他不答應那她是白忙一場,若他答應,便會對梁許食言,難免會讓他們舅甥之前產生嫌隙,而若是她幫丹麗偷偷摸摸地離開了,到時候找不到人,梁許頂多恨她,要怪也不能怪到謝容華頭上,她也算是彌補了對丹麗的愧疚與虧欠,她想到這裡心中有了決斷,看向丹麗低聲道:「好,我幫你,不過我只能幫你引開守城的士兵,讓你出秦城,之後的事,就只能靠你自己想辦法了。」

丹麗見她願意幫自己了,臉上喜不自勝,一瞬間又要跪下,顏汐凝急忙扶起她,低聲道:「你別跪了,讓人看見就不好了。」

丹麗點點頭,輕聲道:「薛姑娘的大恩大德,我來世一定做牛做馬報答姑娘,今夜辰時,姑娘請在行宮花園的假山那裡等我,薛姑娘,這件事對我很重要,姑娘一定要到,還有,千萬不能把消息透漏給旁人知道。」

顏汐凝點點頭,承諾道:「你放心吧,我既然答應了你,就一定會幫你的。」

「謝謝姑娘。」丹麗對她行了大禮后,看了她一眼,悄然離開。

謝靈禎從行宮外回來,便直接到了顏汐凝的院子:「汐凝姐,你怎麼一個人先走了,我到處都找不到你。」

顏汐凝正在吃飯,招呼他坐下和她一起用晚膳,她不敢說出實情,只好拿宗政銘做擋箭牌:「那個宗政銘一直在旁邊盯著我們看,我看到他總覺得害怕。」

謝靈禎哈哈笑道:「我猜也是這樣,不過你也別怕他了,你走了以後,那個宗政銘又找我了,我看他態度挺誠懇的,以後應該不會再造次了。」

「是嗎?他身體都好了吧。」顏汐凝因為宗政銘掐過她脖子,總不想和他接觸太多。

「好了,他還讓我代替他向你道謝呢,汐凝姐,你是他的救命恩人,不用每次見他都像見鬼一樣跑開。」謝靈禎安慰地拍拍她的肩。

顏汐凝訕笑一聲,他們吃了晚飯,眼見和丹麗約定的時辰漸漸近了,謝靈禎卻完全沒有離開的打算,她心裡有些急,想著該用什麼法子支開他。

在顏汐凝苦思冥想的時候,跟在謝容華身邊的近衛走了進來,給謝靈禎行禮後向顏汐凝恭敬道:「薛姑娘,這是元帥讓我交給姑娘的東西。」

顏汐凝接過他給的紙條,只看了一眼,便瞬間紅了臉,謝靈禎看她這樣,奇道:「二哥給你的是什麼,讓我看看。」

顏汐凝驟然收手,把紙條捏在掌心中,瞪著他道:「不關你的事。」

謝靈禎欲上前搶,那近衛咳了一聲,道:「燕王殿下,元帥有令,請您隨小的過去。」

謝靈禎止住了動作,不情不願地跟著近衛離開,顏汐凝等只留自己一個人了,才偷偷摸摸地打開那張紙條,上面只有龍飛鳳舞的八個大字,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這八個字燙得她心裡砰砰直跳,擋也擋不住的歡喜在她心底蔓延開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