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四十四章 突生變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四章 突生變故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靈禎走了不久后,顏汐凝便出了房門,阿秋在院子里打掃,見她要出去,停住手中的動作,疑惑道:「姑娘這個時候還要出門?」

顏汐凝點點頭,道:「晚膳吃得多了,我去花園走走,消消食。」

「那我陪姑娘一起去。」阿秋正欲放下手中的掃帚,顏汐凝阻止她道:「你忙你的,我就在這行宮的花園走走,一會兒就回來了,你不用跟著我,這宮裡到處都有侍衛,不會有事的。」

阿秋想想她說得有道理,便沒有再強烈要求跟著她。

顏汐凝若無其事地渡步到花園裡,緩緩走近假山邊,四處張望,卻並沒有見到丹麗的身影。

「薛姑娘。」顏汐凝還在找丹麗,聽到假山中傳來低低呼喚聲,正是丹麗躲在假山中向她招手,她小心地鑽進假山之中,丹麗鬆了口氣道:「我還以為姑娘不來了呢。」

「我既然答應了你,又怎麼會不來呢?」顏汐凝低聲道,四處張望了這裡的環境,目之所及都是假山石頭,她不由疑惑道:「密道是在這裡嗎?」

丹麗點點頭,低聲道:「姑娘隨我來。」

說完她往假山裡走了幾步,在一處雜草叢生的山縫中,伸手進去輕輕一拉,轟地一聲,她們面前的一個假山石頭移開,露出一個地洞來。

「薛姑娘,走吧。」丹麗對她笑笑,顏汐凝看著那黑峻峻地洞口,有些猶豫。

丹麗看她遲疑的樣子,有些著急道:「姑娘,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顏汐凝回過神來,吸了口氣,朝密道里走去,丹麗跟在她身後匆忙進了密道,也不知道她按了哪裡,那假山石頭又把入口給封住了,丹麗吹開火摺子,將洞壁的壁燈點燃,狹小的地道便亮了起來,一直延伸到遠處。

「薛姑娘,我們快走吧,以免被人發現。」丹麗催促她道。

「好。」顏汐凝點點頭,隨著她往地道的深處走去。

二人在燈光微弱的地道中走了快半個時辰,卻依然沒有走到出口,顏汐凝看著遠處那不知道盡頭在哪裡的地道,慢慢停下了腳步。

丹麗走在她前面,沒有聽見跟上的腳步聲,回頭望著她道:「薛姑娘怎麼停下來了?」

顏汐凝看著前方的路,神色間帶了些疑惑:「丹麗姑娘,你確定這地道的出口是在秦城內?」她今日出過宮,秦城的行宮並不大,這地道對比地面的道路,如今應該已經出了行宮了,可是這地道出口卻還不知道在哪裡。

丹麗的神色變了變,笑道:「我也是在張善仁的書房裡找到的這條密道,上面標明的出口就是秦城西南的一所民宅內,我想應該不會有錯。」

顏汐凝想了想,搖頭道:「不行,我們先回去,你既然沒有走過,那還是先找穩妥的人來查清楚這密道了再從長計議。」顏汐凝說完便轉身欲往回走。

丹麗追上去,著急道:「薛姑娘,我們都走了這麼久了,怎麼能半途而廢呢。」

顏汐凝卻心意已決,她低聲道:「你放心,我會幫你想辦法拖住梁許的,這密道你我都沒走過,誰也不確定盡頭是什麼,我們這樣出去,太危險了。」

「可是……」丹麗還想說什麼,顏汐凝已經沉聲道:「你若想我幫你,那就聽我的。」

丹麗見勸服不了她,只得低聲道:「那便聽薛姑娘的吧。」

顏汐凝點點頭,轉身往回走,她走在丹麗前面,沒想到丹麗會突然上前,一記手刀劈到她的後頸上,顏汐凝後頸一痛,人便直直倒了下去,在倒下那一剎那,她聽見丹麗幽幽地說:「薛姑娘既然不肯合作,我就只能不客氣了。」

那一刻,她心中一驚,才明白丹麗想逃走是假,引她出去才是真,她中計了。

**********************

「殿下,我要見殿下。」

謝容華正在書房裡看宗政銘遞上來的西秦山川地形圖,宗正銘站在一旁,偶爾提點他幾句,突然聽到屋外有人吵鬧,謝容華眉頭輕皺,對門外喝道:「什麼人在外面大吼大叫?」

侍衛在門外恭敬道:「殿下,是一個叫阿秋的婢女。」

阿秋?謝容華放下手中的圖紙,迅速打開門,看著跪在門外的阿秋,道:「你不在薛姑娘旁邊伺候著,跑到這裡來做什麼?」

阿秋神色慌亂一片,她磕頭道:「殿下,今日傍晚薛姑娘說要去花園散步消食,然後人就不見了,我整個花園都找遍了,沒有見到薛姑娘的人影。」

謝容華神色大變,他快步上前,拉著她的領口將她一把揪起,厲聲道:「你不是一直跟著她的嗎?人怎麼會不見了?」

「是姑娘不讓我跟的,她說她去去就回,又是在行宮的花園,我沒太在意,誰知……」她的話還沒說完,已被謝容華一把扔了出去,他的眼中凝著狂風暴雨,對站在一旁的侍衛喝道:「把宮裡的人都派出去給我搜,把行宮翻過來也要把人給我找出來。」

「等等。」跟在他繩銘聽到他們的對話,叫住侍衛,他看了一眼從地上艱難爬起來的阿秋,問道:「薛姑娘是在花園失蹤的?」

「我不知道,姑娘說她要去花園走走,然後就不見了。」阿秋帶著哭腔,抖著身子答道。

宗政銘轉身對謝容華道:「殿下,花園裡有一條密道,薛姑娘可能是發現了密道,或者是被什麼人帶進了密道。」

謝容華聽了他的話神色一凝,沉聲道:「帶我去你說的密道。」

宗政銘領著謝容華入了花園中的密道,密道內燃著火光,宗政銘道:「看來不久前果然有人進了密道。」

謝容華沒回答他,極速往前走,二人走了一陣子,謝容華突然停下,在地上撿起了一根發簪,宗政銘看著他臉色不太好看,問道:「殿下可是發現了什麼。」

謝容華舉起發簪,沉聲道:「這是汐凝帶頭上的發簪,她確實來過這裡,還遇到了什麼事。」他眸色一沉道:「我們快點追上去。」

他們從密道出來時,天早已黑盡了,外面雪茫茫一片,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瑩瑩白光,大雪紛紛揚揚地下著,將雪地中的蹤跡全都掩蓋了下來,宗政銘環顧四周,發現有一封信被羽箭插在密道出口的縫隙中,他取下信件,遞給謝容華道:「殿下你看,他們留下了信。」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