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四十八章 隻身犯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八章 隻身犯險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容華拆開信,看完信后臉色陰沉,宗政銘不由擔心道:「秦王殿下。」

謝容華抬頭看向宗政銘,沉聲道:「宗政將軍,你既然已經歸順了本王,本王現在有一件事要交給你去做,希望你不要讓本王失望。」

宗政銘嚴肅道:「殿下請講。」

謝容華將信遞給他看,道:「今晚的事情,我希望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宗政銘看完信后,神色有些難看,道:「殿下打算用張善仁換薛姑娘?」

謝容華沉了沉眼眸,道:「張善仁是前西秦的主人,本王必須把他帶回長安,交給父皇處置。」

「那薛姑娘怎麼辦?」宗政銘著急道。

「我會親自去望月崖,到時你帶人在山下,等汐凝下山了,你便帶人攻上山去。」謝容華輕聲道。

宗政銘幾乎一瞬間便懂了他的意思:「殿下要用自己去換薛姑娘?此事若是被其他人知曉……」

「不會有其他人,我說過,今晚的事情不能讓其他人知道。」他說著拍拍宗政銘的肩膀,對他自信地笑道:「一軍主帥有多重要,我比將軍更清楚,將軍放心,本王有自保的能力,只要將軍聽我的安排,一切都不會有問題。」

「殿下相信我?」宗政銘輕聲問道,畢竟在十天之前,他們還是敵對的關係。

「不信你今晚就不會隨你到這裡了。」謝容華淡淡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將軍,本王不是張善仁。」

宗政銘聽懂了他話中的意思,抱拳道:「屬下定不負殿下所託,這事可要讓張善仁知道?」

「不必。」謝容華輕勾唇角,「他恐怕早就知道會有今晚的事,此刻我們不找他,只會讓心急如焚,自亂陣腳。」

張善仁的身邊一直有人時刻監視著,否則也不會用這樣的法子想脫身,謝容華眯了眯眼,看來,他是知道父皇下的聖旨了。

謝容華抬手吹了一個口哨,鷹嘯聲響起,阿隼在空中盤旋著,謝容華抬頭看著它,對宗政銘道:「明日你在山下,若是我上山兩個時辰后汐凝還沒有下山,你便帶人去望月崖上尋它,它會帶你來找我。」

****************

顏汐凝醒過來的時候,置身於一個破舊的茅草屋中,她撐著身子爬起來,摸了摸衣袖,藏在袖中的袖箭還在,她的心微微安了幾分。

門吱丫一聲響起,丹麗推門而入,見她醒了,笑道:「你醒了。」

顏汐凝警惕地看著她,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你為什麼抓我,你一直在騙我是不是。」

丹麗盯著她看了許久,才道:「我一直在想秦王殿下到底看上你哪裡了,如今,倒是覺得你確實和一般女子不同。」普通女子遇到這種事情,估計早害怕地哭了,她沒想到顏汐凝還能這樣鎮說話。

「你想用我來要挾秦王。」顏汐凝幾乎是一瞬間便明白了他們的用意。

丹麗笑道:「薛姑娘真聰明。」

顏汐凝自嘲道:「我若聰明,就不會被你騙了。」

丹麗嘆道:「姑娘也別怪我,我們各為其主,我早就說過,我只是張善仁的一個工具,是薛姑娘你太天真,你不會真的認為一個工具,會有選擇自由的權利吧。」她早就服了張善仁特製的毒藥,若不聽他的命令行事,便只有死路一條。

「是張善仁讓你抓我的?」顏汐凝皺眉道,她和張善仁也就宴會那晚見過。

「是也不是。」丹麗嘆道:「他只是要我們救他離開西秦,原本我是想,若我成了秦王的女人,那麼我便可以用這個身份在暗中搭救他,可惜……」丹麗望了顏汐凝一眼:「秦王殿下眼裡只有薛姑娘,那我也只好用薛姑娘來換張善仁了。」

顏汐凝輕笑一聲,道:「張善仁雖然投降了,可依舊是宮中的重犯,丹麗姑娘難道真以為我有那麼重要,秦王殿下會答應你們換人?」

「會不會薛姑娘很快就會知道了。」丹麗笑道,擊了擊掌,兩個黑衣男人進來,她吩咐他們道:「帶上她,我們去望月崖。」

顏汐凝被他們推攘著,出了門才發現他們是在山裡面,她被他們強迫著帶著往前走,雪已經停了,厚厚的雪地上留下一行深淺不一的腳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顏汐凝隨他們來到了一處懸崖處,那裡還等候著十來個黑衣男人。

丹麗站在崖邊往下眺望,問其中一個黑衣人道:「他們人來了嗎?」

黑衣人道:「來是來了,可是……」

丹麗見他吞吞吐吐的樣子,皺眉道:「可是什麼?」

「謝容華是和宗正銘帶著一隊人馬來的,可是上山的只有謝容華一個人。」黑衣人道,他看不出來謝容華的用意。

「一個人?」丹麗疑惑道:「主公呢?他們沒帶主公來?」

「沒有。」黑衣人肯定道。

顏汐凝聽了他們的對話,臉色發白,謝容華真的來了,還孤身上山,他不知道這裡有多危險嗎?

呼嘯的寒風中,有隱隱約約地腳步聲漸漸近了,熟悉的身影漸漸出現在她眼前,謝容華一臉從容地緩緩向她而來,那十來個黑衣人同時亮出兵器,丹麗望著他,滿臉戒備之色:「秦王殿下,我主公呢?」

「在西秦行宮中。」謝容華淡淡道。

丹麗滿臉怒意道:「我信中所說,難道殿下看不懂,還是不想要她的命了。」說著她抵在顏汐凝頸間的劍往裡送了幾分,在她的頸間留下淡淡的血痕。

顏汐凝望著謝容華的眼中蓄滿淚水,她高聲道:「謝容華,你不要管我,是我自己笨被她騙了,是我活該,你快走。」

「汐凝,我不會扔下你不管。」謝容華凝視著她的眼睛認真道。

「秦王殿下真是深情。」丹麗嘲諷地道,將劍又往前送了幾分:「既然殿下不想我傷害她,那便把我主公交出來,我無意與殿下為敵,只想救主公一條活命。」

「本王不能用張善仁來換人,不過,本王可以用自己來換,汐凝對姑娘沒什麼用處,可若是本王在姑娘手裡,姑娘不是有了更多與魏軍談條件的籌碼?」謝容華聲音很輕,彷彿說的事情和他自己無關一般。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