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四十四章 生死相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四章 生死相隨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丹麗收了劍,上前一步道:「殿下有什麼陰謀?」

謝容華淡笑道:「本王不過不想自己的女人受苦,丹麗姑娘的顧慮未免太多,只要你們放了汐凝,本王任憑你們處置。pbtxt」

「謝容華,你瘋了。」顏汐凝淚如雨下,她搖著頭低喃道,「我不值得你對我這樣的,不值得。」

「秦王殿下對薛姑娘情深似海,還真讓丹麗有些嫉妒了。」丹麗嘆聲道,她看向謝容華,抿唇道:「既然殿下這樣說,我也沒有拒絕的理由,只是殿下要我放了薛姑娘,那殿下也該先拿出點誠意才是。」

「你要什麼誠意?」謝容華淡淡道。

「丹麗知道,殿下武功深不可測,我們這裡的人一起上也未必是殿下的對手,我不想等放了薛姑娘以後被殿下反咬一口,所以只能先委屈殿下,喝下軟經散了,若是殿下同意,等殿下喝了,我便立馬放了薛姑娘。」丹麗笑著道,見謝容華緊盯著她,她接著又道:「殿下放心,丹麗說到自然會做到,等殿下在我手中了,薛姑娘對我們毫無用處,我們沒必要為難她。」

「好,一言為定。」謝容華不假思索地應道。

丹麗看向鉗制著顏汐凝的那個男人,吩咐道:「阿寬,把軟經散給秦王殿下。」

阿寬應了一聲,往懷裡掏出葯,卻沒想顏汐凝突然狠狠咬了他的手,她發了狠勁,饒是他是練武之人,也不禁痛得揮手,將她遠遠地甩了出去,他們本來就靠在懸崖邊,這一甩,便將顏汐凝甩出了懸崖,謝容華和丹麗皆臉色大變。Pbtxt

「汐凝1謝容華飛身上前,一掌打飛阿寬,快速躍到懸崖邊上,堪堪抓住顏汐凝的衣袖。

「汐凝,你不要動,我馬上救你上來。」他說著,聲音帶了隱隱的顫抖。

丹麗和其餘人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措手不及,等丹麗反應過來后,立即高聲道:「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去把謝容華給我抓祝」

黑衣人聞言急忙上前。

顏汐凝眼見那些黑衣人出現在謝容華身後,謝容華卻只顧將她小心地往上拉,她再顧不得許多,高聲道:「容華,小心。」說著她舉起左手,將袖箭向撲向謝容華的黑衣人射出。

「哧」地一聲,黑衣人中箭倒了下去,她的衣袖也隨著她的動作斷裂開來,那一瞬間,她看到謝容華臉上的驚恐絕望,在落崖的那刻,她無聲地道:「容華,保重1

顏汐凝直直往崖下而去,謝容華身後的人襲來,他反手一掌將他打飛,毫不猶豫地飛身而下!

顏汐凝極速地往下墜落,在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手被一個大手拉住,落入一個溫暖熟悉的懷抱中。

她從來沒想過謝容華會隨她一起跳下來,望著他的眼中滿是不可置信,謝容華一手緊擁著她,一手抽出劍死死地插入峭壁之中,以此來減緩他們下落的速度,身邊的風景在倒退,凜冽的寒風在他們身邊呼嘯著,那劍與崖壁間發出刺耳的摩擦聲,最終不堪負荷,應聲而斷,碎片劃過謝容華的手,絲絲血跡順著他的手腕流下,眼看要到崖底了,謝容華抱緊她使出全身內力擊打崖壁,強烈的力道使得她和他換了一個方位,他雙手抱緊她,在她耳邊低聲道:「別害怕,有我在。」

顏汐凝的眼中凝著淚,怔怔地看著他,她想,就算她此刻命喪於此也不枉此生了,她抱緊他,滿含深情道:「謝容華,我愛你。」這輩子,我唯一愛的人,只有你。

「彭」地一聲,謝容華護著她背部著地,撞在了結冰的湖面上,冰面碎裂,他們墜入冰冷的湖水之中,湖水冰冷刺骨,寒涼一瞬間便侵入心肺,不過片刻,謝容華便掙扎過來,在水中帶著她,艱難地往岸邊游去。

不知遊了多久,他們才游到湖邊,謝容華力氣已盡枯竭,他艱難地將顏汐凝推上岸,自己卻再沒力氣爬上去,顏汐凝使出全身的力氣拖拽他,好不容易才將他拖上了岸,他的嘴唇蒼白,眼睛緊緊閉著,背上鮮血淋漓,人事不知,顏汐凝顫抖著雙手,按壓著他的曲池穴,她如今身邊一無所有,只能這樣勉強為他止血。

「謝容華,你別嚇我,你說過我們要一起努力的,你答應過的。」顏汐凝帶著哭腔道,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無助,這樣害怕過,那血在她不住的按壓下,終於不再流了,顏汐凝探到他微弱的脈搏,她擦了擦眼淚,穩定心神道:「顏汐凝,你不要慌,你可以的,你可以救他的。」

她艱難地爬起身,看了看四周的環境,湖邊有一片樹林,她現在必須要離開這裡,找一個遮風避雨的地方為他療傷,空中有鷹嘯聲傳來,她驚喜地抬頭,果然是阿隼,她讓阿隼在前引路,自己蹲下身,將謝容華背到背上,一步一步地挪動腳步,往樹林中走去。

樹林中寥無人跡,雪地中只有顏汐凝留下的深淺不一的腳步,她和謝容華原本就濕透了全身,如今她的身體早已被凍得沒有知覺,她不知道自己走了有多久,只覺得雙腿如鉛一般重,每前行一步都艱難萬分,可是她不敢停下休息,她怕自己停下,就再也走不動了。

終於,眼前出現了一個山洞,顏汐凝喚了阿隼進去,阿隼進去不久,便有一窩狐狸從洞里竄了出來,等她把謝容華背進洞中安置好后,才對阿隼道:「阿隼,領人來這個洞里救我們。」

阿隼呼嘯一聲,向遠處飛去。

顏汐凝在洞中找到了些枯草,又去外面尋了點乾燥的木材,好不容易才在洞中升起火堆,她將自己的中衣脫了下來,撕成一條一條的布帶,放在火堆邊烤著,走到謝容華身邊,將將他身上的濕衣服小心翼翼地脫下,可是她再小心,那些原本止血的傷口還是再次破裂了,她將傷口用雪水清理了一遍,又用烤乾的布條將傷口包紮好,才終於鬆了口氣。

長久的坐在火堆邊,她的外衫在忙碌中竟然不知不覺地幹了,她原本想幫謝容華把衣服穿上,可是他的衣服還沒有干,如今不能再穿,她看著他被凍得發青的臉,片刻之間便下了決斷,她把自己的衣服全部脫了,只剩下肚兜和褻褲,她小心翼翼地抱住他赤裸的身體,原本已經有些暖意的身體頓時被冰得一哆嗦,待將他擁入懷中后,再把自己的外衣蓋在兩人身上,謝容華冰冷的身體漸漸有了溫度,他的臉色也慢慢恢復正常,顏汐凝靜靜地看著他的臉,彷彿永遠也看不夠一般,洞外寒風冷冽,卻掩蓋不住洞里微弱的溫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