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四十九章 馬場傾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九章 馬場傾談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等謝容華離開了,謝靈禎一股腦跑到顏汐凝床邊坐下,急切道:「汐凝姐,你和我二哥是怎麼回事,怎麼,怎麼突然就這麼膩歪了?」

顏汐凝聽他說到膩歪,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她抬頭看向謝靈禎,笑著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之前我和你二哥之間有些誤會,現在誤會沒有了,而且,我們彼此喜歡,等靈禎以後有了喜歡的女孩子,就會明白了。pbtxt」

謝靈禎似懂非懂地點點頭,臉上帶著少年郎特有的朝氣笑容:「二哥說以後你是我嫂子,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汐凝姐,我喜歡你做我嫂子,我還從沒見過二哥這麼高興過。」

顏汐凝也跟著他笑了,可是想到未來,又微不可聞地嘆了口氣,帶著希冀道:「要是你的父皇也能認可我就好了。」

「你那麼好,父皇也會喜歡你的。」謝靈禎肯定道。

顏汐凝得到他的肯定,心中有了些安慰,謝靈禎也許不明白,他的父皇會不會喜歡她,取決於她的身份,而不是她的為人,不過沒關係,她會陪著謝容華一起面對這一切,只要他們彼此信任,她相信,一切都不是問題。

顏汐凝在床上養了三日的腳傷,終於可以下床,這幾日謝容華很忙,但是晚上都會陪了她用完膳再離開,她聽說宗政銘找到丹麗的時候,她和他的手下已經毒發身亡了,她不由想到在山上的時候,丹麗說的她只是一個工具,原來那時她已身染劇毒,若是當時她給她看看,或許……

她苦笑著搖頭,她何必可憐她,若不是望月崖下是一片湖泊,她和謝容華恐怕都沒命了,顏汐凝正想著,外面謝容華的近衛來報:「薛姑娘,殿下差小的來告訴你,明日我們便要班師回京,請姑娘準備一下,今日事多,他就不來見姑娘了。pbTxt」

「好。」顏汐凝點點頭,見他並不離開,問道:「還有事嗎?」

「呃,還有,路上小的遇上張先生,他托小的給姑娘帶句話,請姑娘去行宮養馬場一見,他在那裡等姑娘。」那侍衛考慮良久才說道,張玄策是謝容華的心腹,應該不會對顏汐凝不利的。

顏汐凝想起那個彷彿能看透一切的男人,他幫了她很多,可是自己卻給他捅了簍子,還好沒有連累他,她也想見他,只是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機會,如今他提了,她自然得去見見。

顏汐凝到達馬場時,管事見了她畢恭畢敬,她有些哭笑不得,好像她和謝容華從望月崖回來以後,所有人對她和謝容華間的關係都心照不宣,偶爾碰見對她都多了些敬意,她自然知道那敬意不是對她,而是對她傘

「張先生在裡面嗎?」她輕聲問道。

「在的,屬下領姑娘過去。」管事答道。

「不必了,我自己去找他就好了,你們忙去吧。」顏汐凝拒絕了他的好意,徑自走了進去,遠遠的便見張玄策在喂熾焰,熾焰一般和外人並不親近,張玄策是它少數的親近人之一,她走得近了,熾焰抬頭看到她,高興了起來,她走到張玄策身邊,撫摸著熾焰低聲道:「之前都不敢來看你,委屈你了。」

熾焰見她和自己親近,高興地在她掌心蹭來蹭去,顏汐凝側頭看向張玄策,帶著謝意道:「張先生約我在這裡見面,也是想我能見見熾焰吧,多謝了。」

「顏姑娘不必客氣。」張玄策放下手中的活計,笑道:「在下找姑娘所為何事,想必姑娘已心中有數。」

顏汐凝低垂了目光,有些抱歉道:「汐凝沒有遵守與先生的約定,暴露了身份,差點害了先生,實在是對不祝」

張玄策哈哈笑道:「姑娘說的哪裡話,其實殿下在姑娘入營時就知道姑娘身份了,那時殿下沒有說什麼,後面自然不會再怪罪什麼了。」

顏汐凝聽了一驚,道:「他那個時候就知道了,那怎麼……」怎麼還會讓她跟過來,畢竟那個時候,他們幾乎恩斷義絕。

「捨不得姑娘吧。」張玄策輕嘆一聲,「情之一字,最是折磨人,好在姑娘打開了心扉,如今和殿下也算苦盡甘來。」

顏汐凝嘴顫了顫,終是沒再繼續這個話題,轉畔壬找我,是想知道望月崖的事情?」

張玄策點點頭,笑道:「殿下說是同姑娘去鸞山上賞景,誤了時辰,可是我知道,縱然殿下對姑娘一往情深,他卻絕不是那種美人在側,便會亂了心神,誤了正事的人,我想殿下定是有所隱瞞,只是他不願說,我也只好向姑娘打聽一二了。」

顏汐凝知道張玄策是謝容華的心腹,他不和他說明白,大概也是因為她,他怕別人對她有成見,如今張玄策親自來問她,她若不坦誠相告,恐怕日後他便真的會對她有成見了,顏汐凝微微嘆了口氣,道:「張先生說的沒錯,殿下和我確實不是去賞景了。」她緩緩將那一日一夜的遭遇告訴了他。

張玄策皺眉道:「姑娘的意思是說那日之事殿下只告訴了宗政將軍?」

「我也不能確定,不過我只看到了宗政將軍的人馬,所以我想,應該沒有其他人知曉吧。」顏汐凝輕聲道。

張玄策點點頭,對她道謝道:「多謝姑娘坦誠告知在下這一切,姑娘大義明理,是我等的福氣,以後有姑娘陪在殿下身邊,我就放心了。」

「我以為,先生會怪我的?「顏汐凝有些詫異道,畢竟謝容華為了她隻身犯險不說,還和她一起墜入崖底。

「這又怎麼能怪姑娘,居心叵測之人,防不勝防,這也是沒辦法的事1他笑道,卻又輕嘆了一聲,對顏汐凝認真道:「殿下將姑娘視為比生命更重要的人,往後姑娘要多加小心,以免被有心之人再次利用。」

顏汐凝點點頭,承諾道:「我以後不會再輕易相信別人了,有什麼事一定不自作主張,會與殿下還有先生商量的。」

「如此便好。」張玄策笑道:「這次西秦之徵,殿下還真是收穫頗豐啊1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回過味來,臉上泛起了淡淡的潮紅,她低下頭,暗暗想,收穫頗豐的又何止謝容華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