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五十章 班師回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章 班師回朝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翌日一早,大軍啟程回京,只留了少部分人馬留守秦城,顏汐凝遠遠地看見張善仁被關在囚車之中,他似乎也看到了她,投過來的眼神帶了幾分怨毒之色。pbtxt

顏汐凝轉過頭不再看他,和謝靈禎一道上了馬背,跟隨著大軍啟程出發,大軍行軍的速度比來時慢了不少,白日行軍,夜晚便安營紮寨,顏汐凝白日里都是和謝靈禎一起的,晚上便住在謝容華的帥營之中,最初她有些不自在,後來發現謝容華並沒有什麼出格的舉動,最多也就抱抱親親她,她也就釋然開來,謝容華很忙,她每日也就晚上能和他處上一些時間,她也不想離開他。

大軍一連行了幾日,周圍的景色慢慢變得熟悉,明日他們就會進入長安地界。

已近深夜,顏汐凝看謝容華還伏在案頭處理軍務,微微有些心疼,她走到他身後,輕輕為他按摩雙肩,減輕他的疲憊,在他身後輕聲道:「怎麼快到長安了,事情反而越來越多了,天都這麼晚了還沒處理完。」

謝容華享受了片刻她的服侍,輕聲回道:「明日回京后便要上交虎符,所以很多事情今日必須處理完才行。」

他抬手握住她搭在肩頭的手,一把將她拉入懷中,緊擁著她,聲音帶著溫柔魅惑:「汐凝在關心我嗎?」

顏汐凝伏在他懷中,輕聲道:「嗯,看你每日都那麼忙,真怕你身體受不了。」

他的氣息噴洒在她的臉側,帶著濃濃的暖意:「我一直都是這樣的,早就習慣了,再說,不是還有你在嗎?」他低頭輕吻她的眼瞼,望著她戲謔道:「在汐凝的照顧下,我的身體比以往都要好,汐凝要不要試試?」

顏汐凝幾乎立馬便明白了他話中的意思,她狠狠瞪了他一眼,將臉埋入他懷中,憤憤道:「謝容華,你討厭,我不理你了。pBtxt」

謝容華爽朗地笑聲在營帳中響起,過了許久,見顏汐凝還是埋頭不看他,他的下顎抵在她的發頂,輕哄道:「怎麼了,你還真不理我了。」

「你討厭。」顏汐凝悶悶地道,雖然這樣說,手卻將他更摟緊了幾分。

謝容華笑了笑,輕拍她的背,道:「汐凝,你要是累了,就先去休息,我這邊一時半會還弄不完。」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終於抬起頭,撅著嘴道:「我不去,我要陪著你。」

「好,隨你。」謝容華讓她在懷中找了個舒服的位置坐下,便繼續處理未完成的工作,不再逗弄她。

顏汐凝窩在他懷中,靜靜地看他忙碌,都說認真工作的人最好看,此刻,她深以為然。

巨大的燭火將帳中照得燈火通明,他和她的影子被映在營帳上,靜瑟而纏綿。顏汐凝的目光在他的臉和他手中的文書中穿梭,軍中的事,她並不太懂,只看他的眉頭時而微皺,時而舒緩,下筆利落,他的字和他的人一樣,帶著些凌厲,不像她,字唯有丑之一字可以形容。

謝容華拿起一本新的文書,顏汐凝看他翻開,目光頓時被上面的一個名字吸引,幾乎是一瞬間,她的身體便僵硬了。

謝容華立馬發現了她的不對,放下手中的文書,低聲問道:「怎麼了?」

顏汐凝抬手拿起他放下的文書,在眼前仔細確認了一遍,確定自己沒認錯后,才開口問他:「這個陳洛,是扶風軍的那個陳洛嗎?」

「嗯。」謝容華答道,「你認識他?」

「何止是認識?」顏汐凝冷冷笑道,放下文書,抱緊謝容華悶悶道:「容華,那個陳洛為什麼會在長安,他不是好人,你們不要相信他。」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將她從懷中拉開些距離,看著她認真道:「汐凝,你和他發生過什麼?你怎麼認識扶風軍的人的?」

顏汐凝答道:「我在扶風寨待過一年。」她將自己怎麼入的扶風寨和在扶風寨的經歷對他娓娓道來,說道離開之時遭遇的追殺,聲音中還隱隱有些懼意:「陳洛心狠手辣,那次若不是我運氣好,杜威又追了上來,我恐怕早已經沒命了。」

謝容華擁緊她,安撫著拍了拍她的背,眼中帶著幽深之色:「汐凝,別怕,有我在,沒有任何人能傷害你。」

顏汐凝的情緒漸漸穩定下來,「他為什麼會來長安?」她還想問其他扶風寨的人怎麼樣了,雲亦凡和杜威他們還好嗎,但現在終歸還不是時候。

「扶風軍奪下榮陽后,勢力大增,殤帝派蘇宏茂前去圍剿他們的事你可知道?」謝容華輕聲問她。

顏汐凝點點頭,那時她在長安聽到過一些風聲,謝容華接著道:「蘇宏茂圍剿他們失敗了好幾次,後來殤帝被殺,蘇宏茂奪了王家在洛陽的權勢,自立為王,與扶風軍相互制衡。」

她只知道王家被奪權的事,其他的事情她並不清楚,她拉了拉謝容華的衣袖,催促他道:「然後呢?」

謝容華看她著急的樣子,笑了笑,繼續道:「陳洛在之前的幾次摩擦中都勝了蘇宏茂,因此心生大意,被蘇宏茂狠狠算計了一番,幾乎全軍覆沒,他是率了殘部逃到長安的。」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神色一緊,她討厭陳洛,可是扶風寨卻有很多她的親朋好友,聽到說他們全軍覆沒,不由擔心道:「扶風寨的人都死了?」

「沒有,若是扶風寨沒有利用價值了,父皇又怎麼會禮遇於他。」謝容華輕笑道:「陳洛與杜威之間好像有些嫌隙,他失敗的時候,杜威帶著大軍守著榮陽以北的齊郡,他原可以帶著殘部去找杜威求援,卻並沒有去,反而入了長安。」

他們的嫌隙,顏汐凝自然是知道的,她在長安聽說陳洛殺了翟長孫時,就知道杜威對他必定心懷怨恨了,在扶風寨的日子,她很清楚,杜威對翟長孫有著怎樣的忠誠,她不知道杜威怎麼在陳洛手下活下來,還能有自己的勢力的,不過如今知道他沒事,她的心倒是微微安定了幾分。

「容華,扶風軍雖然是從一個小小的山寨起家,但他們其中有不少能人,我想,你能用上他們的,我可以將他們的能力一一說給你聽。」顏汐凝輕聲道,若是謝家能把扶風寨的勢力攬入其中,那以後在這天下之爭中,勝算便又多了幾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