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五十二章 遣散姬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二章 遣散姬妾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隨謝容華回秦王府時,秦王府外早已候了一群等候他們的人,顏汐凝看著那一地的鶯鶯燕燕,眉頭微皺,謝容華在看到她們的一瞬間,臉已冷得像寒冰一般,他冷冷看著秦洛,聲音寒意森然:「秦洛,你如今倒是越來越會自作主張了章節最快」

秦洛嚇得一跪,他這次沒有隨軍,一直留在秦王府,原本想著謝容華回來看到美人心情會好,可是他萬萬沒想到顏汐凝會和他一起回來,原本想著討好他,如今卻弄巧成拙,他顫聲道:「殿下,我……」

「不必說了,自己下去領罰吧。pbtXt」謝容華淡淡道,看向那一地的女眷,道:「你們都下去,不必跪在這裡了。」

她們聽謝容華的聲音,便知道他此刻心情不好,也不敢多做停留,容霜離開時偷偷看了顏汐凝一眼,她的神色淡淡的,看不出什麼,可是她心裡很清楚,顏汐凝來了,那她的未來幾乎就沒有希望了,她最擔心的事情,終於還是發生了。

等人都離開了,謝容華才走到顏汐凝面前,臉上帶著討好的意味:「汐凝,我會儘快送走她們,你不要在意。」

「嗯。」顏汐凝淡淡地應了一聲,問道:「我住哪裡?」

謝容華看她沒有發火,鬆了一口氣,道:「還是你原來住的屋子,我帶你過去。」

他們到了臨川閣,幻琴見了她,高興萬分:「顏姑娘,你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顏汐凝笑笑。謝容華開口道:「幻琴,好好伺候顏姑娘。」

幻琴行禮道:「幻琴明白。」

顏汐凝輕聲開口道:「殿下,我想休息了,你先離開吧。pbtxt」

謝容華抿了抿嘴,沒說什麼,轉身離開,他知道她現在並不想看到他,秦王府門口的事情,她雖然沒發火,心裡還是不高興的,沒有轉身就離開秦王府,他心裡已經很慶幸了。

謝容華離開后,幻琴小心地觀察顏汐凝的臉色,輕聲問道:「顏姑娘,你這次來秦王府,還會走嗎?」

「不走了。」顏汐凝一邊坐下一邊給自己倒茶喝,謝容華離開了,她心裡的那股氣也消了些,原本她就有心理準備的,不是嗎?

「太好了。」幻琴高興地道,「姑娘你終於想通了,以後有姑娘在,我也就不擔心殿下了。」

顏汐凝揣著茶杯,不以為意道:「他有什麼好擔心的。」

「姑娘你不知道,你離開以後,殿下難過了好久呢。」幻琴沒有多說,她低聲笑道,「姑娘回來了就好,我會像以前一樣,盡心服侍姑娘的。」

顏汐凝被她的笑容所然,也跟著笑了起來,她將頭靠在她的肩上,喃喃道:「幻琴,還好有你一直陪著我。」秦王府的生活,也許並不像她想的那麼難過。

第二日一早,謝容華陪顏汐凝吃完早膳便進宮去了,顏汐凝隨意收拾了下自己,便打算去醫館,從回來到現在,她還沒去過醫館,也不知道齊大夫他們怎麼樣了。她知會了芸初一聲,便出了臨川閣,才走出不遠,斜地里突然衝出來一個人影,厲聲道:「顏汐凝。」

顏汐凝回頭,遂不及防,她已握著匕首撲了上來,眼見躲避不及,另外一個人影突然橫在她和那個女人之間,容霜握住馨月手中的匕首,大叫道:「顏姑娘,你快跑。」

眼前的局面有些混亂,馨月死命掙扎著,看著顏汐凝的目光中溢滿仇恨:「顏汐凝,我要殺了你。」她猶如瘋子一般掙扎,匕首划傷了容霜的手腕,鮮血入注地流了下來,她推開容霜,直直往顏汐凝奔來。

顏汐凝在容霜提醒她后便轉身離開,她知道馨月現在狀態已近癲狂,必須要找侍衛來制伏她,她高聲叫著:「來人啊,救命。」

侍衛聽到呼救聲迅速現身,快速上前制伏住馬上追上顏汐凝的馨月,在馨月被制伏后,領頭的侍衛跪到顏汐凝跟前,滿頭大汗道:「顏姑娘有沒有受傷,屬下該死,讓顏姑娘受了驚嚇。」

「我沒事。」顏汐凝緩了緩神,看著在地上猶如困獸般掙扎的馨月,嘆道:「將她押入牢里吧,等殿下回來再行發落。」

「是。」侍衛領命退下,顏汐凝走到容霜身邊,將她扶起:「你還好吧。」

「我沒事,顏姑娘你沒受傷就好。」容霜虛弱地笑笑,顏汐凝仔細看了她手腕的傷,道:「我們去臨川閣,我為你治傷。」

「臨川閣沒有殿下的允許外人不能進入的。」容霜搖頭道。

「沒事,有我在。」顏汐凝說完拉了她便往臨川閣走,幻琴見她去而復返,還拉著容霜一起進來,不由驚道:「姑娘,這是怎麼了?」

「發生了點意外。」顏汐凝淡淡道:「把我的藥箱拿過來。」

顏汐凝細細為她包紮了傷口,看了一眼幻琴道:「你先下去吧,我有點話想單獨和容霜姑娘講。」

「可是……」幻琴有些為難,顏汐凝笑道:「沒事,容霜姑娘剛剛才救了我,你就在屋外守著就好。」

幻琴慢慢地退出去,為她們關好房門。

顏汐凝看著容霜,認真問道:「馨月為何要殺我?」

容霜的眼神閃了閃,低聲道:「昨夜,殿下去了摘星閣,把我們都叫到了一起,說要把我們送走。」

「所以,她便要殺了我?」顏汐凝低聲道。

容霜苦笑道:「馨月不肯離開,在殿下面前哭求,惹得殿下厭煩了,殿下便說要把打入賤籍,充做歌妓。」想到昨晚謝容華的樣子,她心裡現在還有些后怕。

「她認為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便想殺了我報仇。」顏汐凝苦笑道,「不過她也沒想錯,確實是因為我,他才會把你們都送走的。」

容霜詫異地抬頭看她,顏汐凝笑道:「是不是後悔救我了。」

容霜搖搖頭,低聲道:「要是顏姑娘有事了,我們都得死。」她認真地看著顏汐凝,帶著羨慕的語氣:「顏姑娘,我真羨慕你,可以得到殿下的心。」

她彷彿陷入了遙遠的回憶中,輕聲道:「我爹以前是大晉朝廷中的一個七品小官,長安城破后,我被我爹送進宮中,他希望我能得到陛下的寵幸,結果陛下將我賜給了殿下。」她幽幽地道:「我第一次見到殿下是在宮中的晚宴上,那時遠遠地看著她,我就在想,要是能被他看上就好了。後來被賜給他的時候我心裡是真的高興,覺得是上天聽到了我的祈求,滿足了我的心愿,他那麼年輕,那麼英俊,能做他的侍妾,我真的太幸運了。可是後來,入了王府以後我才明白,要見他一面有多難,他很快便要出征,我偷偷地跑出王府,就為了能多看他一眼,然後,我在那裡碰到了姑娘。」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