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五十三章 遣散姬妾(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三章 遣散姬妾(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聽了她的話,想起第一次見她,那時,她心裡還揣著一個美夢,被眼前的女子將她從夢中驚醒。

「那時,我就在想,姑娘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戴著紅玉芍藥,我雖然只見過一次,但我知道那對殿下來說是很重要的東西,是要送給未來王妃的,我心裡很不安,後來,有一次殿下喝醉了,在迷糊中一直叫姑娘的名字,我心裡的猜測成了現實,便一直在害怕,害怕姑娘會入了王府,再後來,我冷眼看著,姑娘好像並不喜歡殿下,那時,我真的很開心,只要姑娘不入府,那麼無論多難,我想我還是有機會的。」她輕輕地道:「那段時日殿下的心情不好,馨月常常去伺候著,慢慢地她在摘星閣的女子中便有了些與眾不同,她的脾氣也越來越大,對我們也習慣了頤指氣使,她是我們當中唯一能見到殿下的,我們自然也只能忍氣吞聲。」

「接著,殿下出了事,姑娘來給殿下治病,馨月總抱怨著姑娘霸佔著殿下,我們原本就與殿下見不上一面,自然不會在意,只是那時,我才明白了一件事。」容霜緩緩道。

「明白什麼?」顏汐凝輕聲問道。

「姑娘並非不喜歡殿下,相反,姑娘對殿下情根深種。」她嘆息道:「姑娘對殿下的感情,比我們任何人都要深,我們希望得到殿下的寵愛,更多是想得到他權勢的庇佑,而姑娘,喜歡的卻是殿下那個人本身,那時,我看著姑娘衣不解帶地照顧殿下,看著姑娘為殿下以身試藥,我不明白姑娘既對殿下有這麼深的感情,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害殿下。」她苦笑道:「不過,現在我明白了。」她看著顏汐凝,輕聲道:「姑娘不願意與任何女人分享殿下。pbtxT」

「我很自私,我知道這樣做會傷害你們,但是我既然決定和他在一起,那便只能傷害你們了。」顏汐凝輕嘆一聲。「你有什麼要求可以告訴我,能滿足你的,我會想辦法盡量滿足你,但是你不能留在秦王府,畢竟你曾經是他的女人,我過不了我自己這一關。」

「顏姑娘。」容霜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輕聲問她:「就算殿下把我們都送走了,日後殿下迎娶正妃,你總不能讓殿下把王妃也送走吧?到時,姑娘該怎麼辦?」

顏汐凝被她問得心中一窒,臉上卻帶著瀟洒的笑意:「我會和她爭上一爭,若是爭不過,那我離開便是。」

容霜獃獃地望著她,沒想到她的回答竟然會是這樣的,有急急的腳步聲傳來,關閉的房門突然被大力推開,一個焦急的聲音傳來:「汐凝,你沒事吧。」

顏汐凝站起身,謝容華快步上前握緊她的雙肩,仔細地上下打量她,她輕聲安慰他道:「我沒事,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宮中無事,想早些回來陪你。」謝容華簡短答道,臉上帶著懊惱之色:「是我安排不周,沒想到在秦王府還有人敢對你動手。」

「我沒事,多虧容霜姑娘救了我。」顏汐凝提醒他,謝容華才發現這屋裡還有其他人,容霜跪在地上,恭敬道:「容霜見過殿下。」

謝容華點點頭,道:「你救了汐凝,想要什麼賞賜,可以和本王說。」

容霜伏地拜了拜,看看謝容華,又看看顏汐凝,輕聲道:「殿下,請殿下賜容霜自由之身,離開長安,容霜向殿下和姑娘保證,不再出現在你們眼前。」她是皇帝賜給謝容華的女人,謝容華不要了,只能將她送給其他下屬,她從進宮那刻起,便沒有了自由,如今這個機會,她不能錯過。

謝容華沉思片刻,答道:「好,本王如你所願,明日本王會為你安排一個新的身份,賜你白銀萬兩,送你遠離長安。」

「謝殿下恩典。」容霜感激地道,又對顏汐凝伏了伏身:「謝謝顏姑娘。」

顏汐凝上前將她扶起來,輕聲道:「我不便送你,以後你自己保重。」

容霜點點頭,對她和謝容華道:「殿下,顏姑娘,容霜先退下了。」

顏汐凝看她離開的身影,低嘆一聲,謝容華將她攬入懷中,低聲道:「你嘆什麼氣。」

「如果不是我,她們或許不必這樣。」顏汐凝剛說完,便感到脖頸處傳來刺痛,她被他狠狠咬了一口,顏汐凝推開他,摸著頸部怒道:「謝容華,你屬狗嗎?咬我做什麼。」

「不准你再有這樣的想法,也不准你想著離開,更不准你把我讓給其他女人,知道嗎?」謝容華沉聲道。

「你說就是了,咬我做什麼。」顏汐凝不滿道。

「不讓你痛一痛,你就不會長記性。」謝容華冷哼一聲,不顧她的反對,又將她擁入懷中,顏汐凝拗不過他,也便隨他去了。

忍了許久,顏汐凝還是忍不住輕聲問道:「那個馨月,你打算怎麼處置她?」

謝容華的眸沉了沉,將她更擁緊了幾分,低聲道:「我自有打算,你不必管。」

顏汐凝看著他冷峻的面容,將原本打算求情的話咽了下去,她不能太心軟,馨月不會因為她開口救她便對她感激,說不定往後還會生出其他事端來,既然他說他會處理,那她便把一切交給他吧。她在心中暗自對自己說,不想再理會這些橫在他和她之間的外人。

午膳過後,顏汐凝要去醫館,謝容華要跟著去,她說服不了他,只好帶著他一起去了寒水堂。

現在是寒水堂午間休息的時間,並沒有病人,齊大夫和明達見到她,都高興地圍過來。

「汐凝/師父,你回來了1

春嬸聞聲也從裡間的院子里出來,不過他們的目光很快便被她身後的身影吸引,儘管他衣著普通,可是那非凡的氣質,一看便不是凡夫俗子。

齊大夫看著謝容華,疑惑地開口問道:「汐凝,這位公子是?」

顏汐凝還在想著怎麼介紹他的身份比較好,謝容華已經很自然地牽起她的手,低聲笑道:「我是容瑾,是汐凝的夫君,今日還是第一次見到諸位。」

顏汐凝喉嚨彷彿被什麼噎住了,一時忘了言語,其餘人臉上布滿了震驚詫異之色,唯有謝容華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