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五十四章 新婚夫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四章 新婚夫婦?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strong齊大夫最先反應過來,高聲道:「汐凝,你什麼時候成親的?怎麼都不和我們知會一聲就嫁人了。pbtXt」

春嬸也抱怨道:「是啊,汐凝,女兒家成親可是大事,你怎麼都不說一聲就……」

明達臉上有了淚意:「師父,你是不是把我們當外人看,成親都不告訴我們。」

顏汐凝只覺得一個頭兩個大,她狠狠瞪了一眼始作俑者,上前為明達擦乾眼淚,無奈解釋道:「你們都是我的家人,我怎麼會把你們當外人看呢,只是,只是……」她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回頭望著謝容華。

謝容華上前,對眾人恭敬一鞠躬,帶著歉意道:「沒告訴諸位,是我的不是,前些日子汐凝去找我,那時我們在外地,成親是倉促間的決定,沒來得及通知大家,我們剛回來,汐凝便想著要過來看你們了,她的心裡,一直把你們當家人看,以後,你們也是我的家人,為了表達我的歉意,這些禮物還請你們收下。」

他的話音剛落,偽裝成車夫的侍衛便抱了大大小小的禮盒進來,對齊大夫三人恭敬道:「這些東西是我家公子的一點心意,還請諸位笑納。」

顏汐凝震驚地看著他,沒想到他是有備而來的,連她自己都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準備的禮物,齊大夫三人看著禮數周全的謝容華,一時有些無所適從,面對著那禮物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顏汐凝見狀,上前接過禮物遞給齊大夫,道:「齊爺爺,春嬸,你們就收下吧,我們是一家人,不用見外的。」

「好吧,這也是你們小兩口的一番心意。pbtxt」齊大夫將禮物接過來放到櫃檯之上,點頭贊道:「容公子氣度不凡,汐凝也到了成婚的年紀了,若是她爹見了你,也一定會滿意的。」

「齊爺爺放心,我會好好待汐凝的。「他學著顏汐凝稱呼他爺爺,齊大夫高興起來,和他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謝容華一一答了,二人相談甚歡,顏汐凝看著他低眉恭順的樣子,哪有一絲一毫秦王的氣勢,這人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功夫當真了得,若不是她是當事人,她都要信了他的一番說辭。

春嬸將顏汐凝拉到一個角落,偷偷看了謝容華一眼,小聲問道:「汐凝,你夫君是大戶人家的公子吧?」

顏汐凝一怔,問道:「你怎麼看出來的?」

春嬸低聲道:「雖然穿著普通,可他身上沒有煙火氣,一看就不是尋常人。」她說著眉頭皺了起來,帶著些擔心道:「汐凝,你在他們家不會受欺負吧,都說高門大戶規矩多。」

「你放心,沒人欺負我的,他家裡也不是什麼高門大戶。」顏汐凝低聲安撫她,心中卻暗自嘆道,若他們知道他是秦王,恐怕會被嚇死。

「沒受欺負就好,以前我還想著撮合你和凌公子,沒想到他早早地離開了,如今看你嫁了人,我這心也就放下了。」春嬸聽她說沒被欺負,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幾人說了會兒話,便陸陸續續地有病人上門了,寒水堂變得忙碌起來,顏汐凝開始為前來的病人診脈。

謝容華在她身邊安安靜靜的坐著,顏汐凝原本以為沒什麼,可是後來發現雖然他並不開口說話,可每當有男性患者來問診時,她的手剛搭上脈象,還沒摸出個所以然來,那患者便被他眼中的厲色給嚇得縮回手去,每當顏汐凝瞪向他時,他便一臉無辜地看著她,讓顏汐凝憋了一肚子氣。

在今天看的第十個患者被他嚇走以後,顏汐凝終於忍無可忍,她瞪著謝容華,怒道:「謝……」想到什麼,改后道:「你很閑嗎?我忙完了可以自己回家的,你先回去吧1

「剛剛回來,爹今日放我休息,我自然要好好陪陪你。」謝容華笑道,一點也沒有要走的意思。

「我不要你陪,只會在這裡搗亂。」顏汐凝憤恨道。

「我連話都沒說,哪裡搗亂了?」謝容華一臉委屈地看著她。

「你……」顏汐凝正欲發作,齊大夫走了過來,勸道:「汐凝,我看你還是先和容公子回家去吧,新婚燕爾的,他自然想時時都與你在一起,你放心,這寒水堂我顧得過來,反正你經常都不在,我們早都習慣了。」

他的話一出,顏汐凝頓時有些不好意思,這寒水堂開張了快半年,她確實有一大半的時間都不在,而那一大半的時間,都是耗在眼前這個無辜看著她的男人身上的。

「算了,今天先回去了。」她腮幫子氣得鼓鼓的,暗自決定下次說什麼也不帶他來寒水堂了,她瞪著謝容華,大聲命令道:「你在這裡等我,我取點東西我們就回去。」

謝容華聽話地點點頭,齊大夫見狀,皺眉道:「汐凝,你怎麼能對容公子這麼凶呢?做妻子應該溫婉賢淑……」

「知道了,知道了。」顏汐凝不想聽齊大夫嘮叨,逃也似地往內院跑去。

謝容華看著她逃跑的背影,暗自偷笑,齊大夫嘆息了一聲,對他道:「我家丫頭脾氣不好,難為你肯娶她,容公子以後多擔待點。」

謝容華正了臉色,看向他誠懇道:「她很好,能娶到她是我的福氣。」

齊大夫看他如此看重顏汐凝,之前還剩的那點擔心也放了下來。

顏汐凝很快抱著一個紅木盒子出來,和齊大夫道別後,便和謝容華一起上了馬車,她緊緊地抱著盒子,坐在一個角落裡,一句話都不想和謝容華說。

謝容華看她還在生悶氣,坐過去靠著她,低笑道:「還在生氣呢?」

顏汐凝推開他的頭,對他怒目而視:「你就是故意的,故意跟著我來寒水堂,故意在齊爺爺他們面前說我們成親了。」

「沒錯,我就是故意的。」謝容華死皮賴臉地將她拖入懷中,胸腔中發出濃濃的笑聲。

顏汐凝看他竟然不要臉的承認了,心裡更氣了,她掙開他的懷抱,坐到對面塞道:「離我遠點,我現在不想理你。」

謝容華看她不說話一個人生悶氣,只好帶著委屈道:「我這也是為以後著想啊,若我不來露個臉,說我們成親了,那指不定他們什麼時候就給你張羅親事了,到時候你要我怎麼辦。」

顏汐凝冷哼一聲,心裡暗自罵道,做什麼都說是為了他們的未來著想,她看他根本就是想把自己的退路給封死,讓她只能跟著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