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五十五章 碎玉芍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五章 碎玉芍藥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strong謝容華看她還在生氣,不由將目光轉向了她懷裡的盒子,轉移話題道:「這盒子里裝的什麼?這麼寶貝1

顏汐凝想到盒子里的東西,臉不由自主紅了幾分,謝容華看她這樣,眼中盛滿笑意,自信滿滿道:「和我有關1

「不要臉1顏汐凝輕聲罵道,卻沒有反駁他的話,她把盒子遞給他,問道:「有沒有辦法復原?」

謝容華疑惑地打開盒子,看著盒子里的東西,一瞬間怔在了那裡,裡面裝的是他之前送她的玉,他曾經的貼身玉佩以及他以為已經丟掉的紅玉芍藥,紅玉芍藥碎裂成兩半,躺在盒子的一個角落中。pbtxt

「這個,我不是扔了嗎?怎麼還在?」他喃喃道。

顏汐凝低下頭,聲音微不可聞:「我去撿回來的,可惜碎了。」

謝容華想到當時的情形,伸手將她攬入懷中,下顎抵著她的發獨:「那時很難過吧。」他以為他是最難受的,現在想想,那時的她也許比他更難過。

懷中的嬌軀一顫,顏汐凝將頭埋入他的懷中,悶悶地道:「是啊,很難過,它不該碎掉的,都怪我。」她把它帶回來后,便和之前那塊玉佩放到了一起,原本以為,這一輩子她再也不會打開它了。

謝容華抬起她的頭,看著她的眼睛認真問道:「想修復它?」

「嗯,有辦法嗎?」她一臉期待地看著他。pbtxt

謝容華點點頭,沉聲道:「我會找人修復它,不過,你要答應我,這一次,你要好好珍惜它,不能再說不要,也不能再讓它破碎了。」

「好,我答應你,以後一定好好珍惜它1顏汐凝伸手圈住他的脖頸,抬頭看著他,眼中流動著琉璃的光彩,看得謝容華心中一盪,他微微低頭,瞬間便擷住了她的紅唇。

顏汐凝微微抬頭,與他唇齒相纏,馬車內的溫度越來越高,二人吻得難捨難分之際,馬車緩緩停了下來,侍衛恭敬的聲音隔著車簾響起:「殿下,到王府了1

顏汐凝一驚,一把推開他,臉紅如霞,謝容華看她害羞的樣子,低笑著答道,「知道了1

顏汐凝看了他一眼,逃也似地飛奔下去,馬車外等候的侍衛看她出來,恭敬地道:「顏姑娘1

「嗯1她捂著臉隨意地答著,飛快地跑進王府,一點要等謝容華下車的意思都沒有,侍衛看傻了眼,只覺得顏汐凝也太無法無天了,居然不等殿下自己一個人跑了!

謝容華緩慢優雅地下了馬車,侍衛驚奇地發現他家殿下不僅沒有不高興,反而一臉愉悅的樣子,更是琢磨不透了。

謝容華一進王府,秦洛便上前恭敬道:「殿下,宮裡來了帖子,邀您今晚進宮赴宴。」

謝容華點點頭,取出紅木盒子中的玉佩,將紅木盒子交給秦洛,鄭重道:「你親自跑一趟,把這個交給岑行,要他儘力把它粘好,盡量不要留痕。」

「是。」秦洛恭敬答道,謝容華想到什麼,嘴角帶著笑意道:「讓他弄好后親自送過來,別人送本王不放心。」

秦洛看著他的笑容,不知怎麼感覺身後有股涼意襲來,他答了聲是,將盒子小心地接過來。

已是十二月底,臨近年關,長安城內也下了大大小小的幾場雪,太液池周圍一片銀裝素裹,夜風夾著這冰雪透出絲絲沁人心脾的涼意,但是殿外再冷,也掩不住廣陵殿內此刻的熱鬧非凡。

今日的晚宴是謝云為大軍舉行的慶功宴,參與晚宴的除了朝中重臣,大都是以謝容華為首從戰場上歸來的高級將領,此時晚宴已經舉行了一段時間,席間將領都喝了不少酒,沒了最初的拘束,都放開了不少,一個個你一言,我一語的高談闊論在戰場上的趣事。

「陛下,你不在,不知道當時微臣對秦王殿下的判斷有多害怕,覺得好不容易取得的勝利就要因為他前功盡棄了,不過最後的結果證明,秦王殿下不愧是三軍主帥,眼光比我等不知高出了多少,若不是他的果斷,我們現在恐怕都還在戰場上呢。」溫許的臉上帶著微醺的醉意,他高聲說著,站了起來,對謝容華遙手舉杯道:「秦王殿下,我再敬你一杯,以後我溫許跟定你了,有你領著我們,以後這天下一定是我們魏國的。」

謝容華站起身,淡笑著舉杯對他,也對所有在場的將領含笑道:「溫將軍謬讚了,本王可不敢攬下所有的功勞,在戰場上多虧諸位將軍將士與本王一起浴血奮戰,同心協力,方有今日的成功,本王在此謝謝各位對本王的信任,在戰場上多有得罪的地方,還請各位寬宏大量,不要記恨本王才好。」

「怎麼會呢?若沒有殿下,哪有我們今日的勝利,能跟著殿下在戰場廝殺,是我們前世修來的福分。」在場的將領見狀紛紛站起身,舉杯道,說完大家大笑起來,一起舉杯將杯中酒干盡!

謝雲看著殿中和睦的場景,臉上露出高興滿意的笑容,殿中的所有人似乎都很高興,除了一個人,他坐在謝雲坐下方,謝容華的對面,他一會兒看看謝容華意氣風發的臉,一會兒看看謝雲臉上興奮的神情,似笑非笑地將手中的酒一飲而荊

「殿下,我們要不要也敬秦王一杯。」他身邊的太子詹事於低聲問道,話音剛落,便收到了謝蘊之的一記眼刀,他的語氣帶著隱隱的嫉恨之色,道:「沒看見現在二弟都忙不過來了嗎?我們去湊什麼熱鬧?」

那些大臣將士一個個都圍著謝容華轉,連他的父皇,也一直關注著謝容華,他這個太子,竟像不存在一般,成了這宴會可有可無的配角,想到這裡,陳洛先前的話語在他心中浮現出來:「早已聽聞殿下威名,今日得見殿下,才知自己見識淺薄,殿下如此風采,才當得這天下真正的英主。」

他是這天下真正的英主,那他是什麼?他心中煩躁,仰頭又喝了一杯酒,手在案桌下漸漸握成拳頭。

「陛下,秦王殿下得勝還朝,陛下能升的官,能賞賜的財寶都給了,不過陛下好像忘記了一件事情1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在大殿中響起,在一片男聲中就顯得很是突兀了。

殿中安靜下來,都看著靠坐在謝雲身邊的年輕美貌女子,她是新近得寵的尹婕妤,據說剛剛懷了龍脈,很得謝雲的喜歡,今晚的宮宴,按理來說後宮嬪妃不該參加的,在她的軟磨硬泡之下,謝雲還是帶了她過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