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五十六章 宮宴風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六章 宮宴風波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strong「哦,朕忘了什麼事?愛妃和朕說說?」謝雲將她拉著坐到自己身邊,語氣寵溺地問道。pbtxt

「陛下難道忘了,秦王殿下如今都已年過弱冠,府中卻連一個照顧他的人都沒有,皇后姐姐在天之靈,恐怕心中會十分難過吧。」尹婕妤嬌滴滴地道,語氣中好似充滿對謝容華的關心。

「你不說朕倒差點真忘了這事,愛妃對秦王妃的事這麼上心,莫非心中有屬意的人選?」謝雲拍著她的背笑道。

她如秋波般的眼眸看了謝容華一眼,見他臉上笑意散盡,臉若冰霜的看著自己,心中一懼,但想到家人求她的事,又看謝雲如今心情正好,不由大著膽子道:「臣妾家族中有一個妹妹,二八年華,才貌雙全,為人溫婉賢淑又識大體,知進退,臣妾看她與秦王殿下猶如金童玉女,十分的般配,若能與秦王殿下結成……」

「砰」的一聲酒杯碎裂的聲音,打斷了尹婕妤的話,謝容華面色冷然地站起身,看著尹婕妤冷聲道:「什麼時候,本王的王妃,輪得到後宮中一個小小的婕妤插手了?」

尹婕妤看著他那欲殺人的目光,嚇得一激靈,躲到謝雲的懷中,害怕道:「陛下1

「放肆,尹婕妤是你的庶母,有你這樣對母親說話的嗎?」謝雲安撫著懷中的美人,對謝容華怒道。

「庶母?」謝容華嘴角帶著嘲諷的笑意,嗤笑道:「一個年齡比兒臣還小的庶母,一個目無尊卑的庶母,一個恃寵而驕的庶母,有什麼資格替本王操持婚事。pbtxt」

「你這是什麼話?婉兒也是為了你好,關心你才幫你物色王妃,你不感激就算了,還這樣嚇她,她肚子里還有你的弟弟。」謝雲聽了他的話,氣得臉色鐵青。

「父皇既然怕嚇到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何必帶她來晚宴,我們都是從戰場上回來的人,父皇就不怕她肚子里的寶貝沾染上血腥之氣嗎?」謝容華冷冷地道,一點也沒有服軟的意思,他看著尹婕妤,語氣森然道:「尹婕妤,不要再讓本王聽到你借著母后的名義提起任何事,否則,別怪本王對你不客氣,本王的母后,你不配提起。」

「陛下1尹婕妤被嚇得哭了起來,她躲在謝雲的懷中,只想他能為自己做主。

「謝容華1謝雲聽他提起亡妻,怒意更甚:「你這個時候提你母親做什麼?」

「原來父皇還記得母親,我還以為父皇美人在懷,早就忘記母親長什麼樣子了呢。」謝容華冷哼一聲,謝雲臉色難看地看著他,咬牙道:「你閉嘴1

「父皇不想聽,兒臣不說了就是。」謝容華冷漠道,他看了鴉雀無聲的大殿一眼,對謝雲行禮道:「父皇,今晚兒臣不甚酒意,就不在此作陪了,兒臣告辭。」他說完,也不等謝雲同意,便轉身大步離開。

大殿上的所有人都不敢開口說話,沒想到好好的慶功宴,最後竟然會因為一個婕妤弄成了這樣,謝雲看著殿下的眾人臉色難看,他一把將案上的酒菜全數揮下,咬牙道:「今日的晚宴就此結束,都散了吧。」

尹婕妤一直在哭,謝雲現在也沒心思安撫她,起身大步離開,她見狀,趕忙跟了上去。

所有人都散盡后,謝蘊之仍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於見狀,低聲問道:「殿下,大夥都散了,我們也該回東宮了1

謝蘊之沒有答他話,他獃獃地看著謝雲離開的位置,輕笑道:「原本以為,他只是不把我放在眼裡了,沒想到,他連父親都不放在眼裡了。」

「殿下?」於眉頭微皺,謝蘊之卻若有所思地問他:「於,你說,以前覺得稀鬆平常的事,為何如今看著就那麼刺眼呢?」從晉陽開始,他和謝容華,就一左一右地站在謝雲身邊,以前覺得理所當然,現在,卻總覺得,他一個太子,為何要屈尊與一個親王平起平坐呢?

顏汐凝吃了晚飯,正在院子里喂阿隼吃肉,腰間突然被一雙手環住,落入一個懷抱中,她嚇了一大跳,手中的肉全部灑在地上,阿隼高興地全部吃光了。

「你這人怎麼無聲無息的。」顏汐凝掙扎著,欲掙開他的懷抱,謝容華將手收緊,緊緊抱著她,將頭埋入她的脖頸中,聲音帶著濃濃的疲憊之色:「讓我抱一會兒。」

顏汐凝察覺到他的不對勁,停止了掙扎,任由他抱著,許久后才將手覆到他的手上,擔心地問道:「發生了什麼事嗎?你不是去參加慶功宴嗎?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她以為他今晚會在宮中呆到深夜的。

「沒事1謝容華抬起頭來,看著她,似乎是問她,又像是在問自己:「我只是在想,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感情能維持多久呢?」

「為什麼突然想這個?」顏汐凝疑惑道。

謝容華抬頭看向遠方,低聲道,「今日晚宴,見到了父皇新近寵愛的尹婕妤,突然想到了母親,有些為她不值,她為了家族操心一世,芳華早逝,甚至連屍體都沒能留下,可如今的榮華富貴,卻與她沒有半點關係。」

原來是這樣,顏汐凝不由柔聲寬慰他道:「你的母親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愛的人,為了她的丈夫,她的兒子,她是一個偉大的女人,你現在還這樣念著她,她泉下有知,也會欣慰的。」

謝容華將她轉過身來,看著她神色前所未有的認真道:「汐凝,我和我父皇不同,我愛一個人,一定會愛她一輩子。」

顏汐凝沒想到他會突然說出這樣的話,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她別開臉,嘴唇翕動,終究只道:「一輩子那麼長,誰又能說得清楚。」

謝容華掰正她的臉,讓她不能再逃避自己:「那你便陪我一輩子,讓我證明給你看。」

聽著他略帶孩子氣的話語,顏汐凝笑了起來,似真似假地答道:「好啊,陪你一輩子1

他看著她的笑容,那麼明媚,將他這一晚上的不快盡數驅散,想到什麼,他撫了撫她的眉,輕聲道:「明天陪我去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顏汐凝疑惑道。

「你去了就知道了。」他眨眨眼,臉上帶著幾許神秘之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