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六十八章 上元夜話(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上元夜話(五)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回到道觀中,便跑最前面去插了一個隊:「這位公子,把你的位置讓我可好?」

那公子正欲發怒,看她手中拿著一錠銀子,足足五十兩,頓時怒意便消了,他接過銀子,笑道:「姑娘先請,我們不急,再去排過便是。」他拉著他身邊的女子笑容滿面地把位置讓給了顏汐凝。

顏汐凝道了謝,再次走到玄虛道長面前時,玄虛道長眉頭不由皺了起來,看著只有她一人,不解道:「姑娘怎麼又回來了。」

「道長,方才我和那位公子試驗的那枚姻緣石還在嗎?我想再試試。」顏汐凝開口道。

「你和那位公子有緣無分,就算試一百次,結果也不會變。」玄虛道長搖頭道。

「可是我方才寫下的那個名字並不是我的真名,我想用我的真名試試。」顏汐凝開口求道。

「什麼?」玄虛道長有些詫異,責怪道:「姑娘對待自己的姻緣怎可如此兒戲。」

「是我的錯,道長讓我再試試吧,若還是一樣的結果,那我便徹底死心了。」顏汐凝懇求道。

「罷了,再讓你試一試吧。」玄虛道長說著,從一個盒子里取出他們方才試的那塊姻緣石,謝容華的名字還在上面,她接過來,在另一面,一筆一劃地寫下顧珩雪三個字,遞給那小道士,看他將它投入銅爐之中,她雙手合十,在心中不住禱告,這一次,她的心比上一次更加緊張。

柳泠玉東拉西扯地和謝容華說了一堆,終於讓他不耐道:「柳姑娘找本王到底所謂何事?」他可沒有和柳泠玉閑話家常的興趣。

「我被陛下賜婚給晉王殿下了,這事秦王殿下知道嗎?」柳泠玉咬唇輕聲道。

「本王自然知道。」謝容華點頭應道。

「可是我不想嫁給晉王,秦王殿下能不能幫幫我,讓我不嫁給晉王。」柳泠玉急切地道。

謝容華輕輕一笑,道:「賜婚是父皇的意思,柳小姐不想嫁給三弟,應當去找我父皇或者你父親,本王與此事並無關係。」

「可是我聽說殿下曾有意娶我,若是殿下肯……」

「誰和你說的?」謝容華冷冷地打斷她。

「我,我聽我爹說起過,前些日子,殿下曾讓你的下屬替你向陛下請求賜婚,若不是陛下拒絕,我如今也許已經是殿下的妻子了。」柳泠玉說著,神色黯淡下來,看著十分可憐。

身後傳來東西掉落的聲音,謝容華猛然回頭,只見顏汐凝慌亂地撿起什麼東西,轉身飛快地跑開,他的臉色大變,立馬追了過去,高聲喚道:」汐凝。「

柳泠玉見謝容華就這麼走了,欲追上前去,被柳同攔住,道:「小姐,今日天色已晚,我們先回去吧。」

「可是……」柳泠玉看著謝容華離去的方向,猶豫不定。

「小姐想見秦王,我們可以再想辦法。」柳同勸道。

柳泠玉咬了咬嘴唇,有些不甘心,許久后才道:「罷了,我們回去吧。」她走了幾步,突然停住,一臉嚴肅道:「柳同,幫我查一下今晚和秦王一起的女子,我要知道她所有的過往。」

「屬下即刻派人去查。」柳同躬身道。

顏汐凝手中緊緊揣著那枚姻緣石,只覺得好笑,她還記得片刻前她看到顧珩雪三個字金光閃閃地出現在她面前時的欣喜若狂,玄虛道長還告誡她以後不可再拿自己的姻緣開玩笑了,這一疏忽差點害她錯過一樁良緣。可是她出來便聽到柳泠玉和他說的話,她說他不久前曾求娶過她,他不是說只有自己嗎?為什麼要去求娶別的女子。這姻緣石當真一點也不準,她卻偏偏不捨得丟棄它。

謝容華身懷武功,很快就追上了她,他拉住她,道:「汐凝,你聽我解釋。」

顏汐凝回過頭,狠狠地瞪著他,怒道:「解釋什麼,你敢說剛剛那個柳小姐說的是假話?」

「她沒說假話,我不久前是讓人向父皇提出過娶她,可是…」謝容華著急地解釋著,顏汐凝看他直接承認了,氣急地打斷他:「可是什麼,可是你父皇拒絕了你,沒娶到她你很遺憾是不是?」

「顏汐凝,你能不能不無理取鬧,你既然聽到了我們的話,那你應該知道,她要嫁的人是晉王,不是我,我從頭到尾就沒想過要娶她。」謝容華看她這樣也有些怒了。

「我無理取鬧?」顏汐凝看他一點認錯的態度都沒有,火氣更大了:「謝容華,是你自己說的不會娶旁人,可你轉頭就去向她求親,你不向我認錯就算了,還說我無理取鬧,那我今天就無理取鬧了,你想娶誰只管去娶,我們大不了一拍兩散。」顏汐凝使勁推開他,轉身跑開。

「顏汐凝。」謝容華高叫著,正要追上去,卻有一個人飛身上前攔住他,是他安排在附近的暗衛:「殿下,徐大人出事了。」

謝容華停住腳步,皺眉道:「徐偉傑?他出什麼事了?」

「陛下說徐大人意圖謀反,已經將他打入天牢了。」暗衛恭敬道。

謝容華神色沉了下來,他看向顏汐凝跑遠的方向,低聲吩咐道:「你跟著顏姑娘,保護她的安全,本王現在就進宮見父皇。」

「屬下遵命。」暗衛答道,很快便消失了身影。

顏汐凝跑了許久,卻不見身後有人追上來,她停住了腳步,望向身後,眼中滿是失望,連追上來都不肯了,真要和自己一拍兩散?

她攤開手掌,看著靜靜躺在手心的姻緣石,一面是他的名字,一面是她的名字,姻緣石說他們是命定之緣的,她應該相信嗎?她迷茫地望著四周,上元節的喧囂還沒有結束,四周都是熱鬧的人群,她卻覺得孤獨異常,如今她該去哪裡?回秦王府嗎?不回去,他都不認錯,她才不回去。

顏汐凝一個人在大街上走走停停,不知不覺便走到了寒水堂的門口,她猶豫了好一會兒,還是伸手敲了醫館的門。

「誰啊?大半夜的。」明達打著哈欠開門,見到是她,驚詫道:「師父,你怎麼來了,你今晚不用回家嗎?」他說的家,自然是指她夫君的家。

「不回去,我今晚住這裡了。」顏汐凝揮開他,也不願多說,便往自己以前住的屋子走去。未完待續。83中文網83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