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六十九章 顏父消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九章 顏父消息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徹夜未眠,一直快到天亮時分才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她剛剛睡著,房門便被人敲響:」師父,有人找你。「

顏汐凝原本不想理會,可是聽到說有人找她,一下便想到是謝容華來和她認錯了,她急急忙忙地下床穿衣,飛快地開門問道:「是誰找我?是不是容瑾。」

明達看著她疲倦的神色和凌亂的頭髮,小聲道:「不是師丈,是一個姓王的公子,之前師父不在的時候,他來過幾次,我們也不知道師父現在住在哪裡,就讓他過完大年後再來找師父。」

顏汐凝聽到他說不是謝容華時,眼神暗淡了下去,可是又聽到他說姓王,一下子就想到了王承志,昨夜她既然遇到了柳家人,那王承志一定也回京了,那她爹……

想到這裡,她一下子精神起來,對明達道:「你將人領到內堂去,沏茶招待他,我馬上就出來。」

明達點頭出去了,她快速地洗漱整理好自己,進了內堂,正坐著喝茶的人不是王承志又是誰,衛川站在他身邊,看到顏汐凝進來,高興道:「可算見到你了,汐凝,聽說你嫁人了,夫家是誰啊?」

顏汐凝臉微微一紅,走到王承志身邊坐下道:「別聽他們胡說,我沒嫁人。」

王承志認真打量了她片刻,道:「看樣子我去金陵這段時間你過得還不錯。」至少比那次見她時感覺要好。

顏汐凝點點頭,四下張望了片刻,急道:「我爹呢,沒和你們一起來嗎?」

「我來找你就是說這件事的。」王承志沉吟道,「對不起,沒能把你爹帶回來。」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神色一緊,連聲音都帶上了顫意:「我爹……」

「別怕,你爹很好。」王承志見狀趕緊安撫她道,「我見到了他,本來他是要和我們一起回來的,可是在要出金陵的時候,碰到了兩個苗疆的人,他們認出了他手裡的銀鎖,你爹急著找你的身世,便讓我先回來。」他從懷中取出一封信,「這是你爹讓我給你的,你看看。」

顏汐凝飛快地接過信,抖著手拆開,她快速的看了信,一顆心隨著信上的內容起起伏伏,最後歸於死寂。

王承志看她臉色不太好,寬慰道:「你別擔心,如今江南一帶還是很太平的,他在金陵也呆了不短的日子,對那邊很熟悉了。」

顏汐凝搖搖頭,低語道:「我不是擔心,我只是不明白,我的身世有那麼重要嗎,我自己都不在意,為什麼他要那麼在意,連和我團聚都可以耽擱下來。」

王承志動了動嘴,卻不知道該怎麼說,他也勸過顏豐,但顏豐說這是好不容易得到的線索,那兩個苗疆人認識顏汐凝的母親,她的母親還活著,他必須要去找她,他沒辦法等下去,只好先回來了。

顏汐凝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緒,將信收好,看向王承志感激地道:「不管怎麼說,還是多謝你了。」

「不用和我客氣1王承志搖頭道,他盯著她,壓抑許久后終於忍不住問道:「汐凝,傳聞中秦王寵愛的那個醫女,是不是你?」

」什麼傳聞?「顏汐凝一驚,問道。

「你不知道嗎?長安城的貴族子弟中都傳遍了,說秦王迷戀上了一個醫女,我聽他們的描述,感覺很像你。」王承志認真道。

「既然是傳聞,就不一定是真的,秦王都去求娶柳大小姐了,談何迷戀上了一個醫女。」顏汐凝冷聲答道,語氣里滿是酸味。

王承志笑了起來,道:「看來真是你了,不然醋味也不會那麼大,不過,你還真是誤會他了。」

「誤會他什麼?求娶柳小姐的難道不是他嗎?」顏汐凝冷哼道。

「確實是他,但是他這是用了以進為退的法子,來讓陛下暫時沒有辦法為他選王妃。」王承志搖頭嘆道。

「以進為退?」顏汐凝疑惑道。

「陛下不可能將柳小姐嫁給他的,可否了柳小姐,陛下一時之間也找不到比柳小姐更好的人選,所以暫時不會為他配新的王妃,至少,在柳小姐成婚前不會。」王承志解釋道。

「為什麼柳小姐不可能成為秦王妃?」顏汐凝低聲問道。

「因為陛下需要制衡,若柳小姐成為秦王妃,秦王和太子殿下之間的鬥爭就不可避免,陛下不會想要那樣的結果,他將柳小姐許給晉王,也是壓制秦王聲勢的一種手段,汐凝,你不知道,秦王這次西秦得勝還朝的影響有多大,有時,功勞太大了,未必是件好事。」王承志幽幽地道。

顏汐凝似懂非懂,只知道,她是真的誤會他了,她看向王承志,低聲道:「我記得,你是跟著太子殿下的。」她記得上次見他,他是和太子站在一起的。

王承志點點頭,嘆息道:」汐凝,我們是朋友,可現在太子心中,對秦王已經有了芥蒂,往後,我也許沒辦法和你走得太近了,不過你放心,不管秦王和太子殿下之間如何,我都不會傷害你。「

顏汐凝動了動唇,終究是沒說什麼,她和他立場早已涇渭分明,再說什麼也是枉然。

王承志站起身,道:「我還有事,先告辭了。」

顏汐凝點點頭,站起來道:「我送你吧。」

「不必了,有衛川在呢。」王承志笑道,喚了衛川一起走,衛川看著她有些念念不舍,剛剛他家公子的話他也明白了,以後想和顏汐凝像以前一樣沒心沒肺地談話的機會很少了吧。

顏汐凝眼見他要跨門而出,她在他身後問道:「王承志,他們之間的爭鬥,不能避免嗎?」

王承志回頭看著她,眼中滿是無奈:「汐凝,權力之爭,一旦開始,便不可能停下,除非一方徹底失敗。」他沒有告訴她,太子和秦王之間,暗流已經在涌動,徐偉傑的謀反之罪,不過是一個開始而已。

「我明白了。「顏汐凝低喃道,隨即笑了起來:」不過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陪在他身邊的,若有朝一日我們成了敵人,你不必對我手下留情。「

她目光中的堅定,讓他心中微微一震,心中暗自嘆息,他不明白,謝容華到底有什麼好,曾經高月對他義無反顧,如今,顏汐凝也對他義無反顧。未完待續。83中文網83zw